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文品与人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枝第576章 文品与人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就在这时,闻道院的门口突然传来了哭声。

  这哭声悲切又凄厉,众人的注意力原本都在红衣女子和王耀宗身上,听到哭声都转头向门口看去。

  这次来的却是三个人,一个年轻妇人带着两个孩子,孩子一个五六岁,被她牵在手里,一个尚在襁褓,被抱在怀中,令人震惊的是这三人是披麻戴孝而来。

  看到这幕的书生们不由得低声议论。

  “莫不又是王家造的孽?”

  “定是如此,不然怎么会一身孝服找来?”

  “哎,看这一身重孝……王家所做作为真令人不齿!”

  “何止令人不齿,简直是禽兽不如,令人发指!”

  王厚德和王耀宗看着那明显是来闹事的母子三人,又听见书生门的议论脸都绿了。

  王厚德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就连他也以为是王耀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又从哪里惹来了桩人命官司。

  王耀宗却看着来人满脸疑惑,他眯着眼仔细辨认了那妇人一番,确定此人自己是不认识的,当即有了底气,指着那母子三人大怒道:“你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爷压根儿就不认识你们!还真当我王家好欺负了不成,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欺上门来了!”

  那妇人眼里却压根儿没有王耀宗的存在,她一边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瞪着闻道台,一边凄声喊道:“闵阳范家,嫡支一脉,仗着族中有人在京城做高官,在乡里横行霸道、鱼肉百姓,为夺我家中几百亩良田纵容恶仆打死我公公,逼死我婆母,还欲送走我一双幼儿并将我卖给那行脚商人为妾!苍天呐,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公道!”

  原本闻道院中还有喧闹之声,这妇人用嘶哑难听的声音喊出这么一段话之后场面却是诡异地一静,众人的目光都由不得随着这妇人看向闻道台上的范允。

  众所皆知,闵阳乃是范氏一族兴起之地,是范阁老范允的祖籍,范允正是出身闵阳范氏嫡支。

  闻道台上,原本面容肃穆的范允闻言脸色也不由得一变,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看向那妇人的目光温和平静,“这里是书院,并非衙门,你若是有状要告,有冤要伸,本官可以派人送你去官府。”

  妇人冷笑道:“衙门你当我们没去过吗?谁不知道闵阳从一府知府到乡中里正全都与你范家沆瀣一气,公婆死后我夫君去县衙告官,不想那狗县令一听说我们要告范家,案都没审就命人将我夫君抓起来打了一百大板,可怜我夫君自幼身体弱,被抬回家后不过半个月就去了……”

  妇人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手里牵着的幼儿见母亲哭也跟着哭,襁褓中的婴儿也大哭不止。

  原本见范允表情镇定,不太相信这妇人所言的书生们见此不由得也心生动摇。

  官场讲究人情,官官相护这种事,在场大部分人是信的。范允在朝中得势,他家乡的官员为了给他卖好,包庇他的族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范允见此正要说话,下头却有人道:“范阁老为人向来清正,是我等读书人的榜样。都说见文章如见人,范阁老的文章我等都拜读过,我不信他会纵容家人为恶!”

  这话本来没有问题,也有一些人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表示认同,但是在场很多人却不由得看向一旁的王家父子。

  王厚德当初在朝中也素有清正严明的好名声,这几日给他们讲学也说得头头是道,堪称清流中的榜样,可是谁能想到他私底下却纵容儿子虐|杀女子呢?可见这名声和学问跟人品并不怎么挂钩的。

  王厚德原本见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范阁老这边吸引了过去,松了一口气,向儿子使眼色让他把儿媳妇的嘴堵上带走,王耀宗刚想动作就见众人的视线又回到了他们身上,吓得连忙收手。

  范允却是在之前那人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沉了脸色,他扫视了一圈却没找到那开口之人,今日书院里的书生太多了。

  范允这会儿已经明白了,今日这一桩桩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冲着王厚德父子来的,背后之人的目标是他范允。这王厚德父子不过是个引子。

  原本范允还能仗着自己的名声稳住众人,可是因为有了王厚德父子这么个前车之鉴,他以往积累的那些名声就不起作用了。

  范允想清楚之后也不再多做辩解,他淡声道:“这里是京城,不是闵阳,本官就算有再大的脸面也做不到在天子脚下一手遮天。你若真有冤屈只管去衙门里告,若真是范家有罪,自有公道给你,若你是受人指使前来诬陷,也有公道给范家。”

  众人觉得范允说得在理,纷纷点头。

  范允说完这句便不欲在此多留,他心里清楚留在这里跟一个妇人掰扯,无论是输了还是赢了都对他不利,他对老山长拱手一礼,便下了闻道台打算离开。

  那妇人狠狠瞪着范允,仇恨的目光似要把他生吞活剥,不过她却没有上前阻拦,只是大声道:“我拼死逃出范氏族人之手来京,就是为了寻一个公道,你范家终将恶有恶报!”

  有书生见范允走了,便对那妇人道:“你若是要告官,我给你写状纸。反正今日写一张状纸是写,写两张状纸也是写。”

  那戴孝的妇人闻言连忙哭着感谢,“多谢诸位恩公,多谢。”

  王厚德父子见范允走了,也想跟在他身后一起离开,王耀宗一把擒住了妻子手腕要拖她走,却见一队身穿软甲的禁卫进了闻道院。

  刚刚走到门口的范允和王厚德父子都停了下来。

  范允面色还算镇定,王厚德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出了一头冷汗。

  禁卫中带头的人是元渐,他的视线在在场之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最后指了指王厚德父子的方向,沉声道:“把王耀宗拿下!”

  元渐话音刚落,就从他身后走出四个禁军,直奔王耀宗。

  王耀宗大惊失色,连忙放开妻子的手躲到了自己父亲身后,“爹!救我!”

金枝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611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