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苏皇后薨(2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旺夫小哑妻481、苏皇后薨(2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法华寺东苑。

  婴儿的啼哭打破山中寂静。

  小家伙出生便没娘,又是早产,体质虚,眼下正被襁褓包裹得严严实实,没有奶娘,小桃喂了他几口糖水,他还是一直哭。

  苏尧启立在床榻边,清俊的眉眼间一片沉沉死气。

  “四少爷。”小桃好不容易把孩子哄乖睡着,抬起头来,“奴婢下山去给孙少爷请个奶娘吧?他小身板儿太弱了,再这么下去,奴婢担心……”

  苏尧启目光无神,闻言,应她,“好。”

  小桃摸了摸腰间荷包,掂量着银子应该够,很快出了东苑下山。

  苏尧启请了释明师兄帮忙看顾孩子,自己去达摩堂见师父。

  虚云大师正在打坐,早知道苏尧启会来,他就一直没走。

  听到声音,虚云大师缓缓睁开眼,目光落在苏尧启身上,心底微微一叹。

  原以为他这一世能颠覆结局,到头来,还是重演了一回。

  “师父,弟子想还俗下山。”苏尧启跪在他面前,“还望师父成全。”

  虚云大师问他,“你是想为家族报仇,还是想延续苏家血脉?”

  “那个孩子,是兄嫂留下的唯一骨肉。”苏尧启喃喃道:“我不愿他长大后再卷入上一辈的恩怨是非中,打算带着他归隐。”

  虚云大师松口气,“你能看开,为师倍感欣慰。”

  ……

  苏尧启回到东苑没多久,小桃就把奶娘给带来了,是个年轻的小妇人,听说孩子刚半岁。

  熟练地抱过孩子喂奶,等睡着又轻轻放回榻上。

  “四少爷……”小桃问他,“孙少爷还小,咱们是不是在这儿多待些时日?”

  苏尧启伸手,碰了碰小家伙还没怎么长开的小脸,半晌,开口道:“往后别再叫我四少爷,叫四郎,孩子取名苏忘,是我亲生。”

  小桃听到这话,一下子哽咽住,眼圈红红的。

  苏尧启道:“苏家已经没人了,最后一丝血脉,我得帮爹娘兄嫂护住他。”

  小桃含泪点头。

  比起足月的孩子,苏忘又瘦又小,连哭都使不上劲,好在有奶娘和小桃悉心照料,孩子还算乖巧。

  突然多了个儿子,苏尧启开始学着照顾婴孩,从前的天真和单纯化为责任,他似乎在一夜之间彻底长大。

  苏忘满月之后,苏尧启带上小桃和奶娘,离开了法华寺。

  ……

  苏家一夕之间被灭门,状况与当初巧家义庄bào zhà一模一样,只是规模比那时候更大。

  全京城百姓,甚至是乾清宫里的光熹帝都没反应过来。

  虽说他早就想收拾苏家人,可却从来没想过,苏家会灭得这么惨,整个大宅里三百多口人,一个个死无全尸,昔日雕梁画栋的国公府如今已被夷为平地,苏皇后连为兄嫂收尸都没办法把肢体凑全。

  急火攻心之下,吐血一病不起。

  不过短短数日,苏皇后便气绝身亡。

  ……

  进宝生辰将近,宋老爹和宋婆子将他从庄子上带回来,原本还打算热热闹闹地为他庆祝一下,不曾想全城挂满了庄严肃穆的白幡。

  去年太后薨逝就已经见识过国丧阵仗,宋婆子猜到应该是宫里出了事,一路上都不敢说话。

  到了家一问儿媳妇才知皇后没了。

  宋婆子嘴巴张得老大,“皇后娘娘不是还年轻吗?怎么就……”

  温婉没说苏家的事儿,考虑到老人家听到那么血腥的灭门惨案不好,只简单道:“听相公说是染了病。”

  宋婆子想到自己也是有诰命在身的,就问温婉,“那咱们要不要进宫去祭奠一下?”

  “原本是该去的。”温婉颔首,尔后看向自己日渐隆起的小腹,“可是我怀了身子,孕妇不能出席这种场合,索性,就留在家了。”

  “也对。”宋婆子点点头,“你怀着身子,去了怕冲撞。”

  又说:“既然是国丧,那看来小金孙的生辰宴没法儿指望了。”

  话音才落,就听到旁边小家伙传来一声不满的哼哼。

  温婉偏头,看到被晒得黑亮的儿子,一时语塞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温婉喊他,“进宝?”

  “嗯?”

  温婉又喊,“进宝?”

  “干嘛?”小家伙嘟着嘴巴,还在为不能过生辰生闷气。

  “黑成这样,你真是我儿子吗?”温婉憋不住想笑。

  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到底都干啥了啊?

  “不是。”进宝继续哼哼。

  温婉趁机揉揉他的小脑瓜,明知故问,“谁把咱家进宝给气得脸都黑了?”

  见小家伙没精打采,温婉面上笑容淡下去,提醒他,“差不多得了啊,从你一岁到现在,哪年生辰没给你好好办,过上瘾了你还?哥哥比你年长十一岁,迄今为止他就没过过几个生辰,你一年不过能掉块肉吗?再说了,生你那天,娘亲疼得死去活来,你有什么好高兴的,对吧?”

  一见当娘的拉下脸,进宝不敢再犯倔,过了会儿,小声问温婉,“那娘亲现在还疼不疼?”

  “疼,当然疼了。”温婉说着,见他搂入怀里,“娘亲疼进宝。所以,进宝要乖乖听话,不许胡闹,明白没?”

  小家伙很快把过生辰的事儿给忘了,跟当娘的显摆起自己在庄子上的“丰功伟绩”。

  奶奶说地里的秧苗施肥能长得更快,他就天天跑去撒尿,结果把半块地的豆苗都给熏死。

  爷爷让他去拔韭菜,他错看成稻苗,祸祸了好大一块。

  温婉:“……”

  ……

  把小祖宗哄乖,温婉隔天去了都督府。

  林潇月的情绪不太高,见到她,打招呼都没什么精神。

  “怎么了?”温婉问她。

  “我以前挺恨大宅里的人。”林潇月道:“恨不能一个一个虐得他们跪地求饶,可是那天听到bào zhà声,得知里头三百余人无一幸免,我却高兴不起来,温婉,你说我是不是有病?”

  “你不是有病,你是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温婉说:“只有行尸走肉才会没感情,毕竟死的不单单是你的仇人,还有更多无辜的主子下人甚至是刚落地不久的婴孩。对上这种事还能高兴得鸣炮庆祝的,那才是真有病。”

  林潇月挪过来,靠在她肩上,鼻头有些红,“除了七房,苏家没人了。在外庄养胎的大少奶奶听闻消息之后急得早产,生下孩子一命呜呼,孩子被送到法华寺,我让人去找的时候,他们说小四已经带着孩子离开,至于去了哪,无人得知。”

  温婉叹口气,“我们的人也没找到。”

  苏家刚出事那会儿,宋巍衙门宫里两头跑,忙得焦头烂额,闲下来才想起苏尧启,让人去找已经没办法寻到踪迹。

  不过宋巍猜测,苏尧启很有可能带着那个孩子归隐了。

  拍拍林潇月,温婉道:“振作点儿,你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

  林潇月不用入宫,但苏家族人的后事,只能她出面去操心。

  “真想一觉醒来发现是个梦。”林潇月揉着太阳穴,“你是不知道,早前还活生生的人,突然变成几十个灵位摆在你面前是个什么感觉。”

  温婉问:“苏家三房之前不是被除族出去了吗?如今出了事儿,三奶奶没来帮帮你?”

  “别提了。”说起三房,林潇月就没好脸色,“两口子都把自己当外人,来挤了几滴猫尿立刻夹着尾巴打回转,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人瞧着就火大。”

  话音落下,林潇月又叹口气,“不过话说回来,当初是因为三房少爷参与了煤矿案,国公怕他们家牵连到苏家其他人才会临时逼迫三房除族的,小难都不一块儿担着,如今出了大难,还指望他们回来帮忙?换我我大概也不乐意。所以这叫什么?报应不爽,做人做事,还是别太绝了,不定哪天报应就自己找上门来。”

  2

旺夫小哑妻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595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