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太难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杀戮中诞生477.太难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噹。

  噹噹噹。

  矿镐敲击的声音从山洞内部传来。

  天水一线洞穴基地,还在不断挖掘更深的地洞,古凡众人之前见到的区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隐秘的禁区未向外人开放。

  尘埃弥漫。

  矿洞中碎石不断崩裂,大片灰尘烟土被吸入矿工们的肺部,空气也逐渐变得稀薄,人们越是用力抽吸,就越是会感觉到呼吸困难,肺部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泥沙。

  沈梦溪,也在拿着矿镐敲击着。

  她瘦弱的身体,运动跑步几百米就会气喘吁吁,而挥动矿镐敲砸石头所消耗的体力更是惊人,挥动几十下便感觉胳膊酸疼,十指僵硬。

  “嗯?”

  “挥不动了?”

  “刚刚逞能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么,别忘了那个男人的份也要你来干!!”

  负责监督的无信者,特意观察了下沈梦溪,在她汗水浸湿全身破衣褴褛的时候,举起的矿镐犹如千斤,再也难以挥动下去。

  啪。

  一鞭抽下去,沈梦溪摔倒在矿坑中。

  周围的下等人目光麻木,他们见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

  “我……还能坚持……”

  沈梦溪咬着牙,再次站了起来。

  她僵硬的手指几乎难以握紧把手,但仍坚持着将矿镐举起,再次敲击起坚硬的岩石。

  “呵。”

  无信者冷哼一声,目光扫视到其他地方,发现有其他矿工在偷懒,也没在继续管沈梦溪,上前就是一鞭子。

  这一夜,格外的漫长。

  每一个下等人,都要忍受经历同样的事情。

  沈梦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下来的,矿镐的把手沾满了鲜血,汗水混杂着鞭子抽出的血痕染满衣衫,坚定的意识也近乎到了极限。

  “居然撑下来了。”

  无信者看着沈梦溪冷笑一声,转头对其他的下等人说道“你们有三个小时休息。”

  这便是他们的休息时间。

  一天只有三个小时,压榨到了极致。

  这批下等人如临大赦,拖着疲倦的身体朝着山间简陋的木屋走去,另一批下等人劳工很快被换上来接着干活。

  “这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整。”

  “下等人,真的没有人权,我们这样撑不了一个月。”

  “呵呵,他们巴不得我们死,别忘了我们身体里流淌着劣质血液,在他们压力灭绝了反而更好吧。”

  几个新来的下等人议论着,这样的生活简直狗都不如。

  “嘘!”

  “别说那么大声,让无信者听到了,又要挨鞭子。”

  苟且偷生的胆小者露出害怕的眼神,心虚的看了看无信者的位置,这才安心下来。

  他们……真的已经被打服了。

  沈梦溪回到了自己的床位,十几个人住在一个四面漏风的破旧木屋里。

  冰冷的木板床盖着一堆杂草,简单的一层被褥散发着臭汗与鲜血的味道,看来它经历过好几个主人了。

  寒冷的冬季中这样寒酸的配置,并不能让疲惫到极限的身体感到丝毫温暖,沈梦溪本就体弱,累到极限的身体酸痛的颤抖着,经过寒风一吹更加僵硬。

  啪。

  正在这时,木屋的门被一脚踹开了。

  几个比较魁梧的男人走了出来,几人脸上也都有着大大的伤疤印痕,赫然也是下等人的身份。

  几人眼神如狼。

  他们如饥似渴的盯向了沈梦溪,带着一脸猥琐的笑意走来。

  沈梦溪记得他们,刚刚在矿洞中,这几个生活了很久的“老人”偶尔还会偷懒,但无信者他们并没有给予教训皮鞭。

  隐约听到有人讨论,这些“老人”会帮无信者教育一下新手,所以还算是比较有用,偶尔的偷懒放肆还在容忍范围之内。

  “嘿!”

  “我们这帮老人,要教育教育新人了。”

  “今天有个妞不听话,哥几个得让你知道知道,什么事能干,什么事干不了。”

  那几个大汉走向沈梦溪的床位,想要干什么用屁股也能猜得到,疲惫颤抖的沈梦溪立刻从床上跳下,厉声呵斥道“无信者立下了规矩,下等人不许生育交配……”

  还没等他说完。

  大汉一巴掌打在沈梦溪的脸上,将她狠狠打倒在地。

  “小妞,你还不知道吧。”

  “下等人的食物里,本来就有绝育的药。”

  什么!!

  沈梦溪听完更是大惊失色。

  那黑色的污秽物中,竟然还有使人失去生育能力的药物,长期服用的情况下,将会彻底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而且,我们只是在教育惩罚你,并不算违规,嘿嘿嘿。”

  大汉猥琐的笑上两声,抓起沈梦溪的头发按在床上,然而正在这时看似柔弱的女人,却突然拿出一把木刺,那是从山间捡来的尖锐木枝所折成的武器。

  木刺,扎进了脖子,但却是沈梦溪自己的脖子。

  “放开我!!”

  “否则,我就捅死自己,死了一个人,无信者也不会放过你!!”

  沈梦溪没有攻击那个男人,而是用木刺戳伤了自己,尖锐的部分已经入肉很深,似乎再进一分就会划破血管,坚定的眼神告诉对方自己没有开玩笑。

  再动手,她真的可能自杀。

  真狠!

  这个女人,对自己真狠。

  她很理智,如果木刺插入大汉的脖子里,杀了人她也难逃责任,甚至可能会被逐出基地。

  唯一能够确保自己安全的,就只有拿命来威胁了,那几名大汉脸色深沉,也都大感棘手,还从没有见过哪个女人反应会这么激烈。

  “好!”

  “算你狠。”

  “你给我记住,这事还没有完。”

  那个大汉最终松开了沈梦溪,再狠狠的看了她一眼,撂下两句狠话便带着人离开了。

  几人走后,宿舍中乱成一麻。

  有一个小心灵通的心善者摇头叹息“丫头,你闯祸了,刚刚那人叫赖狗,人如其名是个无赖,咱们下等人得罪了他,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沈梦溪放下木刺,一脸的迷茫。

  她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人差距为什么那么大。

  只因为血统的原因,下等人要来过这猪狗不如的生活,最为离谱的不只是无信者会欺压他们,就连下等人自己也不团结,强壮一些的欺负同类已是常态。

  不知不觉,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她太难了。

  不知不觉中,她进入了梦乡。

  隐隐约约间,沈梦溪感觉到了有一个男人,坐在了自己身边。

  ……

  ……

  。

  我在杀戮中诞生



我在杀戮中诞生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5412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