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干的好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六十章 干的好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心里虽然哭得惨兮兮的,但后面跟一“监工”,二人手上动作也不由地加快。好在百里臻只是坐在外面看着,内室外室间隔了一珠帘,在确认这么拉开帘子不会有辱她们家姑娘闺誉之后,二人分两边将窗帘挑开,挂在钩子上。

  话说,她们姑娘有闺誉这玩意儿吗?

  床上,有一只被子裹着的球。

  “少爷。”

  二人一咬牙,一边大声唤着,一边伸手去拽被子。

  下一瞬,便有一个不明物体从那个球里飞了出来。

  早有经验的春杏和秋桃各自玩左右一晃,闪了过去。

  而门帘外“不该进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砰——”

  热衷于实践出真知的睿王殿下,经过反复确认,肯定了阿绫不待见晋穆寒的事实。不仅如此,为了躲避这个男人,她是什么法子都用上了,甚至还开始巴结起他来了。

  能让她不待见成这样,某种意义上来说,晋穆寒也是很有本事了。不过这种本事,睿王殿下并不需要。

  若在以往,云端之人睿王殿下定然对这种拙劣的恭维,俗称拍马屁行为嗤之以鼻,并着令将这胡言乱语的人舌头割了,以免继续污染视听。但眼下,他却听得很起劲儿的样子,虽然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高冷不耐,但,听他们俩互相叫着“寒哥”、“子长”一晌憋出的不悦,这会儿都兀自烟消云散了。

  睿王殿下的心情不禁美丽了起来,他一高兴,就又想法子把那个满脑袋都是新奇想法的小姑娘,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人类观察了一晚上。

  观察的方式是,背诵北境大军花名册上午没背完的剩余部分。

  这次,伶牙俐齿的阿绫突然变得笨嘴拙舌了一般,没有耍嘴皮子便二话不说接着上午的继续背了起来。大抵她是知道,无论怎么耍,胳膊拗不过大腿,她是无法改变百里臻的态度的。于是,索性便乖觉了起来了,省点力气也省点口舌,免得自己等下背过气去。

  ——真·背过气。

  只是,阿绫不会知道,继续背花名册,只是百里臻顺嘴说说罢了,他本意是想和她说说进北翟前的安排,亦或是她之前挺感兴趣的棺材事件的后续情况。

  棺材那件事儿,昨天中午在听了阿绫的一些想法之后,无言还真抓出些什么。最后在朔方县内,所有的箭头绕来绕去,最终指向了那位阿绫在街上听人们提起的“龟孙子小舅爷”的身上。这人之所以得了这称呼,是因为他是朔方郡郡守的白了他这个小舅子的身份名不副实——他姐姐不过是郡守的宠妾。因为这宠妾刚刚为郡守添了个小子,因此他更是风头盛得不行,为人平素又混账,算是朔方郡里的一恶霸了。

  无言查到他之后,果不其然在其院子的地下,寻到了数量可观的尸体,而那个时候,他正在屋里和尸体进行奇怪的y,差点没把无言和跟过去的几个侍卫给恶心是。

  ——求无言和同行侍卫小哥哥的心理阴影面积。

  “这‘龟孙子小舅爷’果真玩得可猎奇,看样子他有对尸体的那啥癖好。”无言是在当天晚上,也就是昨天的晚上带回来消息的,当时,阿绫听了之后,居然摩挲着下巴,点了点头。

  只是点了点头?

  他们中有个兄弟现在可还在干呕呢!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无言不禁觉得,阿绫才是更猎奇的那个。明明看上去白白净净文文弱弱一人,怎么对这种事情都不恶心呢?

  联想到这件事一开始最敏锐关注到的就是阿绫本人,无言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

  “不过,他们还真以为一个恋尸癖就能把事情给圆过去啊。”说到这儿,阿绫这才有了点情绪的波动,是有些不屑的表情,“殿下不是一开始就说是运到北翟去的吗?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无言更想翻白眼了,他家殿下又睁眼说瞎话了,无论是他们这些侍卫还是千机门,几时说了是运到北翟去的?是他当初故意想吊太史的胃口才这么说的吧,他们不过是工具人配合演戏一下而已。瞧瞧,现在人家都把这当论据了。

  不过,也不无道理。

  鉴于自家殿下往日常常信口胡诌出真理,无言会继续按这个思路查下去。只要,别让他再看到和尸体干那事儿的变态就成了。

  要是实在躲不过去的话,就找无风去,也恶心恶心他,这才算平衡。

  这一日,无言果然又查到了些阿绫感兴趣的东西。比如,那位“小·龟孙子·舅·怪癖·爷”正是昨日当街纵马冲撞了阿绫的人,而他纵马前后的时间,正是无言发现不对去细查的时候。

  他这么反常的举动,肯定是有目的的。而百里臻,原是打算和阿绫分享一下这个新发现,他很感兴趣,想看看她那颗奇妙的小脑袋里都想了些什么。

  只不过她忽然认命地背了起来,而且背得那么认真,连百里臻都难得发了善心,不由觉得,自己若是开口制止她,是件很残忍很过分的事情。

  阿绫不会知道,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并自行在坑底躺平了。当然,百里臻永远也不会让她知道的。

  背诵整个军队的花名册,那可是个大工程。经过一上午的“探索”,阿绫找到了既可以节省体力又能调整呼吸的背法,如同播音员播报一般,语速自然是不能快的。百里臻估计,照着她这种速度,想要全背完,至少还要两三个白天加晚上。

  而且,即便是慢悠悠地背,阿绫还是到了力气快用光的时候。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继母和两个继姐虐待干活不让她出门找阿拉丁神灯的丑小鸭一样,无限禁制惨。

  听了一晚上背书的睿王殿下适时摁下了阿绫的暂停键,随后用自己睿智的脑袋和已经脑缺氧翻白眼的阿绫打了个赌。

  他倒是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早上刚睡醒时极度不老实,赌注自然就是还没背完的花名册。

  “明日一早要巡营,本王也是督促你早起。”

  说得,还挺义正言辞,根本不会让人怀疑他其实居心不良。

  阿绫这会儿正脑缺氧,听说能把还没背完的花名册免了的赌,也不疑有他,更何况,她就算再觉得百里臻黑心肠,也没想到他的恶趣味点在这里。

  是以,第二日一早,睡醒之后神清气爽的睿王殿下便踱步来收人头了。

  哦,不是,是来“见证奇迹”。

  百里臻所住的,算是是西院中的主院,阿绫则住他侧后方的偏院。从他的居室到阿绫这里,要绕过一个小院子再走上不远不近的一段路程。

  信步走在廊上,隔老远,百里臻便见阿绫那俩丫鬟在门前探头探脑的了。见状,他心下便有了定论,阿绫这是还没起呢。

  这小丫头是难得的聪明,可她的丫鬟却跟缺脑子似的,总将他当贼似的防着。百里臻也不与她们计较,随口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来意,便催她们去喊阿绫起来了。

  跟着俩丫鬟进门,在她们压根还没注意到自己没关门的时候坐了下来,而后等着她们将“帷幕”一般的床帘拉开,这场“大戏”就算开始了。

  感觉就像是等在台下看戏似的。

  不多时,二人便拉开了床帘,虽隔着一层珠玉帘子,但百里臻还是清楚地瞧见了“台上”的情况——床上哪见什么人,只见了一个由被子裹成的小圆球。

  倘若不是肯定床上睡着的就是阿绫的话,他甚至要怀疑是这丫头为着昨晚的赌注,故意给他整蛊呢。

  他怕是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睡姿。

  一瞬之间,诸多思绪从脑中闪过,而其中最让他不解的就是,她这般睡着,不会将自己闷死吗?

  ——不会。

  正这么想着,她那两个看起来像是缺脑子的丫鬟,便伸手去拽被子了。大抵是为了让自己的主子赢了这场无聊的赌注,她们俩喊人的声音洪亮,手下的劲头也不小。按着平日里阿绫那副身子骨和力气,这么一拽便要从她龟缩的壳里出来了。

  百里臻正想现场直击她被从被子里抖出来的瞬间,就被一个不明物体“砰”得袭击了。

  正中脑门,分毫不差。

  春杏、秋桃都躲得过的东西,百里臻自然是没问题的。只不过,他方才压根就没将心思放在这上面,于是,便生生被这个不明物体正面糊了一脸。

  从小到大,这还是百里臻第一次被打。这第一次,还正照着他的脸打。

  那不明物体袭击了睿王殿下那张举世无双的脸之后,就羞愧地滚落在了他的腿上。

  百里臻垂眸看去,这才发现这是个枕头。

  联想到方才某人快如闪电的举动,百里臻已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的眼神,又从腿上的枕头抬起,一点点落到了内室的那张床上。

  那眼睛,黑白分明,浩渺无边,只消一眼,便能冻结一切。

  尽管之间隔了那么一大段距离,中间还挂了个珠玉帘子,春杏、秋桃还是觉得仿佛被压在了断头台上一样,由着那冷漠的目光,将她们冻死。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她们家姑娘也真是的,好死不死的,怎么总在睿王殿下眼皮子底下发疯!昨天抱着人家就算了,今天居然变本加厉打人了。别说他是怪脾气的谪仙,就是她们这种凡人被这么对待了,也要发怒的。

  这不,立时就怒了!

  春杏和秋桃两股战战地看着一手拿着枕头,一步一步走进内室的白衣男子,用她们俩的智商权衡了一下,各自往左右两边站开了去。

  床上团成一团的人,正为了两个聒噪的声音,而终于安心继续睡着的时候,就忽然间被一个力道连人带被子的拎了起来。

  “看你干的好事!”

  看着一身寒气冰霜的白衣男子,春杏、秋桃各自很有眼色地往左右两边让开了路。

  这并非是她们俩不够义气、卖主求生,实在是因为这会儿她们俩即便在原地当门神一样地挡着,也毫无意义。不仅如此,这种逆反的举动,甚至会激怒本就不愉的百里臻,既然这样,还不如顺着他的脾气来。

  再说,这位殿下若真是怒极,这会子冲过来的就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侍卫们了。如今,他并没有转身出去喊人进来,而是直接本人走过来,本身就说明这事情,如今还有回转的余地。

  吧。

  二人扒在床栏上,回头看了眼又缩成球状的阿绫,一时之间,心里更是慌得一比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位祖宗居然还在睡,别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她这打了人还能心安理得睡成一坨的样子,有个毛线的回转余地!

  这死孩子真是的,看着就生气!!!

  大抵是平日里叫人起床积攒的怒气太多,春杏和秋桃想着想着,脾气一瞬间就起来了。她们俩瞪着眼睛,如同暴躁老姐一样看着她们俩不作不死的主子,仿佛已经和迎面走来的百里臻,站在了同一方了。

  不过,百里臻却没工夫管那俩“瞬间叛变”的人,他的眼前,唯有那张床,和床上与被子相亲相爱团成一团的人。

  倒是睡得还挺死的,压根没有自己干了坏事的意识吗?

  如果不是方才被枕头砸了个正着,百里臻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看上去安安静静的被子团子底下,睡着个随时会发疯的小疯子。

  瞧着她那会儿气势汹汹的“无影手”,抄起东西伸手就朝外面扔的架势,显然这种事情是没少干的。只不过,就她那两条精细瘦弱的小胳膊,居然能抡起枕头,直接扔到距离她床边这么远的外室,倒是刷新了百里臻对阿绫的认知。

  当然,这个时候还能冷静分析她的小胳膊有力没力,百里臻对自己也有了新的认知。

  若在以往

  压根没有这个“若在以往”,他哪会允许这种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

  根本不可能的!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臻臻阿绫,看你干的好事!

  阿绫(——)zzz

  臻臻装睡是吧,我告诉你,你现在唯有以身相许了!

  阿绫(——)zzz

  臻臻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你是我媳妇

  阿绫你是我媳妇(——)zzz

  臻臻也行)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