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那天晚上的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先生你是谁第七百七十章 那天晚上的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七十章那天晚上的事

  唐老夫人说完,一抬头,恰好看到顾景霆和林亦可从楼梯上走下来。

  两个人十指相扣,即便没有什么亲昵的动作,看起来也十分的亲昵。

  唐老夫人看着林亦可那张俏生生的脸蛋,会心一笑。

  现在怎么看都是自己家的媳妇好,有些娇气,却不失可爱。有些小聪明,却又保留着纯洁善良。

  “帆帆不是四点钟下课么,怎么还没回?”唐老夫人和林亦可说道。

  “大概是路上堵车,应该快回了。”林亦可回答。

  帆帆每周末有两节美术课。其实,唐家的孩子是不需要学画画的,但帆帆自己感兴趣,唐老夫人专门聘了一位美术老师。

  林亦可刚说完,院子里就传来了车子引擎的声音。

  小帆帆跑下车,背着画架,迈着一双小短腿跑进来。

  “太奶奶,帆帆回来啦。”帆帆直接扑进了唐老夫人的怀里。

  唐老夫人立即眉开眼笑,好像所有的烦心事都不见了一样。她摸了摸孩子的头,牵着他肉呼呼的小手,去洗手间洗手,然后准备吃饭。

  餐桌上,只有自家人。气氛十分的和谐。

  因为发生了苏家母女的事,所有人都担心会影响到唐老夫人的心情,所以,帆帆这个小开心果一直留在唐老夫人的身边。连晚上睡觉都赖在了太奶奶的床上。

  帆帆陪着唐老夫人,顾景霆和林亦可便多了独处的时间。

  天刚刚擦黑,顾景霆就缠上林亦可了。

  只是,实在是不巧,林亦可大姨妈来访。这次也不知是怎么了,疼的实在是厉害。

  林亦可裹在被子里,身体蜷缩成一团,疼的一张小脸都白了。

  顾景霆想送她去医院,但林亦可说什么都不去。

  顾景霆无奈,喂她喝了一碗温热的红糖水,又吃了一片止痛片。然后,躺在床上,抱着她,用温热的手掌帮她揉着发疼的小腹。

  “真的不去医院?”顾景霆再次询问,墨色的眼眸里满是担忧和心疼。

  林亦可摇了摇头,“大晚上的别折腾了,明天早上,我去医院找楚曦。”

  她既然这么说了,顾景霆也不好再反驳什么。

  只是,一整夜,两个人都失眠了。

  林亦可是疼的睡不着。她不睡,顾景霆自然也不会睡了。

  翌日是周一。

  顾景霆还要回部队,顺路送林亦可去医院。

  黑色的奥迪A8停在医院的门口。

  医院的门口人来人往,两个人也不可能在车子里腻味,林亦可给了他一个晚安吻,然后就匆匆下车了。

  她站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看着他的车子缓缓消失在视线里,才转身走进医院。

  医院的妇产科在十三楼。楚曦虽然刚入职不久,但待遇很好,稳稳地坐着副主任的位置,有独立的办公室,还配了一个助理医生。

  周一的上午,医院是很忙的。

  楚曦给林亦可开了一张B超检查单后,就被急诊科叫走了。

  林亦可一个人去做了B超检查,然后,回到楚曦的办公室等人。一等就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一个小时后,楚曦才回来,穿着干净的白大褂,风风火火的样子。

  “抱歉,久等了。急诊送来一个危重病人,是个受伤的产妇,各科室会诊。耽误了些时间。”楚曦解释道。

  林亦可等人的时候习惯打一会儿手机游戏。此时,她放下手机,笑盈盈的回了句,“没关系。”

  楚曦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询问道,“B超做完了?”

  “嗯。”林亦可点头,把超声检查报告单递给楚曦。

  楚曦看了下单子,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然后,她站起身,走过来,伸手按压了几下林亦可的腹部,确认了一下疼痛的位置。

  “没发现有什么实质性的病变。还是痛经的老毛病。”楚曦检查之后,说道。

  “那你那些药给我吧。”林亦可说。

  “你吃的药不少,也没起到太大的作用。是药三分毒,还是别吃了。我开点止痛药给你,忍不住的时候吃一片。”

  楚曦说完,又叮嘱道:“你现在的问题,治疗是辅助,最主要的还是调理。一日三餐,作息时间一定要规律,还有,放下思想包袱,你和唐公子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也没那么急着生二胎吧。”

  “我看起来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么?”林亦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也没有吧。

  “要我拿镜子给你照照?”楚曦打趣了一句,低头写着病历,一边写,一边说道。

  “你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一直没怀孕,我怀疑可能和当初生帆帆的时候难产有关。难产对身体肯定有一定的损伤,何况,女人最佳的生育年龄24—30周岁,你当时的年纪太小了,生产后也没有好好的调理。不过,现在调理也为时不晚。

  孩子和父母之间是讲究缘分的,这种事也急不来。越急越怀不上。”

  林亦可手托着腮,听着楚曦絮絮叨叨。等她说完了,才突然问了句,“那天晚上,你没事儿吧?”

  林亦可的‘那天晚上’指的自然是在山庄给楚曦接风的那天。

  当时楚曦喝醉了,留在了山庄。林亦可不太放心,当晚回家后给她拨了几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第二天早上,林亦可又给她打过电话,这一次倒是接通了,不过是阮祺接的。他含含糊糊的说楚曦没事,就是喝多了,还在睡。

  林亦可当时并没有多想,但事后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对劲。

  大清早的,楚曦还在睡,阮祺肯定是在她的房间里,所以才接了她的电话。那是不是证明,他们那晚是睡在一起的?

  林亦可只是怀疑,而此刻问出来,是想求证。

  果然,楚曦的脸一下子红了,甚至不敢看林亦可的眼睛,含糊的回了句,“没事儿。”

  “真没事儿?”林亦可继续追问。

  楚曦红着脸,抿着唇,娇嗔的瞪了林亦可一眼,“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林亦可双臂环胸,笑的有些暧昧。

  楚曦手里的碳写笔被她按的啪啪的响,暴露了她内心的慌乱。她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了句,“就你想的那样呗。”

  林亦可听完,又笑了笑,笑的眉眼弯弯的。

  先生你是谁



先生你是谁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562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