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界巨擘系统第二百三十二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姑娘胆大心细又天资聪颖,坐在契约魂兽上始终保持着一副淡然的样子。她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摆动,眼中不时闪过俏皮的光芒,精致的五官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楚楚动人。这一人一兽在这森林之中,竟是可胜过无数风景。

  他忽的想起了幼时总跟在他身后讨糖吃的小妹妹,可惜那时他还不会说话,还是远近闻名的“天生哑语,智力不全”的孩子,她的父母嫌弃他,早早就带她搬了家。想来那小姑娘在和段容绻一般大的年纪时,也该是这样灵动可爱的样子吧。

  “青色蛇身,赤红竖瞳,附竹而生…”

  见她武魂附体,林中的魂兽也因着这强烈的福泽而骚动起来,他下意识的向前迈了一步,将段容绻护在身后。

  “青竹蛇虽常见,但你武魂独特,断不可随意而为。”

  语毕,绚丽的魂环在他周身亮起,一名被五色石和三块绿纹石柱围绕的长发女子,摆动着蛇身,凭空而立。

  第一块彩石点亮,一千里以内的所有魂兽都暴露在他的眼下,。他细细的甄选着,最终在一颗粗壮的竹枝上寻到了要找的对象。

  “圈圈,”柔声叫了对方的昵称,“长老把这个送给你怎么样,当做40级的礼物。”

  随着声音的落下,第七魂环所对应的绿纹石柱亮起,长发女子绕着他旋转的同时蛇尾也将他缠绕,随之而来的便是刺眼的五色彩光,而待彩光消散后,他俨然是一副武魂附体的样貌。

  长发,蛇尾,彩石,绿柱。

  “站这里等我。”他像蛇一般,上身紧贴着地面,尾巴顺着s型摆动,整个人灵活又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爬去。

  那青竹蛇已然是探察到了危机,竟也从竹枝上爬下,试图躲避他的追捕。他嗤笑一声,第四魂环与第六魂环先后亮起,对青竹蛇的精神进行干扰与镇压,于是轻而易举的拦住了它的退路。

  蛇尾毫不留情的将其七寸之地缠住,然后竟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路把它拖回了段容绻的面前。那青竹蛇似乎仍未从混乱之中转醒,软塌塌的摊在地上。

  “段容绻,七寸之处,最后一击。”蛇尾松开了青竹蛇,他挪到一旁,厉声说道。

  “老师好”

  风,轻轻的吹过树林,拂起少女耳边的秀发,发丝飞舞遮住了星眸,抬起素手将飞舞的发丝理到耳后,视野恢复清明,便是这么短暂的时间里星眸中多出个人,一身玄衣,压抑的气氛甚至构成了低气压,星眸平静不起波澜,纵使气压极低笙却也瞧见那人的脸容,那般精致的脸旁若是笑起来必然是极好看的,便是身处在低气压中笙的思绪还是飘到天上,到不如说这般低气压的氛围才是笙最为习惯的环境,便像是鲸回了深海,鹿遇到了深林,完全自在的地方

  “请赐教”

  笙手腕轻抖两根木质短刺出现在手中,眼角的余光锁在冲出的少年身上,自己朝着一侧冲出去,调整着呼吸极尽可能的降低声音,速度很快,即使是慢了半拍才启动,即使预定的路线比少年的要远,但笙的攻击却刚好出现在少年攻击后的一丝,用的却不是手中的木质的短刺,而是一记回旋踢,在老师的身侧腾空而起,凌空旋转一周半右脚脚后跟带着千钧之势袭向老师的后颈

  杨墨澈男黯云楼天狼星烁六十六点数127

  以六十余级的魂力驾驭《玉振》,自然是得心应手。

  典已知,再循序渐进,内视身体里魂力波涛,终究是有所感悟。

  “”

  如何知诰?

  正如上一层知典,典都不识,更勿论入门了。

  那么,诰又为何呢。

  《玉振》一书,以书经讲如何书本心,以礼乐讲如何养礼性,以文典说如何添文华。对于没有多少文学功底的少年来说,跋涉书海也多少有些寸步为艰,前几卷尚能一字一字拆解便能明意,中两卷开始便只能一句一句记下,遇到不懂得写在纸上,等待哪位师兄有了空闲心情好了,再趁机询问求个解答,不少词句虽然有前人在书页一旁做了注释拆解,但对他来说仍然有些晦涩难懂。

  就如同每个字都看得懂,知晓什么意思,但组合在一起却变得晦涩至深,能说出却没法理解。

  笔下绘完风骨,风华之卷却仿佛不知道从哪里落笔,反复碎语早已写过多少遍的文句,恍惚间感觉之前写时心中所想与其真意大相径庭,气闷之下只好姑且放下手中笔,拿起一旁书卷仔细再读了几遍。

  玉磬声扬,但缺金声做引,墨澈如同摸索到了书卷真意宝库的一角,却不知道从哪里掀开蒙蔽宝山的红布,苦苦绕转数圈,不得其门。

  金声玉振,未闻金声,怎能明玉振?这句话虽然只是以前师兄一句玩笑话,但也足以说明玉振修学深入之困难。学会容易大成却难的例子,在哪里都不少见。

  开卷有益。读不通,便先背下。

  墨澈白皙五指中笔锋轻转,指节间蘸墨狼毫轻颤,没有漏下一滴落在手下熟宣上,刹一出神恍惚只有几秒,低头看去,纸上刚刚写上的一行,墨汁尚未干爽,灯火焕光,双眼看着痕迹干泽,逐渐渗入,这才把纸轻轻捻起,背面向上,落在一旁层层纸堆上。

  长夜漫漫。

  琴韵幽篁飘渺间,风华落尽往日还。

  我默默听完他二人的理论,直至慕容雪的解围及时而来,我回递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黄粱一梦终有时,醉里乾坤墨纸藏。我终于不愿平生旧友成那殊途客,空让此心是追忆。

  回裾摆风,我终究不得不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复言。

  九天成立之初,是有师训不错,但师训却是人所定,前人若能料到今天的局势,那要我们后人做什么?

  尘寰浊风,绿水生皱面,冬雪凄凉,青山夜白头。这世间之事,从没有绝对的中立,有的只是利益,不可或缺。

  忘安,既然你提到后果,那我问你,你可知道若再坚持避世,九天必亡的道理?先有白鹤作为长水国教,发展如火如荼,后有千机和暗云与华夏密不可分,而只有九天,始终孤立无援,若不是宫主凭一己之力,示好于长水,想必早已成为这些大宗门下的一个据点罢了,避世?生在这这世间何谈避世?其实我们早已入世,而你们还天真的以为我们是在避世么?

  想我年少时,也曾韶华倾负,一剑一酒也敢慰那风尘,高弹九天避世之论。而今青石断桥处,再回首,只道年少无知。

  若真的做到避世,又何妨被人所知?更别说发展成如此规模,尚且不谈此,而今长水的形式刻不容缓,之前宫主与父,不,沈皇交好,才能保的短暂无忧,而今局势渐明,沈皇权势已然架空,太子一方独大,白鹤身为国教自我六岁起追杀我至今,这就已经说明来他的立场,你觉得,他若当权会放过护佑我至今的九天?只怕到时,当他们实力足够强大,你们将我交出,也逃不过灭亡的局面

  我知帝宫已开,长水二字,灼我年华,及我肩胛,如烙朱砂,解衣见之,只道别致,以掌抚之,痛彻心骨,终不复,少年时,不知游子怎当归?

  我看下苏师妹,以情动人终究是心软,只得叹气

  我是教导过你们这些所谓的宫规,但那都是从前,从前的九天,不问凡尘,而今宫主与沈皇已有了关联,便再也不是那个九天了,这是宫主做的决定,而你与我,又何尝能够干涉她的决定?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了一句珠玑

  避世只会死路一条,入世方能有一线生机

  看着眼前都已经是泪人的小姑娘,更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毕竟喝得迷糊的时候的确是会让人担心,如今所归必然不能发挥尽然实力,但面对风雨终究会成长,但是面对眼前的她却是一句话也没办法反驳。拿去纸巾抹去她的泪痕,至少现在南希仍旧会在那时候会相见的,只要自身处理完一切以后。就会继续在酒楼中等着那个人的回归。看着那女大十八变后的人儿。他们之间早已经更添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他还剩着许诺兄弟以及宗门的剑道之路要走。有的时候,在酒楼之中陪着她走下去也不错。

  “以后不会再让你哭了,傻南希,那么好看的姑娘。陪我那么久,其实也挺开心的。我赚到了。所以吃完东西再做一次烧烤吧。我想带点回去,告诉他们曾经有一个女孩做的东西是长得又好看,做的饭也好吃。”

  随然说南希对于美食来说有些地方仍旧是有所缺陷,但是单单只论烧烤来说,仍旧是更胜他几分。更别提惊云楼在晚上的烧烤是多么吸引人了。虽然每次也就赚那么些小钱。但是等赚够了钱。就把酒楼多找一些伙计。然后,就可以去闯荡江湖了。到时候大好风景更与何人说。可惜,江湖便是被无数的羁绊所束,最后是否相见更是不知几分说。勉强还有几分笑意将面吃完以后。听着她的言语更是有几分揪心。不过他从未会拒绝眼前的人。

  “不喝酒就不喝酒,但是八分力也就足够了。再说也是老朋友了。再说,南希也快些修炼吧。早点成为魂帝,然后下次一起带师弟师妹出来猎环就好了。快点吃完啦。我去给你把新鲜的的食材串好。不然你从这边赶回去,也需要很多时间啊。敏攻系也会是小短腿啦。”

  把碗缓缓收起来,将桌面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走过厨房以后,将碗筷放好,看着仍旧是瘦弱一人的背影。轻声走过去,在背后轻轻把人抱入怀中。轻声在耳边说着。

  “等我弄完了,就去找你。等我呐,傻姑娘。

  这人佝偻着背,穿着一身粗糙的破布衣衫,稍显瘦弱,却也能看出年轻时定也是个高大的男子。灰白发丝混杂着秋日雨后潮湿的空气,爬满褶皱的脸也是被杂草一样的胡子覆盖,垂下的毛发遮挡了眼睛看不出什么情绪或是表情。

  往往在某个角落默默无闻的扫地人才是关键,古往今来多少的话本剧集都是有着这么样的戏剧转折。

  就如同眼前这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被薄薄一层浑浊的雨水粘在石板上的落叶很难扫动,却在这位扫地人手下卑微顺从,仿佛有什么引导着它们奔向一个方向,这是一种相当微妙的变化,如若不是,不是对这个人扫帚下极其专注的观察的话。

  “……老师?叫我?”

  “嘿嘿,姑娘你可看得起老头子我,何出此言呀。”

  扫地人说着话,只是把视线转移到了你们二人身上,手上的动作并未慢下来半分。

  值得注意的是,他在看到血灵时,视线明显地有那么一瞬的停顿,藏在胡须里的嘴唇似张未张地颤动两下,欲言又止。

  于兰花深处,茂叶林中,无溪流悦耳,无风打叶声,静谧竟若无雀鸣之际,恍然惊措,为静之极而惊,唯觉过清而不雅,欲因动而入,自成风流。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九歌起,风雅美哉,歌者愈慕自然之美,游于其中,似忘却来意,回望来处,失途径陌垄,此刻暗道不妙。

  先时自千机楼北上落冕,缘为授魂导器之机巧,不料误入格斗学之无尽深坑。叹曰

  “何苦何苦,生我拳脚,岂为夺算?不妙”

  想来初次兴叹毫无用处,不如默默接受,求校长批自己一块清幽地来,首要并非授课,而是赏景。

  如今看来如此田地……不知学生是否能找到自己了,狼狈转身,欲寻来路,却是已然迷失于林中,便暗生一计,将自身诡谲魂力释放,形成天然地标,如此一来,学生自然会找到自己,到时只需解释为测试对魂力的感知不就皆大欢喜,若学生找不到,便坦白也不失大雅。

  仙界巨擘系统



仙界巨擘系统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6099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