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地主傻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二十二章 地主傻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楚子寻,楚老七,楚少爷,楚家独苗

  他一生下来,就有着许多的称呼和身份,也因此,一生便注定不只属于自己。他很早就意识到了这点,并自愿为楚家奉献一生,这多少让楚老爷颇为老泪纵横——生了七个娃,盼到的这个不仅是个男娃,还总算有些出息。不然,假若是个败家精,楚家家大业大的,那可真愁死个人了。

  但他也是个活得潇洒肆意的人,因为有能力,所以年纪轻轻就可以在有限度的范围内自由的生活。而且他是个心胸开阔的人,天生的乐观派,也并不为如此大的家业如何发愁,他广泛的结交各类朋友,为自己未来的生意铺路。

  百里臻就是他狐朋狗友,啊,是众多朋友中的一位,但是,他们从来都假装不认识。准确说是百里臻不愿意“认识”他,楚子寻也就只能“不认识”他。

  和高洁的睿王殿下没有任何交集的纨绔子弟楚少爷,被睿王殿下理所当然地当狗一样使唤,这些年来整日在天下四方乱跑。这不,刚刚回给东裕那位跑来大汉不打招呼的容太子爷点儿颜色瞧瞧,屁股还没坐定呢,就颠儿颠儿地一路北上,终于是赶在百里臻入北翟之前到了神龙山脚下。随后,又是一番折腾,这才如此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远远瞧着那被树干大石堵住的官道,楚子寻骑在马上直呲牙。

  哎,活着,不好吗?没事儿干嘛非给那尊神仙找不痛快啊。

  是了,人人都道大汉睿王殿下乃神仙下凡,可一直也没指明,这位下凡的神仙,究竟是什么品种的哦他的意思是说,是哪一路神仙。

  长袖善舞的楚少爷以自己与睿王殿下这么多年的交(孽)情(缘)保证,百里臻他丫就是一——

  煞神。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很多人肯定不信,毕竟瞧这厮长得是白白净净仙里仙气,又整日喜欢用白衣服捯饬自己,看上去是比小爷他这个在红尘烟火里滚的还要好看那么几分,但楚子寻心里头门儿清,这是百里臻的“对敌武装”,自己人谁不清楚他的面子里子什么色儿的啊。

  和百里超这个面慈心黑的伪善人伪君子比起来,百里臻伊就是五脏六腑心肝肠肚彻底的黑透了。至今,楚子寻仍不明白,这样的百里臻到底哪里还有脸嫌恶百里超。

  当然,作为煞神手底下的“走狗”,楚子寻也没脸说什么的了。

  他一边下了马悄悄上山,一边在心里暗骂那个给百里臻找不痛快的傻子。等抓着那傻子之后,楚少爷寻思着得亲手给他两刀。要不是这夯货,他哪至于赶了几千里路之后还要爬这诡得要死的神龙山。

  楚子寻南山这一路走得很顺,到了山顶,他还好心情地拿出怀里揣着的小银镜,照了照自己的模样。这银镜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的万芳斋里搞来的,银丝绞合而成的外壳上嵌着星星点点的红宝石,漂亮而结实,便是一不小心将镜子摔在地上,这设计巧妙的银绞丝也会将里面的镜子好好得保护起来。那镜面也清楚得仿佛水镜子是的,清亮里透着光,比模糊昏黄的铜镜面成像清楚不知道多少倍。

  楚少爷看着自己映在影子里的脸,满意地扬了扬眉。虽然一路跑得灰头土脸的,但灰头土脸的楚少爷照样光彩夺目。

  楚子寻像个骄傲的孔雀一样,又将他的小银镜收回了怀里,然后昂着他的高傲到仿佛瞬间长出雀翎的头,从南山爬到了北山。

  一脚刚踏进北山,他又开始呲牙了。

  奶奶的熊,居然有人敢在楚少爷面前使用阵法,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楚少爷是谁啊,楚少爷可是大名鼎鼎的

  唔,这可不能说,说了马甲要掉了。

  而且用吧还用这种不痛不痒的,什么用云雾将人分开,他们真以为把百里臻周围的左膀右臂调开了,就能奈何得了这尊煞神吗?完全是以卵击石自讨苦吃。

  百里臻的心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不太美妙的。

  那么,现在就要屁颠儿屁颠儿赶过去的小爷他,岂不是往枪口上撞?

  楚子寻恨得直咬牙,决定等腾出手空了收拾这蠢货的时候,再多捅个七八十来刀吧。

  因为此时天刚蒙蒙亮,爬了一天又一夜山路的楚子寻困得直打哈欠,气骂完之后,便在山中寻了个树多的地方睡了一觉。

  楚子寻轻功高绝,只要寻一两处支点,他便能躺着入眠。大概因为这段时间实在太累,他这一日是听到远处传来的人声才醒的。

  这会儿在北山的人

  楚子寻扒开树叶远目,这一看可不得了,他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情!

  瞧瞧瞧瞧,那朝东边跑过来的白衣男子,不是百里臻是谁?只是,他怎么是用跑的

  呦呵,我的天,竟还是被个小公子拉着跑的!

  为避免自己以偏概全,楚子寻不着痕迹地下了个阵,他这阵与旁的阵不同,好出难进,目的就是为了免得那些乌七八糟的家伙,打扰他对百里臻进行定点观察。

  收获与付出成正比,趴在树上盯了好一会儿的楚少爷,顷刻间便赚得盆满钵满:百里臻一路上都没有主动开口叫那小公子松手。

  天哪,大新闻啊,洁癖精百里臻居然还有和别人手拉手的一天,那人居然还是个男人!

  他就说百里臻这家伙这么多年怎么就一直不解风情不落红尘,原来是原来是

  诶呦喂,天家的这颗独苗长得可真是太板(歪)正了!

  楚子寻非常想笑,想哈哈哈哈地放声大笑,只是怕被百里臻发现,他只能辛苦忍住。

  只不过,能让百里臻动了心思的小公子,也很让人好奇啊。

  难不成,比他还美?不然,怎么百里臻与他相识这么多年,他愣是一点没看出来他有这种爱好。

  楚少爷自然不是龙阳之癖,他喜欢胭脂美人,只不过,自认为是美的化身的楚少爷,嫉妒一切比自己美丽的存在。

  百里臻的存在,就很让他嫉妒了。但对方实力强大,久而久之,这份嫉妒就淡了。

  现在,他开始嫉妒百里臻的这个“相好”了。

  谁曾想,后面居然迭起,那小公子瞧着年纪不大,说出来的话却跟抖包袱似的一茬接一茬,还堂而皇之甩了百里臻的手!躲在树上的楚子寻再也忍不住了,冒着被杀头的风险浪笑开来。反正他轻功好,百里臻实在打过来了,他打不过就跑呗,总归是有条活路的,可如今若是不笑出声的话,只怕是要被活活憋死。

  走到近前,楚子寻才看清这小公子的模样,对方居然是刚刚与贞阳公主成婚的太史司马迁!

  人人都道是太史头顶青青大草原,可谁想,如今贞阳公主头上也绿了呢?这醉人的绿,还是她的胞弟睿王殿下亲自戴上去的呢!姐夫和小舅子什么的

  睿王殿下这一手,妙啊。

  楚少爷表示,自己是个开明的人,不会因此歧视睿王殿下或者太史的。不仅如此,他还要做见证人,见证他们找到属于彼此的幸福。

  “楚少爷。”

  楚子寻正在异想天开想七想八,阿绫便开口唤了他一声。

  “不敢当不敢当。”

  楚子寻忙摆手,嫂子,叫小弟楚七或子寻就行,自家人别客气。

  楚子寻虽然与百里臻年纪相当,但他觉得,自己得唤面前这位的驸马爷一声“嫂子”,以示对他们二人的尊重。

  楚少爷虽然觉得自己心思活络异常,还特别有眼色,但他的行为举止在阿绫眼里看来,简直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傻儿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最多说也就是个长得好看的傻子吧。

  要是她是他那位首富老爹,瞅着生了七个才出来的这种的德行的蠢儿子,才真的要万念俱灰散尽家财剃头出家呢。

  这么一想的话,还是百里臻好些,尽管他总时不时要病危一下,不病危的时候偶尔还要黑黑脸。

  阿绫如今越来越发现,其实并不是百里臻怎么样,而是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太不正常,衬托出他非常好,这就是对比产生美。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阿绫还特别认真地朝百里臻看了看,而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百里臻:

  “楚少爷。”

  阿绫再次咬了咬牙,坚决不用“楚七”或者“子寻”这种听起来和楚子寻关系非凡的称呼。

  不好意思,她真的和他不熟。

  楚子寻这么主动地自来熟,她也没办法,又不是她让他贴上来的,他热脸贴了冷屁股,那也是他自找的。反正啊,她就是这么一铁石心肠的人,特有原则那种,坚决不为所动。

  “好吧,驸马爷。”

  楚子寻大抵没想到,这个长得文文弱弱的驸马爷,嘴犟得跟铁打的似的,任他费尽口舌千说万说,死活不肯改口,硬是要和他保持距离。可怜长袖善舞的楚少爷马屁没拍上,一不小心拍到马蹄子上了。

  他有些悻悻地抱拳又唤了面前的阿绫一声,算是认栽了。

  阿绫略略扬了扬眉,表示接受了他不怎么诚心的服软。

  楚子寻撇了撇嘴,似乎还有点小脾气。他的眼珠子滴溜溜转着,转到从刚才开始,就一个字也不言语的百里臻,霍得明白了什么。

  难怪了难怪了,他就说嘛,他们这位驸马爷年纪轻轻却如此不通变通,感情某人撑腰都撑到这种份儿上了。

  一个嘴硬的男人背后,总有另一个嘴硬的男人。

  楚子寻撇成水瓢的嘴唇咧出个笑,仿佛看了一出他自认为的精彩好戏之后,就不再计较方才未在阿绫这边讨到分毫的事实了。

  阿绫无奈,浅浅叹了口气,好好一个人,长得挺标志的,怎么就傻了呢?

  在现代的时候,阿绫就不喜欢这种略带点浮躁气息的花美男,她一贯觉得,这样的男人不怎么务实,是那种可能隔三差五就要撂挑子离家出走的混球。如是,她也顺带着不怎么待见起了楚子寻,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她不会和这样的男人产生任何交集。

  哪怕他长得还挺俊,哪怕他家里很有钱。

  阿绫将目光从面前一身红衣的“花蝴蝶”身上移开,落在了一旁的百里臻身上。

  此时此刻,这位仙人周身的黑气已然完全散尽,根本看不出他在方才在瞬间展现出的雷霆万钧之势。

  他就这样静静地立在那里,不在看她,也不在看楚子寻。他的眼神仿佛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又仿佛什么都没看,端得便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骗子!

  阿绫眼睛眨了眨,便见他在她眨眼之间,将不知道看什么的目光收了回来,落在了她的身上。

  阿绫的目光也不闪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百里臻长得漂亮又干净,怎么看是怎么舒服,越是看越是舒服,和某位长得扎眼的楚少爷对比之后,便更显得养眼了。看着他,阿绫并不怕自己累眼睛。

  这叫什么,偷瞄一时爽,一直偷瞄一直爽。

  百里臻对着突然胆子肥了敢直直看着他的小丫头,一时摸不清套路。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不知道为什么,在胭脂红尘里受尽喜爱的楚子寻,在阿绫的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反倒是他比起楚子寻来受待见多了。

  睿王殿下才不在乎谁待见不待见他呢,哼,哼唧。

  从事件中心退居边角的楚子寻,见二人眼神打得火热,笑得便更祸国殃民了。

  余光里瞥到那妖孽的笑,阿绫嘴上并不打算轻饶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说来,殿下果真厉害,没想到,竟与楚少爷有交情。”还是那种一个叫对方“滚出来”就能麻利利滚出来,还一口一个“泓渊”的叫着的交情。

  说罢,阿绫又转头望向楚子寻,脸上的笑容非常之和善。

  是了,坊间可没半点睿王殿下和楚家少爷有交集的消息,再者以二人的身份,也注定不可能有什么交集呢。

  为何眼前这二人关系却不一般?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臻臻:我跟你说你不许觉得楚子寻比我

  阿绫:你放心,他就是一地主家的傻儿子。

  臻臻:没错,他那德行,傻子一个。

  阿绫:你是皇帝家的傻儿子,肯定比他好点儿。

  臻臻:呵:)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