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打昏了省事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先生你是谁第394章 打昏了省事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按照惯例,挽着新娘出场的一般都是新娘的父亲,但林建山目前还在停职,秦浩以此为由,直接取而代之。

  秦浩亲自把外甥女交到了顾景霆的手,并老生常谈的叮嘱了几句。虽然话没什么新意,但秦浩的眼角却有些微湿了。

  之后的新婚仪式进行的十分顺利,新郎和新娘在音乐声,口哨声和笑闹声,拥吻在一起。

  结婚典礼结束之后,新郎和新娘相携着,开始给宾客敬酒。

  他们走到贵宾席,刚敬完酒,顾景霆被几个发小拉走了。那些人难得凑在一起,肯定有的闹了。

  “亦可,该去化妆间换衣服了。”米兰提醒道。

  一场婚礼,需要换三四套衣服,敬酒的时候该换式旗袍了,简直麻烦的要命。

  林亦可点头,拖着裙摆正准备去化妆间。

  而正是此时,席间突然传出嘈杂声和惊叫声。一个灰色的长毛大狗不知道从何处窜出来,在宴会厅内乱跑乱窜。

  有些女宾害怕这种带毛的宠物,被吓得失声惊叫。

  随后,那只狗直冲着林亦可冲过来。看起来那么娇弱的新娘子,万一被失控的大狗咬伤或者撞伤,那场面难堪了。

  这场世纪婚礼,只怕转眼间会成为世纪笑话。

  顿时,现场混乱一片,有被大狗吓坏的,还有的为新娘子捏了一把汗,更有甚者正等着看笑话。

  眼看着大狗要撞在新娘的身,众人只见林亦可一只手提起拖地裙摆,穿着水晶高跟鞋的脚向前一伸,准确无误的勾住了狗肚子,然后,一只手四两拨千斤的把那只大狗拎了起来。

  那只狗被拎住了后脖颈,还在呜咽着挣扎,却丝毫挣脱不开那只铅白如玉的手。

  “哪儿冒出来的狗东西,米兰,把它送进厨房炖汤,给每桌多添一道菜。”林亦可霸气的说完,随手把狗丢给米兰。

  米兰拎着三十几斤重的大狗,毫不含糊的走向酒店后厨,一场因狗引起的轩然大波很快恢复平静。

  随后,顾景霆快步赶过来,手扶在她腰间,询问道:“有事么?”

  林亦可摇了摇头,一双白嫩的手掌摊开在他面前,小小的抱怨道:“沾了满手的狗毛,脏死了。”

  “去洗洗。”顾景霆失笑说道。然后,转头吩咐阮祺,声音微冷,“去查查怎么回事。”

  “嗯。”阮祺应声离开。

  他吩咐酒店的安保部调出宴会厅出入口的监控录像,然后,带着几个人,把正准备匆匆离开的周丽娜堵在了地下车场。

  “周大明星,这么急着去哪儿啊?”阮祺单手插兜,另一只手夹着烟,一脸玩世不恭的笑。

  周丽娜站在红色的跑车旁,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手拎包,“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我还留下做什么,自取其辱?”

  “听起来似乎有点儿道理。”阮祺戏虐的一笑,又说,“周小姐这么走?好像落了点儿东西吧。”

  阮祺说完,一摆手,手下的人把一只长毛大狗丢在了周丽娜脚下,狗已经死了,狗毛还沾着尚未凝固的血。

  “啊!”周丽娜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去拉车门,想要逃掉。

  然而,车门刚拉开,被阮祺伸臂挡住。“周小姐,话没说完,急着走什么。”

  “你,你想说什么?”周丽娜颤声说道。

  “你的狗咬伤了人,当然要说清楚才能走了。”阮祺说完,动了动手,两个手下会意,走来一左一右的制住了周丽娜。

  “你们放开我,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周丽娜奋力的挣扎,撕喊道。

  “既然不想和我说,那去局子里好好和警察说吧,纵狗伤人,也不知道会怎么处罚。”阮祺说完,挥了挥手,示意把人带走。

  阮祺重新回到宴会厅,顾景霆还在被那几个发小围着灌酒。

  “唉,我说哥儿几个,适可而止啊,咱们顾总晚还要洞房呢。”阮祺走过去解围,替顾景霆挡了几杯酒后,才勉强摆脱那些人。

  “查清楚了。”阮祺压低声对顾景霆说,“周丽娜搞的鬼,人我已经丢进局子里了,让她现在里面老实几天。”

  “安排她出国,以后,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顾景霆吩咐。

  “嗯。”婚礼结束后我去安排。

  “这其少不了顾长海的手笔吧。”顾景霆又说,眉宇沉冷。

  周丽娜没有请柬,一人一狗想混进来并不容易,必然有人接应。而见不得他好的人,除了顾长海还能有谁。

  阮祺点头,“酒店的一个保安被顾长海收买了,把人放进来的。”

  “那个保安,处理的高调一些。”顾景霆说。

  “明白。”阮祺笑的有点儿阴,杀鸡儆猴,他这次要好好的吓唬吓唬那只猴。

  “唉,你老婆呢?衣服换到现在还没回来?”阮祺又问。

  “这边帮我应付一下,我去看看。”顾景霆把手的高脚杯递给他,迈开长腿向宴会厅外走去。

  化妆间外的长廊,隐约传来几分嘈杂。

  林亦可看着面前醉的神志不清的左烨,觉得一阵的头疼。

  “小可。”左烨的双手按在林亦可的肩膀,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小可,我怎么会把你弄丢了……”

  “没关系,丢了丢了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林亦可满是无奈的安慰道。

  当初,他背着她和陆雨欣偷情的时候不是挺高兴的么,现在他们各自都有了归宿,他跑到她婚礼哭天抹泪的装深情,有意思没意思啊!

  宴会厅内那么多宾客等着,林亦可却被他缠的脱不开身。她甚至怀疑左烨是不是故意的。

  “喂,左烨,你赶紧放手啊,抱着别人的新娘子算怎么回事儿!”米兰拦着说道。

  她真佩服左烨长了毛的肥胆,顾景霆的女人也敢碰,不怕顾四少剁了他的手。

  “小可,小可,我是这个世界最蠢的傻瓜,你那么好,我怎么会弄丢你……小可,你回来好不好?小可,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左烨拉扯着林亦可,哭哭啼啼的闹个没完。

  林亦可漂亮的眉心紧蹙,真想把他打昏了省事儿。

  “知道自己蠢,还问蠢话。你这么闹,还想把新娘拐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当初和陆雨欣恩爱缠绵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小可。”米兰气呼呼的说道。

  关注"xin/html/book/55/55643/index.html

先生你是谁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562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