第1480章 海妊斯库拉拦截归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美食诱获第1480章 海妊斯库拉拦截归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其后,你将航抵基亚海岛,那里别的东西不算,有一样你不可能错过,就是在那里牧放着大群的肥羊和壮牛,那都是太阳天使的财产,七群牛,同样数量的白壮的肥羊,每群五十头。

  “‘它们有一个独特的习性,就是不生羔崽,亦不会死亡;看管这些牛羊的牧者是林间的天使,都是一些发辫秀美的牧羊女,或者是牧牛女。

  “‘她们的名字是兰娅和苏莎,还有闪亮的埃拉,还有号称太阳天使的女儿;女王般的母亲生育和抚养她们长大,把她们带到遥远的海岛基亚,牧守太阳天使的羊儿和弯角的牛群。

  “‘倘若你一心只想回家,也不伤害那些牛羊,那么,你们便可如数返回你们的故国,虽然会历经磨难;但是,倘若你动手伤害那些牛羊,我便可预言你们的覆亡,你的海船和伙伴,都会倒霉。

  “即使你只身出逃,走上充满危难的逃亡之路,即使侥幸活命,也只能迟迟而归,狼狈不堪,受尽各种苦难,同时,痛失你所有的朋伴。’

  “女主人耳凯言罢,黎明天使已经登上金铸的宝座,丰美的女主人就此离去,走上岛坡,而我则登上木船,告嘱伙伴们上来,解开船尾的绳缆。

  “众人迅速登船,坐入桨位,以齐整的座次,荡开船桨,击打灰蓝色的海面,我们的坐船,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箭,向大海深处发射出去。

  “发辫秀美的女主人耳凯,那位可怕的、通讲人话的天使,或者是装扮成天使的女人,送来一位特好的旅伴,就是顺吹的海风,兜起风帆,从乌头海船的后面袭来。

  “我们调紧船上所有的索械,弯身下坐,只管掌稳舵柄,保证船只顺着我们制定的方向前进,并没有继续划桨,而是任凭海风和船舵的自然公用送导船只载着我们向前。

  “那个时候,尽管心头依然蕴藏无法排遣的悲痛,我依然对伙伴们说道‘朋友们,我想此事不妥,倘若只让一两个人知晓女主人耳凯,姣美的天使,对我的告喻,而不能不知道的话,也许会让你们迷茫。

  “‘所以,我将说出此事,以便使大家明白,我们的前程,也许是不归死去,还是躲过死亡,逃避命运掌管者已经定好的对我们厄运的追击。

  “首先,那位女主人告嘱我们要避开神迷的海妊,就是海妖,她们的歌声和开满鲜花的草地全是引诱我们上当的工具,我们这些人当中,根据耳凯的说法,仅我一人,可以聆听歌唱。

  “但是我听的时候,是有条件的,就是你等必须将我捆绑,勒紧痛苦的绳索,牢牢固定在船面,贴站桅杆之上,绳端将杆身紧紧围圈,才能让我张开耳朵,听他们唱歌。

  “我听她们唱歌的时候,倘若我恳求你们,央求松绑,你们不但不能听从我的要求,反而要拿出更多的绳条,把我捆得更严,绝对不能让我有行动的自由。’

  “就这样,我把详情细细转告给我的伙伴;与此同时,制作坚固的海船急速奔驰,借着神妙的风力飞快地接近海妖占据的海滩,我们的心里都有一种忐忑的期待。

  “突然,徐风停吹,一片静谧的宁静笼罩着海面,某种神奇的力量息止了波波的滚翻,当值那时,我的那些伙伴们都站起身子,准备干活。

  “他们一起动手,同心合力,收下船帆,置放在深旷的海船,然后全都坐入舱位,开始挥动船桨,让平滑的桨面划开雪白的水线,用人力驱船前进。

  “与此同时,我抓起一大片蜡盘,用锋快的铜剑切下小块,在粗壮的手掌里搓开,很快温软了蜡块,得之于强有力的碾转和太阳天使的热晒,太阳的光线直接造成硬蜡变软。

  “然后,我用软蜡塞封每个伙伴的耳朵,一个接着一个,而他们则转而捆住我的手脚,在迅捷的海船上,让我贴站桅杆之上,绳端将杆身紧紧围圈,然后他们再次坐入舱位,荡开船桨,击打灰蓝色的海面。

  “当我们离岸的距离近至喊声及达的范围的时候,我们的船只依然轻巧迅捷,想海边靠进,海妊看见了浙近的快船,立刻送出甜美的歌声。

  “那些歌声朝着我们飘来‘过来吧,尊贵的挪己,族人的光荣和骄傲!勇猛和智慧同在的豪杰!停住你的海船,过来安息,聆听我们的唱段!

  “‘在你之前,所有的客旅,谁也不曾驾着乌黑的海船,穿过这片海域,没有人不想听听我们蜜一样甜美的歌声,所有人都和我们共处一段时光。

  “‘我们的歌声,都是飞出我们的唇间的甘醇,无论何人听罢之后,他都会知晓更多的世事,心满意足,如同忘却了疲劳,更有力气,驱船向前。

  “‘我们知道你们经历的西城人和东城人的战事,所有的一切,没有不在我们的了如指掌中,你们经受的苦难,出于掌管你们大能者的意志,在广阔的东城地面上不久前发生并且已经结束。

  “‘我们无事不晓,所有的事情,蕴发在丰产的大地上,都会在我们的知晓中,即使那些将要发生的事情,和你们的命运息息相关的隐秘事情,我们也悉数知晓。’

  “然后她们就引吭歌唱,声音舒软甜美,我心想聆听,带着强烈的欲望,示意伙伴们松绑,摇动我的额眉,无奈他们趋身桨杆,猛划向前,墨得斯和洛科斯则站起身子,给我绑上更多的绳条,勒得更紧更严。“但是,当他们划船驶过海妊停驻的地点,而我们亦不能听见她们的声音,闻赏歌喉的舒美的时候,我的好伙伴们挖出耳里的蜂蜡,那是从前我给他们的充填进去的,随后动手,解除了捆绑我的绳环。

  “通过海岛以后,我当即望见一团青烟,还有一峰巨浪,响声轰然,伙伴们心惊胆战,脱手松开船桨,全都溅落在大海的浪卷之中,由于众人不再荡划扁平的船桨,木船停驻海上,静伏水面。

  “那个时候,我穿行海船,催励各位伙伴,站在每个人身边,对他说话,用和善的语言‘亲爱的朋友们,大家知道,我们已几度磨难,在此之前,眼前的景状,并不比那次险烈。

  “‘库克巨人把我们关在深旷的山洞里,用横蛮的暴力将我们拘禁,每天都要吃掉我们两个同伴,但即便在那里,我们仍然脱身险境,凭我的勇气、计划和谋略。

  “‘我想,这些个危险,也将作为你我的经历,回现在我们心间;来吧,按我说的做,谁也不许执拗,坐稳身子,在你们的舱位,荡开船桨,深深地击人奔涌的水面,奋勇拼搏。

  “‘那位大能者或许会让我们脱险,躲过眼前的灾难,不管他是什么打算,我们总有我们自己的坚持,那就是生命没有停止之前,我们一定要战斗下去,绝不能放弃。

  “‘对你,我们的舵手,我有此番命令你要牢牢记住,记在心间,在我们深旷的船上,你是掌舵人,你必须仔细避开烟团巨浪,尽可能靠着石壁航行。

  “‘只有你把稳舵柄,对准前面的方向,才能避免在你不觉之中,海船偏向那边,那里是灭亡我们的陷阱,你如果不把船只驶离那边,就会把我们葬送干净。’

  “听我说完,众人立刻执行;我不曾告说斯库拉的凶险,让他们知道那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灾虐,担心伙伴们惊恐害怕,停止划船,躲挤在船板下面,那样对谁都没有半点好处,

  “在那个极其危险的时刻,我抛却心头那位女主人耳凯严苛的训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叫我不要披挂战斗;这个时候,我哪能等死!

  “我穿上荣光散发的铠甲,伸手抓起两枝粗长的枪矛,前往最关键的部位,就是最危险,也是最方便投入战斗的地方,我站在船首的甲面,心想由此得以最先见到探首石峰的斯库拉。

  “就是那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怪物,很快会给我的伙伴们带来苦难!我翘首巡望,但却觅不见它的踪影,但是我不顾双眼疲倦,坚持到处搜索,扫视着迷迷糊糊的岩面。

  “于是,我们行船在狭窄的岩道,痛苦不已!随时都是死亡的降临,不是左边,就是右边,选择哪一边行进,就是选择哪一边给我们的特殊死亡方法,这才是最难以决策的时刻。

  “我们的两边,一边是怪物斯库拉,一次就能吃掉我们中的六个;另一边是闪光的伯底丝,可怕,陷卷大海的涛水,稍微不慎,整条船都能被它吞没。

  “当伯底丝着力喷吐的时候,就像一口大锅,架在一蓬熊熊燃烧的柴火之上,整个海面沸腾翻卷,颠涌骚乱,激散出飞溅的水沫,从两边岩壁的峰顶冲落。

  “然后,它转而吞咽大海的咸水,混沌中揭显出海里的一切,岩石发出深沉可怕的叹息,对着裸露的海底,那里黑沙一片,随时能把人吞进去,让人尸骨无存。

  “彻骨的恐惧揪住了伙伴们的心灵,出于对死的惊怕,谁也不能彻底从心里消除,只不过此时此景,都在我们的心中放到最大,以至于我们全都惊悸欲死,如同苍鹰爪下的一只幼鼠。

  “我们全都集中精力注目伯底丝的动静,却不料斯库拉突然动手,一举抢走六个伙伴,从我们深旷的海船上面,他们都是我们伴群中最强健的壮汉!

  “我肝胆欲裂,身不由己地转过头脸,察视快船和船上的伙伴,只见那被抓六人的手脚已高高悬起,悬离我的头顶,哭叫着对我呼喊,叫着我的名字,最后的呼唤,倾吐出心中的悲哀。

  “像一个渔人,垂着长长的钓杆,在一面突出的岩壁,丢下诱饵,钓捕小鱼,随着硬角沉落,取自漫步草场的壮牛,拎起渔线,将鱼儿扔上滩岸,颠挺挣扎。

  “就像这样如同被钓的鱼儿,伙伴们无助地颠扑挣扎,被怪物抓上峰岩,将他们一股吞食,就在那个斯库拉居住的山洞的门庭外面。

  “在他们被吞入妖怪肚子的最后时刻,他们依然嘶声尖叫,对我伸出双手,争搏在丧命的瞬间,期望我能拯救他们!可是,我却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我无比痛恨自己的无所作为!

  “向我挪己一生英雄,不畏强敌,不怕困难,在陆地上,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在大海阔洋之上,饱受苦难,全都一一克服,所见诸多景状,莫过于那次悲惨。

  “我们全都拼命划船,终于逃离岩壁,承受了六个伙伴丧命的损失,其他人终于躲过可怕的伯底丝和斯库拉,我们驶近一座绮美的海岛,就是那个太阳天使的领地。

  “在那个美丽的海岛上面,放养着额面开阔的壮牛,体形健美,另有许多肥美的羊群,叫声咩咩,牛羊混在一起,分外祥和,这些都是太阳天使的财产。

  “当我还置身黑船,漂行海上,便已听见哞哞的牛叫,集群回返栏圈的边沿,夹杂着咩咩的羊语,心中顿然想起双目失明的先知,塞贝人西阿斯和阿亚的女主人耳凯的叮咛。

  “二位曾谆谆嘱告,要我避开太阳天使的海岛,虽说太阳的光辉能给凡人带来欢快,但是他的盛怒,如同天下最强横的烈火,能够瞬间取人性命。

  “当值那时,尽管心头悲痛,我依然不失理智,对伙伴们说道‘听着,我的伙伴们,虽然你们遭受了苦难,但是我依然会将我知道的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们,它们都是阿斯和阿亚的女主人耳凯的预告。“‘那二位天使都曾谆谆叮嘱,要我们避开太阳天使的海岛,虽说太阳的光辉能给凡人带来欢快;他们预言一场最险厄的灾难,等盼着我们领受;所以,让我们划催乌黑的木船,就此向前,避离岛滩!’

  “我如此一番说告,如同破碎了他们的心灵,他们的心中,无不期待一顿美食,他们眼中看到的肥硕牛眼,似乎都在蒸发这无比诱人的香气,正在源源不断地进入他们的口中,舒适了他们饥渴的肠胃。

  “洛科斯当即答话,言语中带着愤恨“你生性刚忍,挪己,一身的力气我等不可比及;你的四肢从来不会酸软,你的体格必定是铁板一块。

  “‘可是我们不行!我们都是肉身凡胎,怎能和你一样,不吃不喝?你又怎能不让你的伙伴进食那些已经到口的美食?他们已被重活折磨得疲惫不堪,缺少睡眠,难能不在此时驻脚陆岸?

  “‘在这水浪拥围的海岛,我们本可再次整备可口的食餐;但你却强迫我们胡闯向前,像现在这般,在这迅捷的夜晚,避离海岛,行船浑浊的洋面!

  “‘黑夜属于凶虐的风暴,会捣散我们的海船;我们中谁可逃避突至的死亡,倘若海上骤起狂风,南风或西风死命地劲吹,最喜裂毁海船,不顾我们的主宰、大能者的意愿?

  “‘现在,挪己,放弃你的坚持,让我们接受黑夜的规劝;整备晚餐,傍着快船;明天拂晓,我们将登程上路,驶向宽阔的海面。’

  “洛科斯言罢,伙伴们均表赞同,我由此明白,天使的确已给我等谋设灾难;于是,我开口对他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主行者仅我一人,洛科斯,你在逼我就范!

  “‘这样吧,对我立下庄重的誓言,你等谁也不能例外,倘若遇见牛群或大群的羊鲜,谁也不许出于粗莽和骄狂,动手杀宰,一头也不行!宜可享用现有的食物,耳凯的赠送,图个平平安安。’

  “听我说了这个要求,众人遵照嘱令,盟发誓言;等每个人都发过誓咒,立下一番旦旦信誓后,我们将精固的海船停泊在深旷的港湾,傍着一泓甜净的清水,伙伴们下得船来,娴熟地整备晚餐。

  “当大家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他们想起了亲爱的伙伴,哭悼他们的死亡,送命于斯库拉的吞食,他们都是被斯库拉抢出深旷的海船,我们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机会被抢走,他们悲悼哭泣,直到顺服于甜怡的睡眠。

  “当夜晚转入第三部分,也就是后半夜的时候,星宿移至天空的另一端,汇聚乌云的大能者卷来呼啸的疾风,狂野凶虐的风暴,布起层层积云,掩罩起大地和海域,最浓郁的黑夜从天空降临。

  “但是,当年轻的黎明重现天际,垂着玫瑰红的手指的手指,似乎在给我们指航,我们起身拽起海船,拖入滩边空旷的岩洞,内有那些天使们娱乐之时漂亮的舞场,是他们经常使用的一个聚会的地点。

  “那个时候,我召开了一次集会,对众人说道‘朋友们,既然快船上储放着我们的吃喝,大家伙不要沾碰岛上的牛群,以免招惹是非。

  “我必须告诉你们,其实也是转告阿斯和阿亚的女主人耳凯的预言,这里所有的牧牛和肥羊,全都归属一位可怕的天使,就是那位太阳天使,他堪称无所不知,见闻一切。’

  “我如此一番言告,说服了他们高豪的心灵,他们真的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没有动那些牧牛和肥羊,任凭它们的香味在自己面前飘过。

  “但是,天使的旨意无人能够够揣测!他们打定的主意,谁也改变不了!从第一天开始,南风长刮不止,正好和我们需要的相反,我们需要的是北风!

  “这种南风,持续竟有一月时间,无有其他疾风,刮自别的方向,惟有南风和东风的劲吹,致使我们不得开船,离开这个岛屿,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充满致命危机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触发。

  “其实我的那些伙伴都很本分,虽然呆在这里已经长达一个月时间,只要尚有食物,得饮红酒,众人倒也不曾碰沾牧牛,谁个想死不活?

  “然而,当船上储存罄尽,为了不被饿死,他们便走离我们驻扎的地方,出去打猎,获取食物,于无奈之中,四处寻觅,抓捕鱼儿、鸟类,任何可以逮着的东西,带着弯卷的鱼钩,受饥饿的驱迫。

  “那个时候,我单身离去,朝着岛内行走,我知道现在我们命悬一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伙伴就会给全队惹下杀身大祸!我单人出来,就是为了方便对大能者祈祷,但愿他们中的一位,给我指点行程。

  “如此,我穿走海岛,撇下伙伴,洗净双手,在一个避风的去处,对所有的天使祈祷,拥掌凯萨琳山顶的众天使,但他们却送来舒甜的睡眠,合拢了我的双眼。

  “与此同时,洛科斯在另一个地方提出凶邪的计划,对伙伴们说道“听着,我的伙伴们,虽然你们遭受了苦难!不错,对悲苦的凡生,各种死难都让人厌恶,但饥饿,在饥饿中迎见命运,是最凄惨的死亡。

  “‘来吧,让我们杀倒太阳天使最好的壮牛,祭献给不死的各位大能,统掌辽阔的天空,倘若有幸回返故国地面,亲爱的故乡,我们将马上兴建一座丰足的神庙,给我们的太阳天使。

  “我们将放入上好的贡品,大量的进奉,作为我们给他的补偿;但是,假如他出于愤恨,为了这些长角的壮牛,打算摧毁我们的海船,得获其他天使的赞同,那么,我宁愿吞吃咸水,送命海浪,一死了之,也不愿遭受饥饿的逼磨,慢慢地死去,尤其是在这片荒芜的岛滩!

  “你我都是征战数十年的战勇,一路走来杀人无数,杀个牛又怎么啦?我们岂能束手就缚,活活饿死?来,弟兄们,跟我去杀牛宰羊,去他的预言!我们都是铮铮铁骨的好汉,活人岂能让尿憋死?’”

  当挪己介绍到这里的时候,不仅在场的那些听众倒吸了一口气,就是通过直播全世界的五十亿人,也都立刻神经紧张起来,虽然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依然不信鬼神,可是通过之前挪己告诉大家的那些耸人听闻的经历,还有保罗三世令人信服的解释,他们已经不能断然否定,最多也就是依然保持半信半疑。

  保罗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时候,我真的不想说话!挪己和他的那些伙伴实在太悲惨,还有那些将他们置于这个境地的那些天使实在太可恶!而对那些所谓天使认识不清的人还是太多太多,竟然还没有挪己那个时代的人认识清楚,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和他们比较一下,就知道你们果然糊涂,我说的话果然不虚。

  “这就是我本来不想说话的原因,如果你们的认识比现在高出一半,哪怕是和挪己和他的同伴一样,我都不会贸然说话,来公开指责你们!哪怕你们就是明明应该受到指责,甚至受到更严厉一千倍的指责,我也不愿意!你们知道,我在古农坞那块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呆千年,哪怕最调皮的老鼠,我都对它们笑脸相应,说话和声细气,绝对是和善无比!今天对你们,我的同类,又如何愿意声色俱厉?”

  众人也是心中吐槽,就你那笑面虎一样的表情,也敢说是声色俱厉?你那个声色俱厉的定义,是不是还是说文解字上面的?那时候许慎还没有脱离孔老夫子的影响,哪怕杀了少正卯也是之乎者也一通拽文。

  保罗三世确实有些脱离现实,不过他心中是认真的,即使千端不愿万分无奈,还是鼓起勇气说下去“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害人的天使心地如何歹毒,这份歹毒,加上他们具有绝大的能力,虽然不是真的无所不能,但是在凡人的眼里,他们无限接近无所不能,所以他们要想整蛊那些凡人,那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如同大象对付一只蚂蚁,泰山压顶一般的碾压!而你们的现状,不是以为他们不存在,就是以为他们也不算啥,还有的认为,他们都是好人,可以求他们给自己办事!

  “这种糊涂观念,对你们来说,简直是糊涂透顶,不可饶恕!这么说吧,你看挪己他被那些天使害惨了,但是他心里有数,知道那些天使是什么东西,在那个九死一生的环境里,他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或者和他们斗争,知道打不过,斗争就是找死,他就不怕羞耻,不顾自己顶天立地大英雄的形像,用各种方法逃跑!

  “你们嘲笑他吗?你们看不起他吗?恰恰相反,应该被看不起被嘲笑的,是你们这些狂妄之徒!明知道实力相差悬殊,还傻子一样前去送死,那是最低等的动物一类的行为模式,分文不值!

  “别说你们不如挪己,即使是那些要奋起反抗太阳天使的人,就是洛科斯和他的那些伙伴,那些要前去偷盗太阳天使牧牛和肥羊的莽汉,他们那样做,后果可想而知,一定会被太阳天使斩尽杀绝!可是,他们悖逆那个可恶的天阳天使,是在万分不得已的时候,而你们呢?不是傻憨憨地轻易冒犯,就是到死也不敢反抗,如同一条断了脊梁的癞皮狗!对不起,我说得激烈了一些,不过我的描述并没有言过其实。

  “还有,我说的这些,都是出于一种对你们恨铁不成钢的心态,那就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希望你们好,希望你们那争气,希望你们活得堂堂正正,活得像一个正常的人,就是正人君子,也就是造物主造你们的那个样子,你知道吗?你们本来就应该很轻易地活成那个样子,你们绝对有那个能力,绝对有那个素质和本质,只不过你们走偏了路,其中听信那些坏蛋天使的话,被他们所迷惑,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再回到刚才挪己讲的故事中,你们看透了那些坏天使的诡计了吗?看到了那些坏蛋设计了一些恶毒的圈套,让挪己尽管十分想逃脱命运的桎梏,却不得不一头钻进去!

  “但从这件事情上,你们就可以看到,那些坏蛋天使将人命视同儿戏!两条都是死亡的海路这个设计就不说了,似乎还是那个牛皮风袋的后遗症,因为不是那个风袋被挪己的伙伴在已经回到家门口的时候解开,他们早就回家了!你们当然可以说,那是他们的私欲作祟,导致他们做出那种害己害人的事情,但是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个基础和前提一直就在那里,如果那些坏蛋天使不是坏蛋天使他们一定有办法避免,可恶的是,他们不但不想办法避免,反而加以利用,利用纳西人的私欲实现他们的诡计!

  “从其中固然我们可以看到个人的私心是他们个人死亡的原因,他们那些打开风袋的人不能把责任推给别人,但是把他们的私心加以利用,最后让那些邪恶的效果达到极致的,则是那些高人一等的坏蛋天使。

  “更加让人不可容忍的是,那些坏蛋天使如此做,实现了如此的目的,并非他们要完成什么必不可少的任务,让这些人死去有所价值,而是他们就是满足自己的戏弄人类的变异心态和歪曲心理!这些是那些堕落天使的共同心态。

  “我跟你们说啊,包括那个撒旦老大,他的那些作法,都是不可思议的!他被造物主惩罚以后,肯定是去地狱火湖里挨烧,永永远远如此,可是他非要拉一些犯罪的人跟他一起,又有什么意思?即使那些人也是受罪,难道就能减少他被烧的痛苦?人多火焰高,岂不是他被烧得更加厉害?不可思议!不可理喻!

  “不说撒旦了,就说那些坏蛋天使,有的时候他们一个戏虐念头,就能让人堕入地狱,所以你们不可不慎!不要以为开开玩笑无关大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后面保不定就是撒旦和他统属下的坏蛋天使,一张死亡为其唯一目标的天罗地网正在等着你进入!”

  。

美食诱获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459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