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谁说我要追回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s.com 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第744章 谁说我要追回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744章 谁说我要追回她?

  一时间,她捧着胸针的手忽然停顿住了。

  她现在手上捧的不是胸针,是不知道多少个亿啊……

  云安安正纳闷着,忽然感觉苏酥抱住了自己,“……你干什么?”

  “让我蹭蹭锦鲤的运气,争取明天就能把小叔叔睡到手!”

  “……”

  云安安毫不留情地将她给推开,拿起手机给玉食府那边拨了通电话过去。

  胸针上贵重的岂止是那颗黑珍珠,边缘镶嵌的蓝钻更是价值不菲,却只是为做衬托……

  难不成玉食府人傻钱多?

  得到玉食府经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回答后,云安安终于相信了玉食府是真的人傻钱多。

  “唔?”右侧的房间里悄默声地探出颗小脑袋来,往客厅里一扫,瞅着正美得冒泡的云安安看了会儿,就又缩回了房间里。

  ——妈咪刚刚到家,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大概是捡钱了吧。

  ——嗯。

  ——你这样永远都追不回妈咪的!

  ——?

  ——你想妈咪了不亲自来见她,也不告诉她你关心她,就算地下情报做的再好,也是没用的!

  ——谁说我要追回她?

  这回轮到小团子脑袋上冒问号了,所以大魔王每天让他汇报妈咪去了哪里做过什么,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心情怎么样……是为了消遣他吗??

  小团子大眼睛咕噜噜一转,然后打字哦,原来是我会错意了,本来看在你是我亲爸比的份上,还想帮你争取下为数不多的机会,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那边沉寂了良久,就在小团子以为他不会回复的时候,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谁在追求她?

  “哼。”小团子轻哼声,没再回复那边。

  景宝这话并不是为了气霍司擎故意撒的谎,事实上想要追求云安安的男人并不在少数,只可惜他们越不过霍司擎那座高山,只能歇了心思。

  现在云安安回归单身,没了这座碍事的高山,那些没死心的人自然就蠢蠢欲动起来。

  然而你追任你追,云安安拒绝起人来也是个莫得感情的。

  被拒绝过一两次的人都自觉放弃了,但被拒绝了六次还能不死心的,就只有一个人。

  翌日,云医馆内。

  看到堆放在休息区沙发上的花束,云安安的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她看向沙琪玛“不是说不让签收的吗?”

  沙琪玛一脸揶揄,“这束花是小沉让人送的,他人还在国外,不过心意倒是到了,就看你收不收了。”

  江随沉送的?

  云安安这才发现这些花束并不是前几天送来的路易十四玫瑰,而是小雏菊。

  花束上面还附带着一个别致的锦盒和一张卡片。

  多亏你的药,幸运捡回一条命。

  他只字没提今天是什么日子,但只简短两句话,就让云安安歇了把花束和礼物退回去的心思。

  “要我把东西退回去吗?”沙琪玛故意问。

  云安安一脸郁闷,“他都说这是救命的谢礼了,我要是还拒收,不是刻意寒了人心么?”

  就在这时,每日例行来医馆送花的小哥准时到了。

  “请问云安安小姐在吗?有您的花束,麻烦请您签收一下!”

  这回不用云安安开口,沙琪玛就以她花粉过敏的理由,再次花束给拒收了。

  “真不知道这些男人到底是痴心不改还是自尊心作祟,越是得不到的人就越想得到,你都拒绝这么多回了还硬要送。”沙琪玛吐槽道,“你是买不起花还是买不起花店?”

  “就是,鲜花再漂亮没几天就会枯萎,一点都不实用。”一旁的配药员一脸赞同沙琪玛的话。

  沙琪玛笑了声,“你说追人哪是这么追的?他们恐怕连安安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几朵花几样礼物就想把人哄到手?做梦!”

  配药员一脸好奇,“那老板喜欢什么?”

  正在看这个月度账目的云安安终于听不下去了,面无表情道“我没有喜欢的东西。”

  “请问云安安小姐在吗?”门口再次有声音传来,不等里面的人答话,一箱一箱的东西就开始往里面搬。

  刚想拒收,云安安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不由得起身走上前去看。

  如果她没闻错的话,箱子里装的应该都是药材。

  “麻烦您在这上面签个字。”工作人员礼貌地把笔递过去。

  云安安的眸光黏在箱子上都快挪不开了,“这是谁送的?”

  “对方让我们对他的个人信息保密。”

  “啊……”

  “说是一定不能告诉您这是“景宝大爷”送的。”

  云安安……噗。

  除了她家乖宝,也没人能说的出这种话了。

  把名字签好后,云安安就迫不及待地拆箱子了。

  沙琪玛和配药员看着云安安对着那些药材宝贝得不行的模样,相视一眼。

  果然,人类的本质就是真香。

  那些送花的男人大概打死都想不到,云安安她不喜欢花,反而对草很感兴趣……

  …

  景宝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云安安就把他复学的事情给提上了日程。

  景宝之前的班主任领着云安安和景宝往校长室走,一边提醒她“新来的校长脾气不太好,多少请您忍一忍……”

  想到云安安当初徒手捏碎花盆的场景,班主任就后背发凉,生怕这位暴躁妈妈在校长室也来上一出。

  云安安欣然点头,“您放心,我脾气很好的。”

  班主任“……”这话说出来您不虚啊。

  进了校长室后,班主任把景宝因病休学的情况解释了一遍,然后请他在相关资料上签字。

  长相颇为严厉的女校长扶了扶眼镜,从那叠资料中抬起头来,打量了几眼乖巧站在云安安身旁的景宝,才道。

  “云女士,您应该知道我们这是贵族幼儿园,所教的课程和普通幼儿园不同,您的儿子休学时间长达几个月,再回到从前的班级,恐怕有点难。”

  云安安颔首,“这个您放心,逸景在家的时候有自习,不会落下太多的。”

  说不会落下都是谦虚的,估摸着高中以下的题目都难不倒他。

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 https://www.prpcoin.com/html/book/7570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