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专属饲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五十五章 专属饲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方才的经历,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百里臻自己也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但是他清楚地知道,那种感觉让他热血奔腾,让他感觉活在当下。

  同时,他也明晰地知道,这种感觉,并不是发生在梦里,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在这不是梦的短暂瞬间里,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确实是期待着什么的。

  从阿绫的身上,燃起了从未有过的期待。

  稳定好自己的情绪之后,百里臻再一低头看自己抱着的人,却见她也倏地停了手,眼神定定地望着某一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心底,似有浅浅的遗憾划过。

  尽管此时很想努力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凶狠模样,但是,面对她,他是再也硬不起脾气了。

  ——臻臻:我(我)超(装)凶(凶)!

  “醒了?”

  声音清冽,悦耳动听,简直就是提神醒脑的天音。

  “唔。”

  阿绫有些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而后,将目光一寸一寸移回到面前的人身上,在看到入目的白色之后,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之处了。

  百里臻

  百里臻!

  “啊!”

  那双眼睛蓦地瞪圆了许多,惊叫声随即脱口而出。

  见了鬼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方才做了个活色生香的梦不说,因为这梦太过真实而一瞬间惊醒,却当真发现自己面前的人就是梦里人!

  所以,之前那种半梦半醒、混沌不明的状态,还有如同碎片一般闪过的记忆,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呢?亦或是她做了一个梦,现实中也

  阿绫确实十分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白嫖”了百里臻,不过,眼下还有比这更要紧的事情。

  她分明记得自己是被春杏、秋桃两个丫头给叫醒的啊,她虽是会在起床的时候无理取闹,但是,到底是怎么样的骚操作,能无理取闹到百里臻的身上啊!

  尽管她并不想低下她的狗头确认,但是,现实是,她确实和百里臻呃进行了亲密的肢体接触。

  吓得阿绫直接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物理老师的谆谆教诲响彻在耳边:球状物体能在冲撞之间将损害降到最低

  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啊!百里臻想把她扔下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嘛!

  但看样子,这位似乎一直没打算动手的样子

  “醒了的话,就把自己的头从本王胳膊上移开。”

  哦,原来是她睡着睡着把人家的胳膊抱着压在脸下面,又把人家的胸口当枕头了。

  阿绫假装自然地放下自己一直当抱枕一样的胳膊,而后以生平最速云淡风轻地朝马车角落里移动过去。

  天知道她面上镇定,心里实际慌得一比啊!

  谁知乱中更出错,她的长发不知道勾到了什么,这么一往旁边移动,就扯得整个头皮都痛了起来。

  “嘶——”

  阿绫吃痛得倒吸了一口气,而后一回头,就见自己一束黑发被扯了起来,那一头,是另一束头发。

  这车上除了她与百里臻之外,再无第三个,她头发勾上的是什么,自不必说了。

  天雷勾地火,大抵也不过如此了吧。

  阿绫瑟缩地朝身后那位神仙看去,却见他正低着头,看着自己被她勾走的头发。

  “殿下”

  趁着百里臻正懵着之际,阿绫忙抢先一步伸手,快速而粗暴地开始解救自己的狗毛。她心里慌手下力道自然大,不过,再怎么样,也比百里臻动手要强。

  他要是动手了,别说头发了,估计连脑袋也不保了。

  “别动!”

  却听,百里臻低喝了一声。

  阿绫当即止住动作,而后眼睁睁地看着百里臻将手落在二人缠绕的发丝上。

  三千烦恼丝,丝丝缠为结。

  结。

  亦是——

  缘。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母后说,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可轻怠,但唯独结发时,是例外。

  婚仪之时,夫妻各取头上一根头发,合而作一结,是为结发。

  夫妻之心,当如此结,坚如磐石、韧如蒲苇,恩爱不疑。

  母后说,臻儿长大后,也会遇着一女子,与她结发。

  那时,他尚年幼,并不懂这对他而言太过遥远的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只不过,他自小便习惯谨言慎行,即便想不明白,也并不会表露出来,而是把问题搁在心里。

  却是听一旁坐着的皇姐百里瑾问道:“那么,父皇与母后也是如此?”

  “也是如此。”小姑娘的声音脆生生的,听得皇后隋氏满心都是甜的,她似是因为女儿的话,勾起了过往的回忆,满眼感怀地道,“所以,才有了你们呀。”

  嫁给元帝光耀门楣母仪天下,是她一生的骄傲。生下这对出落得举世无双的子女,也是她一生的骄傲。

  “那”小姑娘咬了咬嘴唇,而后直言不讳地问道,“父皇与母后恩爱不疑?”

  父皇他明明还有别的女人,还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她不是没看见。有些夜晚,母后常孤寂一人,对镜梳妆,却等不来那个为他梳妆的人。

  她年纪虽小,懂得道理却不少。母后说的话,她第一个不信。

  皇后听了之后,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却被她飞快地掩饰了过去:“你们的父皇是天子啊他待我,敬之爱之,珍之重之。”

  说到最后,也不知真是如此,还是安慰自己了。

  这世间,有哪个女子敢奢求丈夫真与自己一生一世恩爱不疑,只要男子敬重自己的结发妻子,就已是心满意足。便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亦不过如此。

  分明,是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了最底端的位置。

  既如此,又作何去骗自己什么“恩爱两不疑”。

  皇后手下攥紧帕子的动作,也没漏过一旁一直未曾开口小少年的眼睛,他想,他以后定不会如此。

  “泓渊以后可不能成为负心汉。”想了想,精致漂亮的小姑娘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弟弟身上,眼神有点凶悍,分明是指桑骂槐。

  “你呀。”皇后叹了口气,却是不能明说什么,只笑道,“臻儿这性子,只怕讨媳妇会很难呢。”

  从小就对所有的小姑娘避之不及,也不知道是像谁。偏生这孩子极有主意,勉强不得半分。现在尚且如此,更何况以后。他长大了,若不愿成婚,当真没人能奈何得了他的。

  曾经,百里臻也觉得,这事儿是与自己无关的。特别是重活一世之后,他更是想倾尽全力,保护好大汉王朝,保护好百里家的天下。

  却不知,一人,已悄悄入了他的眼,更入了他的心。

  她的出现,让他知道,这一世,除了复仇与守护之外,他的人生,还可以再多些什么,多些上一世未曾能够体验过的事情。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他们不是夫妻,却因巧合结发。

  原来,除了婚仪上的结发,还有这般结发的方式。

  原来,其实真正意义上的结发,并不是所谓的仪式,而是同床共枕,爱由心生。

  三千青丝绕于指尖,黑中有白,白中有黑。

  就像,你中由我,我中有你。

  只不过,这个结为无心所结,就会为有心所解。绕来绕去,最终,还是解开了。

  没有结的维系,一松手,那不属于他的黑发,便倏地从他的手中滑开了。

  他一抬眸,便是正好撞进她的瞳仁里。在那双包藏着宇宙天地的眼睛里,他,居于最中心,闪闪发亮。

  “谢谢殿下”

  阿绫浅声说了个谢,而后趁百里臻再没别的反应,往旁边挪了挪,再挪了挪。

  她实在没想到,这个男人下手,居然,如此温柔,如此耐心。

  他就这样低着头,一点一点地开解着他们二人缠绕在一起的发丝,仿佛在对待什么至宝一般。

  便是初春的风,呢喃的雨,也不及他万分之一。

  ——是心动的声音!

  眼下,怎么在睡梦中傍上了这位神仙,还把他折腾成了自己的抱枕靠垫,甚至在醒了之后还让他帮她理毛,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了,也没必要细究了之后自取其辱了。

  重要的是——

  从头到尾,他都未曾怪罪于她,他

  他可真是个好人啊!

  面冷心热却又外白里黑,既高傲腹黑又难逃善良的本质,偶尔还会做一些口嫌体正直的事情。估计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姑且也认可她是个有价值的存在,于是也就把她当“自己人”看待了。

  嗯,一定是这样没错!

  阿绫说服自己的同时,还不忘偷瞄一眼旁边的百里臻,只见他面色如常,未见怒容,当下更是放心起来。

  她可以确定,自己没在睡着的时候,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不然百里臻就算是再人美心善,如今也要让她魂断孟婆桥了。

  ——不,你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人一安心下来,脑子里便开始不由自主地想七想八。确定自己暂时没有生命安全的威胁之后,阿绫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她饿了。

  饿了。

  饿。

  这是她在百里臻面前第n次发出饥饿的声音。

  尤其是看着百里臻长得这么下饭的脸,那种饥饿感,就更加明显了。

  “我”

  阿绫刚一开口,就被一旁的百里臻精准捕捉了。

  “饿了?”

  他问道,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毕竟,她可能自己也没意识到,她饿得要死抱着小肚子皱着小脸蛋的表情,有多委屈多无助多可怜,是谁看了都会心软的模样。更何况,如今的百里臻,对阿绫的抵抗力,已经接近于零了。

  虽然说,抚着肚子的时候,除了饿了之外,还可能是别的事情——就比如有了孩子什么的,但是对于她而言这种“别的事情”绝不可能。毕竟,他们俩刚刚也就抱抱了一下而已,哪会搞出什么人命啊。

  就算是对此一窍不通,且毫无实战经验的睿王殿下,也知道只是抱一下是生不了孩子的。

  不过,孩子啊

  孩子什么的

  没没没,睿王殿下才不承认自己方才看到阿绫的动作时,有过多的联想呢。

  ——毕竟让自己刚过门没多久的姐夫生孩子,正常人谁能干出这种事情啊←_←

  “唔”即便饿得脑子都空了,阿绫还是本能地思考了一下这里面有没有坑,而后凭借百里臻几次投食的经验,她分析,这种时候顺遂身体需求就好了,“饿。”

  言简意赅。

  微言大义。

  “饲养员”百里臻也没多话,回身就将搁在旁边的食盒放到了小几上。

  知道她没睡醒,就猜出她肯定没吃早饭,临行前,百里臻便让人特别多准备了一份。醉仙楼的饭菜质量还是不错的,至少是比普通的干粮饼子好吃多了。

  这个小姑娘虽然给什么都吃极好养活,但其实接触几次,就知道她本质上是个极为挑剔的人,只不过碍于在外面,非常懂事地没闹腾罢了。

  从小当男孩子养,也是有些好处的,至少,很多思维习惯是随男子的,与一般人家的小姑娘不同,相处起来也省心不少。这点,真是多亏了先生和司马将军了。

  百里臻现下,已经完全将自己和“阿绫的专属饲养员”的身份对等了起来,连心态都不由得“老父亲”化了。

  “谢谢殿下!”

  阿绫这声谢是真心实意的,如果她有狗尾巴的话,此刻也定然朝百里臻晃得欢实。

  谢过之后,阿绫便将爪子伸向了食盒。在开盖之前,她还特别示意了一下百里臻,见对方没有意见之后,这才放心地打开盒盖。

  食盒分三层,最上一层是点心,第二层是小菜,最下一层是米粥,色香味俱全,虽然样式简单,却让人食欲大开。阿绫又用手探了探温度,如今已是春季,这食盒保温性能也不错,即便路上已经行了一时片刻,盒内的食物还是温热的。

  拿起筷子,阿绫刚想开动,想起自己对面的男人,她又问了句:“殿下早饭用了吗?”

  “嗯,你吃吧。”男子不知何时,手里变出了本书,此时已经看了起来,闻言也没抬头,就淡淡应了句。

  阿绫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快速吃了起来。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我白嫖了你吗?

  臻臻:你猜。

  阿绫:哦,那就没有。

  臻臻:摸了还想跑:)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