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她要负责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三十章 她要负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殿下,臣罪该万死!”

  一时之间,阿绫凄厉的惨叫声直冲云霄。

  终于,还是到这一步了吗

  一直蹲守在马车附近的众人,无不于心不忍地摇了摇头。

  百里臻不好相处,大汉人人皆知。

  这并非是因为他为人傲慢、嚣张跋扈,正相反,在外人看来,睿王殿下虽贵如天神,却态度谦逊、爱民如子,是大汉老百姓心中当之无愧、心知肚明的储君。

  但,只可远观,无人敢近前攀谈。

  不过,这没什么的!神明不就是用来供奉的吗?

  老百姓似乎很愉快地接受了他们的睿王殿下这种矛盾至极的设定,并将他当作活佛拜了起来。

  百里臻似乎与生俱来有一种魔力,让人到达他身边三米开外便望而却步,一米以内原地狗带。便是他身边日日相处的无言无风等人,实则也不敢与他挨得太近,以免被乱七八糟的事情波及,或者因为把控不到位,一不小心惹毛了他们的殿下。

  睿王殿下的心,海底的针,摸不透,摸不透。

  好不容易最近来了个似乎与百里臻能微妙地进行和谐相处的太史,方才还登上了他的车驾,众人不禁伸长了脖子,等太史他什么时候被赶下车。

  不不不,这样说得他们很没良心,期盼阿绫被赶下车一样,他们才不是这么没节操的呢!

  事实上,睿王府众人还是很期待自家殿下有一个能说知心话的小伙伴的,只不过,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再加上,阿绫是个挺好的孩子,大家都不忍心看她受到伤害。

  等着,等着,就这么等到了现在。

  仿佛,已经预料到下一刻眼前出现的场景了呢!

  那么,太史大人究竟是被团成球扔出来,还是自发滚下来呢?

  众人不禁瞪着了眼睛朝车门口看去,胆小的已经捂起了眼睛,暗搓搓地透过手指缝看。

  车外的众人抻着脖子等了半天之后,却是既没等到被丢出车外的阿绫,也没等到百里臻叫人进去捉人的消息。

  然而,时间一点点过去,车内却再没有任何响动。

  事实上,自阿绫那声高喊声之后,百里臻的车内,便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平静,蹲守在车外的人们,愣是听不到一点儿声音。

  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最是让人心焦。

  这

  不符合一般的套路啊。

  想到了某种可能,大家不禁瞪直了眼睛。

  该该不会是被

  毁尸灭迹了吧!

  众人不自由,打了个抖。

  然而,就在大家都快按奈不住的时候,事情很快就有了进展。

  因为,那静得仿佛没人的车子里,突然向外丢了个体积不大的东西出来。

  很显然,这么个小东西,自然不可能是他们那位可怜的太史。但因为好奇,一直杵在旁边的众人,想都没想便赶紧拥过去去接,最后,是正处在这个方向上的隋清逸伸手接住了。

  接的姿势不太巧,这飞出来的盒子,落在他手上时,刚巧是倒扣着的。再加上百里臻丢出来的时候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收力气,隋清逸也没防备这盒子有什么别的幺蛾子,因此,在接住盒子的同时,他也被紧随盒子而来的风,被震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这还没完,因为没接着盒子,所以众人的目光此时又都随着盒子,顺势落在了隋清逸的身上,而后眼睁睁看着他抱着盒子,摔了个屁股蹲。

  真是要多丑气,就有多丑气了。

  隋清逸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脸当场就羞红了。

  “你们,你们看我作什么啊!”隋家三少爷的面子还要不要啦!

  围观的众人无不撇了撇嘴,瞧他们隋三少这不会说话的样儿啊,搞得他们多想看他似的。

  谁是看你的啊,大家都是看那盒子的好嘛,只不过它恰巧被你隋三少拿着了,大家只能被迫欣赏你的屁股蹲呗。

  只不过

  睿王殿下这一出手可真够吓人的啊,好在是隋清逸把这倒霉盒子接了去,他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祸害也就祸害了吧。

  到底是人多势众,被众人的眼神看得发虚,隋清逸也不敢说什么了。

  与此同时,“被毁尸灭迹”的阿绫,正跪在睿王殿下尊贵的马车里,苦兮兮地擦着地板。

  前一刻还勾得她口水直流的红豆团子,此时挺尸在地毯的水渍中,团子上粘着的糯米粉撒了一地,部分已经在水渍中化开,这使得阿绫“毁尸灭迹”的工作,变得难上加难。

  一切,不过在一瞬之间。

  看到百里臻皱眉之后,担心这位病弱的小仙男发病了,刚吃了人家嘴很软的阿绫,立马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快步绕过小几,跑到了百里臻的身边,准备送上最诚挚的关切。

  “殿下,您”

  她话还没说完,百里臻就抬起了头。

  百里臻原本正在为自己突发奇想的愚蠢想法而懊恼,事实上他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其妙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往上涌,控制都控制不住。不曾想,阿绫就这么突然小跑了过来。

  像个看到主人就扑上来的小狗子一样。

  真是见鬼了,一旦往“小动物”的这个方向想之后,看到她做什么,都会自动带入,而且无论怎么样,都觉得她无比可爱。

  阿绫跑到百里臻的身边前,他是半低着头的,此时忽然抬起头,阿绫才发觉自己与他离得如此之近。

  一时之间突然小于安全距离,让阿绫心中一慌,手下一晃,那宽大的袖子朝桌上一扫,恰是把百里臻刚刚倒给自己的一杯茶水,以及她吃剩了两个的红豆团子连盒子,一并朝百里臻扫了过来。

  根据受力方向、物体惯性、地球引力

  总而言之就是那杯茶大半全泼在了百里臻的身上,随后茶杯带着剩余一点的水落在了地毯上,而后落下的红豆团子,则纷纷离开了盒子,好死不死地在百里臻衣服被泼湿的地方滚了一圈,而后也落在了地上。

  阿绫:

  百里臻:

  她居然让百里臻湿身了?!这这这

  一切发生地太突然了,无论是阿绫还是百里臻,都没想到事情居然能变成这样。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之后,阿绫忽得感觉一阵寒气从心底向上冒了出来,随即她想也没想,本能地掏出怀里的帕子,朝百里臻身上沾了水渍的地方擦了过去。

  “对不起,殿下,我,啊不是臣”

  她内心慌乱,手足无措,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可还没擦两下,一只白皙的手便倏地一扬,打开她的手腕,制止了她下一步的行为。

  这一下不痛不痒,却打得阿绫的心被一扯。

  是啊,她在干什么呢,她把他的衣服弄脏,就已经够糟糕的了,居然还拿自己的手帕去擦

  是了,她的老毛病又犯了,给点阳光就灿烂,得意忘形得不是一点点。

  阿绫被那手腕上的力道一下子打垮了,她腿一软,跪在地上,有些绝望地喊道:“殿下,臣罪该万死!”

  大概是因为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太伤心太害怕了,一时之间,她没控制自己的音量。

  阿绫把头低在地上,并没有看见百里臻那只扬起的手,此时还定在半空中。他的眼睛里有些懊恼和惊讶,似乎是也没想到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样。

  但是,当他把目光落在脚边跪着的那个瑟瑟发抖的身影上时,一阵难言的无力感霎时席卷了他的心中。

  越是美好的东西,便越是脆弱。

  到底,有些东西,是留不住的。

  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留住。

  重活一世,他还是个孤家寡人。

  “够了。”

  男子的声音生冷而无情,一下子将这车内的温度降至冰点。

  阿绫的手指,不自觉死死抓着地上的绒毯,头压得低低的,半句话也不敢说。百里臻最是讨厌聒噪,她若还继续求饶,倒是不知死活了。

  下一步,就该是百里臻叫车外的无风,把自己扔出去了吧。

  凭借这些日子她和无风之间不算交情的“交情”,他下手的时候,应该不会完全无所顾忌吧。反正,只要不是使劲儿往地上猛掼,她多少都能苟活。

  虽然对自己的小命很是担忧,但阿绫对自己“下嘴”的时候,却也是不客气:

  她这素来趋利避害的脑子里,大概是真的装了“上等米田共”,伸着脖子往百里臻这里送,还多管这个不能惹的男人的闲事。活该,真是活该,被摔死都是活该的!

  阿绫怂成一小团趴在地上,等了半天,却是没等到属于自己的“死亡判决”。

  噫,啥情况,就算是死也给个痛快点的死法嘛!

  “既然知罪”正想着,那个已然站起来,高高在上俯视着她的男子,终于开了金口,“那就把本王的地收拾干净。”

  啥,判决是死缓,劳动改造是擦地板?

  哇,这

  她在做梦吗?

  “多谢殿下”阿绫颤颤巍巍地谢了恩,心中憋着的那口气却始终不敢松开。她小心翼翼地用两手撑起身子,而后直起腰朝前方看去,却见方才还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已然不知去向,再看一边通往内室的门帘,还在来回翻卷着。

  这是,去了内室?

  “呼——”

  见低气压终于回旋走了,阿绫终于将胸口淤积的那口气缓缓吐了出来。松了口气回过神来,她才发觉自己的整个脑门儿上和手掌心里,全都是冷汗。

  百里臻的威压,连昨日山上凌云阁百十号杀手加在一起都比不上。

  如果说昨日凌云阁的那股子杀气是想要你死,那么今日百里臻的威压便是教你生不如死。

  明明是这样

  明明是这样,他却如此轻易饶过了她?

  虽然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但是思及百里臻那要死了的洁癖症,这于他而言,便是顶天大的事儿。可即便如此,他除了当场冷脸之外,却到底敛住了自己的脾气。

  这,并不是百里臻第一次对她宽恕了。

  果然,他还是顾念着贞阳公主的面子吧。

  穿越至今,贞阳公主驸马这个身份没给他打来多少荣光,却是流言蜚语和落井下石居多,却偏偏,在百里臻这里,成了挡箭牌。

  「睿王与贞阳公主二位殿下感情甚笃。」

  那么,如果有一天,这样的百里臻发现她的真实身份的话

  只是这么一想,阿绫便不寒而栗了。

  绝对,不可以

  百里臻在内室换完衣服之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方才,他就是用这只手,打开了她的手。

  当时,他的本意并不是要去打她的,他只是想制止她不要乱动的

  一想起阿绫方才的动作,百里臻的脸颊和耳根处便不觉一热。

  可是

  在她看来,自己是发了怒吧,所以,她会害怕成那个样子,会跪地求饶,明明不刻前,那张脸还对着自己那般明艳地笑着。

  想抓,却抓不住。

  真是,事情只要和她搅在一起了,那边跟乱麻似的,越绕越紧,越绕越乱,根本解不开了。

  百里臻越想越觉得心烦,索性挑了帘子出去,就见那个正在“劳动改造”的人,跪坐在地上,先时地毯上沾污的污渍已经被她处理了个干净,可她却对着一个盒子垂眸不语,表情,似是还有些悲戚。

  悲戚?

  为了

  百里臻朝那盒子里一看,登时黑了脸。

  居然是为了那两个掉地上的团子!

  好,好得很。

  司马绫,你真是好得很!

  百里臻二话不说,抄起那地上的盒子就朝车窗外一丢。

  阿绫对着空空如也的地毯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惊讶地朝着换了身衣服之后已然落座的男子看去。

  她的目光从他的腿一点点往上移,移到他的胸膛,移到他的下巴,移到他的眼睛

  不对,她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

  阿绫的目光又从百里臻的眼睛一点点往下移,待移到他小腹左右的位置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整张脸瞬间爆红。

  她刚刚,拿着帕子,究竟擦了什么(w)?!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我刚刚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臻臻:你现在才意识到吗?

  阿绫:那怎么负责?

  臻臻:唯有,以身相许:)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