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有点想吐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三十二章 有点想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公主,是臣失手冒犯了,您没事儿吧?”

  阿绫整个人缩在一起,低眉顺眼的,看起来小心翼翼忐忐忑忑的模样,一半是“人设要求”,而另一半则是因为她确实还有些后怕。

  不管怎么说,把皇帝的女儿给爆头了,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出来的,而阿绫素来不是做了亏心事还能面无愧色的人。

  她觉得自己还是多少有点良心的。

  “没事,本宫没事。”贞阳公主顺手扔了方才接住的枕头,而后抬手稍稍抚了抚鬓发,笑道,“本宫还当驸马真的是个无求无欲的圣人呢。”

  “公主此意,臣不知”阿绫拱手,同时微微低头,以掩饰她抽搐不止的眼角。

  不,她其实是知道的,不仅知道,还知道她真的药丸。

  看样子,多半让这位公主殿下误会了什么。

  话说公主府这帮子人上至主子下至仆役,这过脑补的能力也是没谁了。

  “你不知,我知。”贞阳公主笑着拉起阿绫举在面前的手,“驸马这通脾气发得深得我心。”

  深—得—我—心。

  她就知道!

  阿绫看着贞阳公主如抹了蜜一般的笑容,不知为何,脑子里响起了一首歌“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不好,有点想吐!

  她要忍住!

  不行——

  忍不住了

  阿绫拍着胸口,干呕了几声。

  “驸马这是?!”贞阳公主看着面色涨得通红的太史公,一时傻眼了。

  “臣无事呕”阿绫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只觉得浑身不断地战栗,胃里更是一阵酸水直往上返,直冲喉咙。

  看来,这阵子呕吐感,凭干呕已经抚不平了。

  此刻,阿绫已被胃里反复的难受感冲得七荤八素都不晓得了,脑中仅存的唯一理智,便是伸手将拉着她的贞阳公主一推。

  求生本能地告诉阿绫,她如果不推开贞阳公主,等等一准精准吐她一脸。

  “呕——”

  下一秒,阿绫果然应声而吐,离她最近的贞阳公主成为本次呕吐事件的最大受害者。

  她身上那条凤穿牡丹的云锦留仙裙,瞬间被黏黏糊糊还散发着难闻气味的不明物体所糟蹋,原先曼妙绝伦的刺绣此时已是看不出什么模样。而她本人更是花容失色,凤眸错愕地瞪大,愣在原地。

  吐出东西的阿绫倒是浑身舒畅了,智商也随之直线上升。她不忍直视地看着事故现场,实在不明白为何自己今日无意为之的行为,从结果看都像是刻意针对贞阳公主似的。

  前面糊了人家一脑门枕头,现在又吐了人家一身,还好死不死全吐在她衣服上,外面愣是一滴没落,如此“精准投放”让阿绫也无话可说了。

  同为妹子,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毕竟,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而且,她直到吐出来才发觉,自己想呕吐的原因,和贞阳公主甜到发腻的笑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纯粹是因为她饿了太久,连着三顿,吃多了。

  “驸马这是积食了。”公主府里的胡大夫切脉之后,捻着一缕胡须,客观而冷静地给出阿绫呕吐的真实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躺在床上仰着头的视角问题,阿绫觉得胡大夫的眼角充满了鄙夷。

  这个老头子一辈子给贵人看病,大概头一次看到吃撑着的人。

  “老夫这就给驸马开些助消化的药,连着服用两日,自然便会痊愈。”胡大夫说完之后,见贞阳公主点了头,这才退下去开药去了。

  不用再看这老头子鄙夷的眼神,阿绫多少舒服了些。

  “驸马没事就太好了。”贞阳公主坐在床边,一手抓着阿绫的手,一手用帕子点着眼角的泪花。

  阿绫

  她这模样,就好像自己快要挂了似的。

  而且这女人的眼泪说来就来,真是可怕。

  阿绫还记得,刚才就在自己觉得药丸的时候,面前这个如今擦眼泪的女人,如何淡定地一脱沾污的外裙,而后又把吐得两脚虚浮的她拖到床上的。

  仿佛被吐了一身的人,根本不是她似的。

  正常人这种时候都会叫一叫吧,更何况她是个娇滴滴的公主。

  等等,娇滴滴的公主

  这个演技派娇滴滴吗?

  阿绫觉得根本没办法按常人的脑回路来揣测贞阳公主的行为。

  “本宫就说驸马怎么怎得如此瘦弱,原还以为是体格天生如此,没想到竟是长年累月给饿出来的,天哪”说着说着,贞阳公主珍珠般的眼泪珠子又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

  阿绫在心中默默摊手,你们瞧,就算她啥都不说,这位公主殿下也会给她找补些听起来很在理的原因,关键这些理由竟然还歪打正着了。

  想想,司马家代代清正廉洁,到了这一代,偌大的太史府就一老头子并一女娃,那厨子做出来的饭又比猪食还难吃,她就住了不过一个月,就快被饿疯了,更何况原主小姐姐挨了这么十来年,得被饿成什么样子。

  吃得胖就见鬼了。

  是她饿得太狠,以着在现世时自己的极限饭量吃了,压根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了。

  “驸马放心,有本宫在,驸马今后断不会再过这样的日子了。”贞阳公主抽泣着,还不忘给她保证。

  阿绫只能感激地笑了笑,道“公主不怪罪臣,便是臣莫大的福分了。”

  “瞧你说的,本宫如何怪你呀。”贞阳公主抬手摸了摸阿绫的脸颊,眼睛里都是眷恋和疼惜,“心疼你还来不及呢。”

  阿绫倏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大意了,大意了,她一时忘记自己和这位公主殿下夫妻的关系了。

  “承蒙公主殿下爱护了。”阿绫忍下一身恶寒,客套了两句,“不过,方才公主殿下果断的处置方式,可真令臣刮目相看啊。”

  “泓渊那孩子也是自小身体不好,本宫已是照顾顺手了。”贞阳公主笑着解释道,“哦对了,今早睿王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泓渊昨夜醒了,病情也稳定下来了,现在满朝上下都说是我们这桩婚事的奇效呢。”

  阿绫

  合着,她还真把那位病·娇的睿王殿下给冲活了?

  封建迷信要不得啊!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反正我不信。

  臻臻反正我信了。

  阿绫你信个鬼哦!

  臻臻对,我信你)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