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懂事了不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s.com 烂柯棋缘第413章 懂事了不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之后一段时间,计缘除了在家中过了一段清净日子,也看过了敕令雷咒的状况,比起之前的力士符而言要好很多,雷咒本身的特殊性让它已经压制住了雷劫的影响。

  但也因为雷咒的声势较大,不适合在居安小阁这种地方细致研究,所以计缘也暂且收着不过于深入查探,反正雷咒的情况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变化的。

  腊月下旬,宁安县迎来了一波冷气流,气温虽然下降得厉害,但县中的气氛也越来越喜庆,家家户户贴联子挂红灯,庙司坊城隍庙那边也张灯结彩的。

  由于特殊情况,居安小阁今年自然并不冷清,不过因为有时候太过吵闹引得计缘不喜,所以小字们也克制了不少,至少不会肆无忌惮耳朵散发自己的音量,说话不会太急促,会柔和一些。

  腊月二十五这一天,计缘正在院中提笔继续推衍着任道而重远的袖里乾坤,而院外则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很快“咚咚咚……”的敲门声就在院门处响了起来。

  孙福才敲了几下门,就发现居安小阁的院门只是虚掩着,敲了两下就被微微推开了一下。

  “进来吧,门没锁。”

  计缘的声音从院中传来,孙福看了一眼旁边的孙雅雅,低声再叮嘱一句“知礼数”,随后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推开了居安小阁的门,见到计缘正伏身在院中石桌上提笔书写。

  计缘抬起头来看看来者,孙福手中提着东西,一只麻袋和一瓶酒,而孙雅雅则紧紧跟在孙福旁边,虽然穿着厚厚的花棉袄,但小脸依旧被冻得通红。

  “计先生,给您带点年货,袋子中是家中的腊鸡、腊鸭和腊肉,还有灌肠,都是自己家腌制的,这瓶酒是酒坊打的,您可千万别嫌弃啊!”

  孙福展示了一下袋子,一副笑呵呵的样子,随后看向自己孙女,后者连忙乖巧说了一声。

  “计先生好!”

  “都好都好!”

  计缘还真没推辞,笑着谢过。

  “多谢好意,东西就放厨房吧,计某现在笔迹不能断,就不离桌帮你了,外头冷,你们先进主屋去坐吧。”

  “哎哎,您忙您的,这点小事我来,我来!咱就是送点年货,家里还有事呢!”

  孙福忙不迭提着东西进了厨房,而孙雅雅则没有跟着进去,就在小院里东张西望,主要的注意力还是在计缘身上。

  她一脸好奇的张望着计缘写字,觉得动作很好看,不由的就接近几步,随后再看向桌面纸上的字,觉得字更好看。

  孙雅雅原本来时那种要去陌生人家做客的拘谨感,不知道为什么在到了居安小阁之后就没了,爷爷离开她都敢凑近外人了。

  计缘瞧着这个不知不觉已经凑到了石桌边上的小女孩,一面推衍手上不停,一面则分神看着她,虽看不清长相细节,但也有种朦胧的可爱。

  见她看字看得认真,便和声问了一句。

  “识字了么,看得懂纸上写的什么吗?”

  孙雅雅抬头看看计缘,摇了摇头。

  “还没识字呢,爷爷说等过了年就送我去学塾,到时候夫子会教我识字读书,就能看得懂了。”

  上次见面小女孩一言未发,这次才听到她说话的计缘,觉得孙雅雅的声音很清脆,完美符合了他对这孩子声音的想象。

  “呵呵,读书识字确实是好的,多看书能增长眼界,若是学塾里有男孩子笑话你女子也来上学,不用理会他们。”

  “嗯!”

  孙雅雅点了点头,再上下看看计缘。

  “大先生,您不冷么?”

  小女孩自己穿得可厚实了,不光是花棉袄花棉裤和保暖鞋,里头内衬也好几件,就这依然因为降温被冻得小脸通红,而看看计缘,怎么看怎么觉得冷。

  计缘只是摇了摇头笑道。

  “你别看先生我好像穿得不厚实,其实啊,衣衫内塞了好几件棉内衬呢,可暖和了。”

  “真的么?”

  孙雅雅将信将疑的看看计缘的前胸后背,看起来也不鼓囊啊,再看看自己,都圆了一圈。

  “雅雅,不要打扰计先生写字!”

  孙福从厨房出来,说了孙雅雅一句,然后赶忙对着计缘问一句。

  “计先生,雅雅没打扰到您吧?”

  “不碍事,雅雅乖巧得很。”

  孙福双手在衣服上搓了搓,只要是夸奖自家孩子的话,他都爱听。

  今天过来也就是给计缘送点年货,值不了几个钱,但孙福自认这也应该是一份心意。

  如今年纪大了,又见到计先生回来,越发能感受到当初自己父亲那份朴实的智慧,对于计先生这种奇人,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而且计先生之前也说了,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他,退一步想,以计先生和尹公的关系,很多事情都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吧。

  本来该放下东西就走的,但看到计缘独自在院中写字,加上孙福刚刚进了厨房看过,基本上除了米缸还有点米,居安小阁这边简直就是根本没有为过年做好准备。

  于是孙福也走近石桌几步,犹豫一下对着计缘道。

  “计先生,我们孙家,我兄长和我两家人年三十都是一起过的,人多热闹,我想着,要不您今年也到我们家,和我们一起分岁?”

  计缘手上不停,一笔一划落下极快,一个个铁画银钩韵味十足的文字在纸上形成,嘴上对孙福的好意自然是谢绝的。

  “孙先生的好意计某心领了,不是计某不赏脸,除夕家宴之刻还是你们两家团员独享好些,省得大家两边不习惯。”

  本来孙福该再劝劝的,但计缘这话说得温和,却莫名有种不可辩驳的感觉,让孙福嘴边的话脱口的时候就变了。

  “哦,那先生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可尽管来找我啊,您知道我们家在桐树坊,随便找个人问都认得的。”

  “呵呵,晓得了,我记着呢,而且新春之际我也还要出去一趟。”

  “啊?您又要走?去多远,走多久啊?”

  孙福惊愕的问了一句。

  “不远不远,不久不久,很快会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呃,那老汉我就,告辞了!”

  孙老汉心下稍安,朝着计缘拱拱手,随后也牵过了孙雅雅的小手,准备离去,不过计缘这会叫住了他们。

  “两位稍等片刻,容计某写完这一列。”

  计缘下笔速度依然不快不慢,从容不迫的将今日推衍的最后一列文字写完,笔尖在尾端轻轻一点,纸张有微弱华光闪过。

  这时候,计缘才直起身来,握笔朝着孙福拱手。

  “怠慢了,已经是年关了,孩子上门是要喝糖茶给压岁钱的。”

  计缘说着就要往屋内走去。

  “哎哎哎,使不得使不得呀,计先生,雅雅怎么能拿您的钱呢!”

  孙福赶忙跑过来拦着,一面还转头对着孙雅雅说道。

  “我们雅雅也不要压岁钱是吧?”

  孙雅雅站在那咬着嘴唇没说话,显然是很渴望压岁钱的,这看得孙福又气又好笑。

  “那这样吧,给孩子泡一杯糖茶暖暖,走回桐树坊也得有一会呢,今日天寒,我这有种特别的糖汁,喝了身子暖,这总不能拒绝了吧?”

  计缘笑着看过孙雅雅对着孙福道。

  “这……那谢谢计先生了!”

  计缘点点头,走回了厨房,明明今日没有生火烧水,但还是片刻就端出了茶壶茶盏,说是给孙雅雅泡糖茶,但喝茶哪有只给小孩子倒的道理,所以孙福自然也是有一杯茶水下肚的。

  等孙家老小离开居安小阁,走在县中的街巷上,只觉得浑身暖暖的,大冬天的寒意都被驱散了。

  “爷爷,这糖茶真好喝,又清甜又解渴,喝了还好暖和,我还想喝,您去计先生哪里买的糖和茶叶,我们家也弄一些好不好?”

  路上孙雅雅很天真的这么问孙福。

  “傻孩子,这糖茶哪是能买得到的呀!”

  孙福一只热乎乎的大手牵着孙雅雅只是走路,心头也和身子一样热乎,茶水一如肚子还不觉得,等离开了居安小阁没多久,从肚子开始就有暖流窜动,四肢百骸就麻麻痒痒又极其舒服。

  人老成精的孙福哪还能不明白一些事情,这趟年货,送得真值了!

  等孙家离去,计缘才收起了院中桌上的一叠纸张,今日推衍足足二十多页,其上的文字也密密麻麻,扫过手中纸张一眼再闭起眼,今日所得已尽在心中回味。

  良久,计缘双眼再次睁开,手中的纸张已经化为粉尘散去。

  “童大夫来过了,朱大人来过了,现在孙家也来过,不至于让人年里年外都扑个空了,正好年货也有了!”

  之前几波人送来的东西,早已在入了厨房的时候都收入袖中。

  计缘抬头看了看牛奎山的方向,几息之后,人已经好似化入一阵清风吹向牛奎山。

  没多少工夫,计缘已经到了当初牛奎山讲道的月台上空,从天上往下望去,正有一只赤狐学着人盘腿坐在月台上,两只前爪上下错位好似在掐诀。

  “倒是长进不少了!”

  轻缓的声音传来,胡云的耳朵微微一动,睁开眼抬头望向天上,再三确认后才见到真的是计缘,脸上顿时流露出狂喜之色。

  “计先生!真的是您,真的是您!我以为是幻觉,我以为又是幻觉!真的是您……”

  赤狐的声音兴奋至极,到后面甚至流露一丝哭腔,陆山君走后,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孤独感。

  计缘的身影缓缓落下月台,而赤狐也已经一下跃到了他身边,任由计缘伸手抚了抚背上火红蓬松的毛发。

  “想不想去看尹青?”

  “想!”

  计缘看着抬头的赤狐。

  “他这些年都没回宁安县,你不怪他?”

  胡云摇了摇头。

  “不怪他,尹青是有大抱负的,我知道他这些年很忙很忙!”

  “呵呵,懂事了不少,走吧,我们去大贞京都。”

  计缘挥袖间拂过赤狐,下一刻带着胡云一起升天而去。


烂柯棋缘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6452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