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人就是犯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先生你是谁第107章 人就是犯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秦浩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但了年纪的人没有不喜欢孩子的。他微笑着对帆帆招了招手,“帆帆,过来让外公看看,外公给糖吃。”

  秦浩从果盘里抓了一把糖果诱惑小家伙。

  小帆帆一副很眼馋的模样,却没有立即过去,而是抬头看了眼爸爸,见顾景霆点头,他才迈着一双小短腿走到秦浩面前。

  秦浩笑着把糖果塞在小帆帆的手里,小帆帆低头认真的剥糖纸,秦浩顺势把小家伙抱起来,“嗯,还挺重的。”

  “吃的太胖了,像头小猪似的,我都快抱不动了。”林亦可笑着说。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还是口无遮拦的,哪儿说自己孩子是小猪的,那你成什么了。”谢婉心从厨房走出来,笑着打趣道。

  林亦可愣了愣,一脸的尴尬。帆帆是小猪,那她不是——母猪。

  坐在一旁的顾景霆挽起唇角,没忍住,唇边溢出了笑容。

  胡亚新跟着佣人把饭菜摆桌,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翻白眼。

  在A市没人知道顾景霆的底细,但她可是从京里来的,都知道唐家有了继承人。胡家她那几个没出嫁的堂姐堂妹,都在肖想着唐少奶奶的位置。

  京里那么多名媛千金都在奢望的男人,却被林亦可这么一个小丫头给拿下了。她算是哪颗葱哪颗蒜!

  “妈,吃饭了。”胡亚新有些不客气的喊了一嗓子。

  谢婉心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觉得女儿越来越不懂事儿了,在客人面前竟然这么没礼貌。

  但当着外人的面,她又不好数落胡亚新,只能客气的招呼林亦可和顾景霆吃饭。

  吃饭的时候,林亦可要顾着孩子,谢婉心帮着她一起给小帆帆喂饭,还是弄的手忙脚乱,根本不顾其他。

  所以,饭桌胡亚新格外的热络,一会儿给顾景霆夹菜,一会儿问东问西,还说着她留学时候的趣事给顾景霆听,热情的连谢婉心都看不过去了。

  而顾景霆的态度一直很淡漠,甚至没多看胡亚新一眼,对于她的话,只是出于礼貌的偶尔应付两句。

  秦浩对胡亚新的行为多少有些不满,但毕竟是继女,不好过于苛责。不过,他对顾景霆还是很满意的,军人出身,正直正派,又身系名门,出身和教养都是极好的。

  饭后,秦浩单独把顾景霆叫到了书房,一直没出来。

  胡亚新无法再接触顾景霆,在心里把秦浩埋怨了几遍,很不满的回了自己房间。

  谢婉心和林亦可坐在客厅里聊天,聊得都是妈妈经。林亦可听得十分虚心。

  两个人正说着话,楼的房间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小帆帆吓得躲在林亦可怀里。

  谢婉心忍不住皱眉,抱歉的对林亦可笑了笑,直接楼了。

  随后,顾景霆和秦浩从书房走了出来,林亦可原本还担心舅舅会为难顾景霆,结果,两个人是有说有笑的从书房走出来的。

  “后生可畏啊,我是甘拜下风了。不过,棋品好,人品也差不了。”秦浩还一脸慈笑的伸手拍了拍顾景霆的肩膀。“我这个外甥女,从小任性,她要是有不懂事的地方,你还要多担待些。”

  “您放心,亦可年幼,我会让着她。”顾景霆恭敬的回道,凝笑的目光瞥向林亦可。

  林亦可正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看着他们,敢情舅舅把顾景霆叫进书房是下棋去了。她还以为是给她撑腰呢,真是——想多了。

  顾景霆到底给她舅舅灌了什么迷魂汤,她亲舅竟然说她任性不懂事儿,林亦可顿时觉得她亲舅不疼她了,顾景霆那货才是亲生的。

  “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带孩子回去吧。”秦浩叮嘱道。

  “嗯,我去和舅妈说一声。”林亦可踩着实木楼梯,向楼走去。

  谢婉心不辞辛苦的特意烧了一桌子菜给他们,处于礼貌,林亦可总要和谢婉心打声招呼再走。

  林亦可刚楼,还没靠近卧室,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胡亚新的声音十分的刺耳,“我不过是多说了两句话,怎么丢人现眼了。她未婚先孕都不嫌丢人现眼。一个副市长的女儿,小门小户出身,还真是好本事,以为母凭子贵能嫁入唐……”

  “你给我住嘴!”胡亚新的话没说完,被谢婉心冷盛大的断了。以至于林亦可也只能听到一半。

  什么母凭子贵,什么糖?这说的到底是不是她?林亦可满头的雾水。

  林亦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想了。等屋内的争执声停下来,她才走过去敲门。

  房门打来,谢婉心见到她,脸闪过慌乱与尴尬的神色。而身后的胡亚新却是满眼的不屑,似乎压根不在乎林亦可有没有听到什么。虽然是背后说人是非,但她认为自己并没有说错。

  林亦可懒得理她,只客气的和谢婉心道别。谢婉心客气的挽留了两句,叮嘱他们有空过来吃饭。

  然后,林亦可和顾景霆带着小帆帆,一家三口出了门。

  还是顾景霆开车,林亦可抱着孩子坐在后面。刚车,她的手机响了。

  林亦可一手搂着孩子,另一只手接听电话。

  电话是吴小寒打来的,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

  原来,左烨听了林亦可的建议,找了律师向林家讨要聘礼。

  左家破产后一直都是媒体关注的对象,所以,左烨的律师门讨要聘礼的事儿几乎是一瞬间传开了。

  因为男方破产而解除婚约,陆雨欣并不是独一份,虽然是情理之,但难免给人留下一个凉薄的印象,现在外加一个克扣聘礼不还,林家的里子面子都丢尽了,林建山的形象更是一落千丈。堂堂副市长,竟然贪聘礼那么点小钱,还是在人家破产后走投无路的时候。

  这几乎成了大众茶余饭后的笑谈。

  律师门,林建山接过传票的手都忍不住颤抖。律师离开后,更是把陆慧心母女骂了个狗血淋头。

  陆慧心和陆雨欣被骂过之后,乖乖的派人把聘礼送还给左家。

  这人是犯贱,当初左烨低声下气哀求,好说好商量的时候她们不还钱,偏要闹得满城风雨,被林建山大骂一顿后,才老老实实的把钱吐出来。

  林亦可听得直乐,挂断电话后,心情仍是大好。

  她刚挂断电话,手机随后又响了一声,是手机新闻。

  给力"xin/html/book/55/55643/index.html

先生你是谁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562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