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原地散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四十五章 原地散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百里臻看阿绫那执着的背影,这原是和他无关的事情,他本可一走了之,可是想了想,他还是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他大概猜出来她要去做什么,只不过,他有些好奇,她究竟打算怎么去帮那名老者。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近来真的是越来越多管闲事了。

  这边,走到摊头前的阿绫,看着那老人,头脑里乱七八糟地想了许多之后,她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抿了抿唇角,没有说话,也在那一片狼藉的摊儿前蹲了下来,在几个囫囵的碗里快速地挑拣了起来。

  感觉自己这破烂摊子前突然多了个人,老大爷不由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细细地打量起蹲在自己摊前的女子。

  她低着头,看不清模样,看装扮是个已婚的妇人,家境当是不错,反正这样人家的夫人,是无论如何不会光顾他这样的摊位的。

  “这”老人哑着嗓子,许久没有说话的他,一开口声音就有些不甚清晰。

  而阿绫这时也挑好了东西,正好听到老人家说话了,便忙抬起脸来,对着他友好地笑了笑。

  她大抵是忘了,自己这张脸如今是多么丑得富有冲击力,尤其是笑的时候,简直是丑绝人寰,连成天和人打交道的老大爷,瞧着她这副模样,也是一愣。

  不过,都活到这把年纪了,谁还会根据皮相论人呢。一看她的眼睛,就知道是个热忱而善良的人。

  毕竟,这个时候这种情况,还有谁会相看他的买卖呢。

  当然,阿绫也没错过他眼神里的闪烁,笑得有点僵。

  是她错了,不该对自己的脸蛋下狠手,丝毫没考虑到长得太丑,是真的会吓到人的,特别是心脏脆弱的老年人。

  哎。

  她明明是奔着做好人好事的劲头来的,如今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一般,心里头的气都卸了一半。

  这见鬼的看脸的世界。

  算了,速战速决吧。

  她忙举着手里拿着的难得还没破损的瓷盘,笑着说:“可赶巧,这纹路和我家之前摔碎的小盘儿一模一样呢,我寻了可久了,终于寻到了,真谢谢您!”说着,她从衣袖里摸出好几个铜子儿来,全数都放在老人家的钱匣里。

  “可是”

  老人一看这女子一下子付了几个碗碟的价钱,一下子惊着了。再者,他东西方才摔在地上了,如今就算是完好的,也没那个心思再按原价买了,于是,他忙摇了摇头,又拿出几个,想还给阿绫。

  “不必了不必了,我都说是好不容易找着的,也算是个缘分吧。”阿绫摆手笑道,“家里东西摆件不统一,怪难受的,您就当全了我这个念想吧。”

  老人到底是做了这么多年买卖,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过,各种各样的事都经历过,哪能不知道这番话是她的推辞,只不过,这推辞说得彼此都舒心,而且,阿绫虽然钱给得多了些,却也并没有多得离谱,不会让老人受之有过重的心理负担。

  见事情已经说到了这种地步,倘若他再固执推诿,就显得不领情了。

  “谢谢您,祝您好人有好报。”老人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有泪光闪过,他张了张嘴,说着吉利话,谢过阿绫。实则他真想再拿出些什么回报于她,却囊中羞涩,如今竟连个好的东西也寻不出来给她。

  虽然钱不多,但足够慰藉老人的内心了,能有人关心他,他便觉得非常满足了。

  至少,隐隐看不见了方才那份深不见底的绝望。

  很多时候,微不足道的的慰藉,就足以挽救一个濒临死亡的生命,这并不是因为这份慰藉真有能起死回生的效果,而是因为,这慰藉背后的温暖,足以驱散痛苦和绝望带来的寒冷。

  哪怕一点点,哪怕一点点

  “也谢谢您老人家了,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阿绫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老人家遇着什么难事儿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出来摆摊受气,但她也希望他能渡过难关。

  并不是出于自我满足而做出的行为,从结果上来看,却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自我满足。

  比如,求得一份心安。

  其实,自我满足也并不是坏事,世人谁又能撇清积德行善和自我满足之间的关系呢。这种纯粹性,有时候讨论起来也挺没意思的,至少在阿绫眼中,只要最终目的是帮到了别人,那便是好事。

  做完该做的事情之后,阿绫便打算起身回去了,可哪想这就蹲了一会儿,她便觉得有些卸了力气,再加上手上抱了一堆东西,如今竟是有点起不来了。

  她有些丧气地皱了皱眉,也不管动作丢不丢丑,就先将自己挑了的那个瓷盘随意地塞进胸口的衣襟里,而后试图将所有的纸包都集中到左手,并打算空出来右手,等会儿撑着地借力一点点起来。

  却不曾想,她还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脖颈处便传来一股力道,将她一下子提了起来。

  提她起来的这个人因为跟在后面,故而看到了全过程,也听到了她说的每一句话。

  没什么技术性的“谎言”,是个人一听就能看穿她的本意,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与尴尬。

  她一身红衣,蹲在碎了满地的瓷片之前,朝她对面的老者,真诚地笑。

  她就如同一个小辈对长辈一样,称呼一位普通的老者“您”,就仿佛对她而言,这名老者与身份尊贵的王宫贵胄们在她的心中,被摆在了同等的位置上,而她,甚至还不忘在临走前,说一句“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上一世与这一世,她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人相比,有很多很多的不同,又或者说,其实他自始至终,根本没了解到她这不同的另一面。但尽管如此,也还是有不变的,就比如,这份质朴的善良。

  上一世的最后一刻,她也是对她这般笑的。

  明知是飞蛾扑火,明知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她也会去这样做。

  用她的善良,去温暖一个个受伤的灵魂。

  是啊,怎么会没有用呢?怎么会没有意义呢?

  那种浓郁到挣脱不开的黑暗深处的绝望,是什么样的滋味,他又怎能不知道呢?

  切肤之痛,入骨之伤,寒冷到灵魂之上的绝望啊。

  可是,因为有她,至少,在最后的最后,已经麻木的身心,竟然感觉到了温暖的滋味。

  「您不是一个人」

  至少,还有她。

  太阳逐渐升高,略有些刺眼的光线,透过云层,落在百里臻的脸上,让他一时有些晃神。他再一看,便见不远处的那个红衣服的小人儿,竟然站不起身了。

  真是蠢得够可以的了。

  没有思考,他快步上前,提着她的后衣领,将她拎了起来。

  这熟悉的方式,这熟悉的操作

  阿绫略一侧头,眼角的余光瞥到那一抹白色之后,就呵呵了:“哎呀,多谢夫君了。”

  甜得腻死人的声音里,透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活了这么些年,一次两次的被一个男人像狗子一样拎起来,这算是什么事儿嘛!

  再加上,方才这男人还有甩了她手的前科,所以忿恨之余,她倒是真怕这人等会儿就一发狠,将她整个人都甩出去。

  他若真是敢扔她出去的话

  阿绫决定,当街控诉他家暴,然后离婚,绝不手软!

  而这个场景下的第三者视角——那卖东西的老爷子,则还蹲在原地,微仰着头直发愣呢。

  之前,他瞧着这位好心人正犯难,本想帮帮她,又碍于礼法不知如何是好时,便见到一个形容肃穆而冷冽的男子走到了她的身后,以一种拎物件的方式,将她拎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女子是帮了他的,人嘛,本能的都会有偏向性,瞧着这男子下手不留情,他自然便担心那女子是不是遇着麻烦。老爷子有自知之明,晓得他打不过年轻人,正想要不要大声呼喊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便听女子叫那男子“夫君”。

  啥?原来这俩是两口子啊。

  哈?原来这俩是两口子啊!

  这该不会他老眼昏花了吧,要不周围年轻孩儿的眼睛给瞅瞅看,确定俩人是夫妻不是仇人吗?哪有这样的夫妻啊!

  而这对像仇人一样的“夫妻”,则在空中交汇了一下眼神。

  百里臻眸光冷凝,阿绫眼神凶狠。

  百里臻本想着帮阿绫顺手解决一下她的困难,只不过瞧见她恶狠狠的目光,猜到了她心中那些黑暗的小心思之后,忽然很想干脆顺势而为,把她丢到旁边算了,如此,也好如了她的意。

  阿绫本恶狠狠地瞪着他,将威胁放在前面,却不想,这个男人把她拎起来之后,居然真的将手顿在了空中,仿佛真没让她安稳落地的打算。

  很好,百里臻,现在她单方面宣布,他们俩的“婚姻关系”,正式宣告结束!

  她眸色一边,便借着惯性,整个人像荡秋千一样朝百里臻荡了过去。

  两个人的间距非常近,阿绫只消这么一荡,无论如何百里臻都避不开她。

  百里臻眉头微皱。

  这会儿看下来很明显,她对于他的解围和帮助,非但没有感谢,反倒是处处顶撞,嘴中念着“夫君”,可眼神里却都是戒备,居然防着他会不会把她丢出去。

  他把她拎起来,想让她双脚悬空好好冷静一下,却不想她居然还朝他“袭击”过来了。

  好得很!这个小混蛋、小白眼儿狼,有什么良善可言!

  两个人的间距非常近,百里臻自然知道,阿绫只消这么一荡就可以“攻击”过来,而他却是无论如何都避不开她的。

  他本是想吓吓她,却没打算把自己给搭进去,于是,不假思索的,在阿绫准备荡过来之前,他顺势就干脆松了手,让她自生自灭去了。

  阿绫只觉得脖子后头的那阵力道一送,她忙两腿一弯,稍微有些晃了晃,最终还是安稳地落了地。

  百里臻见她两脚落地了,便一言未发地一转身,毫不犹豫地往回走去。

  啧,瞧这人的脸,都快结冰了。明明是他做坏事在前吧,真是不讲道理。

  阿绫心里虽然不满,也不敢耽搁,朝一脸吃惊的旁观者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他自己没事,随后小跑着赶忙跟了上去。

  百里臻到底占了个腿长的优势,他若是不收速度全力往前走,阿绫就得两步并三步地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于是,这回去的一路,便是百里臻在前快步走,阿绫在后使劲追。

  看着前面那抹孤傲的白色,阿绫心里不住地叹气。不知道是怎么个发展,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前面那位像是个受气小媳妇快步不回头地走,自己反倒像个负心汉似的在后头全力猛追。

  真是见鬼了!

  更见鬼的是,连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着百里臻跑。

  是啊,简直是莫名其妙啊,她干嘛要追着他后面跑,反正又不会迷路的。

  这么一想,阿绫忽得脚下一个刹车,一边调整呼吸频率,一边慢悠悠地朝前走,而后目送那白色的背影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后面跟了一路的侍卫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一上午跌宕起伏的剧情,怎么的到了最后,居然变成了狗血爱情剧。

  而且主角是他们家殿下和他们家殿下的姐夫太史这俩大老爷们,越想越诡异。

  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而后默默分成两队,一路随着百里臻快步走了回去,另一路则跟着阿绫轧马路。

  后面这一路跟着阿绫的侍卫们,耐着性子看着她东看看西看看,看着她像出来时那样走进一个秘密据点换了装,而后再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

  眼瞅着这位太史又恢复到往日俊俏少年的模样,大家无不舒了口气。实在是因为她自己给自己捯饬的模样实在是又丑又真实,看了一上午,都要当成是真的了。

  因为没有百里臻的束缚,这后面半程她走得很是肆意放松,几乎是带着郊游逛街的心态荡回去的。待到阿绫回到醉仙楼的时候,又过了约莫三刻钟,已是快到了开午饭的时候了。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百里臻,看招!

  臻臻:你打算树袋熊抱,还是猴子捞月吊?

  阿绫:我打算给你个二踢脚,离婚吧!

  臻臻:离婚,做梦:)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