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生命痕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一零二章 生命痕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当年,在见到这位年轻有为的术士,并听闻他的进言之后,当时的北翟皇帝便迫不及待地要在实战中使用这种秘术——这是一项除了北翟之外都没有的秘密武器,被驱使的尸人不仅攻击力强,而且招招带着尸毒,杀伤力极大,是重磅级的生化武器。

  对此决议,朝中自然反对声不少,除了担心无法控制伤及无辜的武将之外,更多则是各怀鬼胎、怕被抢去功劳、动摇朝中势力和地位的世家。术士曾经出身在宗室,其长老在朝中威望颇高,反对声也最响。他便利用这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以巫蛊之术,给他们扣了个莫须有的帽子,指控其好大喜功试图反叛,北翟皇帝正缺一个机会,当即毫不犹豫就着术士给他搭的梯子,将其族中子弟男女老少充军,通过杀鸡儆猴的方式,一次性力压朝中上下的反对之声。有了这一先例,朝中众人自然不敢出头了,纷纷同意了皇帝的想法,以表忠心。而术士对其家族的报复,至此也正式开始。

  在前往作战的途中,他凭自己的手段,将族中所有人集中在一起,调归到自己手下,而后,强行喂其喝下了药水。比起死人,活人制作的尸人毒性更大,攻击力更强,并且从制作到完成的时间更短——人活着时承受的痛苦与怨恨,对于发动驱尸的术法来说,是最大的养料与动力。在从北翟京城到北翟与大汉边境的日月城路上,这批尸人就已经制作完成了。

  在看到这群丧失理智、痛苦狰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终于都听凭他的调遣的时候,他终于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意。

  自不必说,这场“奇袭”,以北翟大胜而归、大汉东裕西梁纷纷震惊告终。

  北翟上下为这一场翻身仗扬眉吐气,可没有人意识到,一场灭顶的灾难才不过刚刚开始

  这场战争不仅使得其他几国朝野震动,北翟境内也因为皇帝大肆培养“尸人军队”而掩盖了最初得胜的喜悦,转而变得举国上下人心惶惶。为了练就这个所谓的强大军队,从朝中到各城池,甚至不惜直接将青壮年劳动力抓走,逼迫其强行服药变为尸人——这甚至比当年强行抓人服兵役要更加可怕——而一旦变为尸人,便也只有死路一条,看不到丝毫活下去的情况。可因为北翟大军连连大胜,平民百姓实在敢怒不敢言,因为哪怕有只言片语的反对的声音,那些没上战场的老幼妇孺,也将被连坐。

  当这所谓的“尸人军队”发展到一定程度,以至于摆脱人类的控制,开始反向袭击己方军队的时候,朝中的那位皇帝,终于坐不住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急得在殿中不停地踱步,仿佛那些尸人已经爬到了他的宫门口,对他的金銮宝殿垂涎欲滴一样。

  他厉声质问术士能不能阻止这一切,可这个年轻人却对他摇了摇头。

  “陛下。”他冷静地说,仿佛即便那尸人们真的爬到面前来,也不以为惧,“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您,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如若控制不住,便只能斩杀,否则别无办法。”

  “斩杀?!让我朝英勇将士去和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搏斗?!”北翟皇帝仿佛是听到了什么荒唐的笑话,怒极反笑,冷声高喝道,“你别以为朕没到前线,不知道被这群玩意儿弄死的大汉人东裕人是什么样的!你是想让我朝内先自我消耗个你死我活吗?!”

  “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可不就是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嘛!”年轻人却也跟着冷笑了三声,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讽刺,“只不过,不知道陛下可曾记得,就是您口中的这些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替您在诸国面前助长国威,而他们在变成这样之前,却还也都是和您的英勇将士们一样,是您治下的子民。”

  他确实心中有恨,为了能最大程度地报复他的族人,他以自己所长,用驱尸术取得统治者的信任。但是,除了他恨的人以外,他并没有对哪个活人用过这样的手段。

  可是,他们这位陛下却是不同,满口的忧国忧民仁义道德,却是在尝到甜头之后,不加任何禁制滥用驱尸术,甚至直接用到了无数的活人身上。可到了现在,他居然反过来怨这些被他变成尸人的百姓拦了他的路,居然开始体恤他所谓的英勇将士?

  他不是个东西,他助纣为虐,可是他没想到,原来这世上还有比他更不是个东西的衣冠禽兽!

  这可真是,多么好笑的笑话啊!

  可笑,可恨,可叹!

  他笑着笑着,笑出泪来,模糊的泪光里,是那个被尊为北翟皇帝的扭曲而模糊的面容,他看他如同神经病一般歇斯底里地喊着人把他这个“乱臣贼子”拖出去,随后他也毫不意外地被扣上“谋反叛国”的帽子——他们的皇帝陛下昭告天下,他欺上瞒下,乃敌国卧底,以离间之计、驱尸邪术,意欲从内部使北翟分崩离析、自相残杀。

  于是,全天下所有的唾骂全朝着他一个人涌来,那些蒙受丧亲之痛、丧子之痛的人们,成为讨伐他的先行军,他成了这世间最十恶不赦的厉鬼。

  呵,他区区一个小小的术士,就能欺上瞒下,就能离间君民,就能使北翟分崩离析?

  也太看得起他了!

  人们似乎都忘了,是谁当初颁布的那些丧心病狂的圣旨,又是谁踩在用血和恨与怨毒垒就而成的功劳簿上。

  他被游街示众,当街斩首,以一个人的死来平民愤。对于这个结果,他接受地很平静。

  再被押赴刑场的时候,他隐约听到说,那个悬壶济世的查哈族人,又一次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破除了这一术法。他们就像是每个故事中都会出现的救世主,而他则是那缩在角落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算了,他也不在乎了,反正他早就报完了仇,生与死、名与利与他都无关紧要了。

  他只是想起了多年前倒在他面前的母亲,这一次,再没有人为他挡下那必死的一刀了。

  「娘亲,儿子来了。」

  待容珵禹手底下的侍卫们快速处理完现场之后,那条之前还横七竖八躺满尸体的乡间小路,瞬间便变得干干净净,除了那隐约可见的水渍之外,旁的什么都不剩。

  原来,人就是可以这么不留痕迹地,消失在世上啊。

  苏昭骑在马上,旁观了这个收拾现场的全过程。他素来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他自诩不是什么大善人,没什么随时随地滥发的“圣父心”,可看到那路面上倒映着天际间月色的水痕,心中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几许无奈,几许惆怅。

  这便是人用生命留下的痕迹吗?

  哪怕那些尸人方才看起来穷凶极恶,可说到底,他们活着的时候,不过只是一个个普通人而已,或曾为善,或曾为恶,但至死便算一笔勾销了。可是,他们在死了之后,亦不能获得安宁。如若不是因为,眼下不确定这群被下了驱尸术的尸人们究竟有什么危害的话,他们也不会采取如此办法,强行抹杀掉他们留存在世上的最后一丝意义。

  残忍如斯,却又不得不如此残忍。因为,他们赌不起,不能拿自己和兄弟们的姓名去赌。

  只不过,该有的怅惘与难过,还在心间。

  几国交战分分合合日日年年时常有之,但无论何时,战争是军人的事情,保家卫国更是军人的天职,从不会也不该牵扯无辜百姓,这是无论何时都该守住的底线。

  可如今,战事还没打,便不仅已经殃及百姓,甚至直接拿百姓的身体生命为攻击的武器,这件事简直就是违背道义良心。

  但是,仅仅只是这样吗?仅仅只是为了纯粹的攻击他们吗?

  从一开始那女子出现,到后面一群人围攻,都在或明或暗地告诉他们,发动攻击的人,定然在时刻关注着他们,否则就无法发动如此精准的进攻。那么,这样一个仿佛随时在背后紧盯着他们动向的人,一定能够预料到,以他们的能力,绝对能躲过这虽然诡异但并不困难的攻击。如此一来,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吗?

  莫非

  月色如水,水映月色,森森冷意,那冷从地上向上蔓延,逐步沁入皮肤深入骨髓。

  这只是一个所谓的“警告”,一个不友好的“提示”,告诉他们,倘若再行如此的话,那么下次便不是如此简单就能收场的了。

  对于他们而言,各种各样的危险并不是首要让人担心的,比起这些,为君之人更在乎的,是世人对他的评价。

  倘若设想一下,今晚这种情况下,有老百姓在旁围观的话,在这群不知真相的百姓眼中,他们岂不是无缘无故就杀害平民百姓,是罪大恶极仗势欺人的恶棍?

  他不过一个国公府的世子,倒是无所谓,最差不过落个恶名,可是容珵禹

  他可是东裕的储君,有朝一日是要登临帝位的,这种事情绝不能和他有任何牵扯。尽管他有的是手段澄清,但总有些流言蜚语却时时如影随形,甩都甩不掉,再加上是以这样的方式栽赃到身上的,总归让人膈应。

  他们如何不知,哪怕史书如何春秋笔法,都抵不住民众千千万万的滔滔之口啊。

  “阿禹”

  苏昭动了动嘴唇,轻轻呢喃着容珵禹的名字。

  无论是从兄弟的角度,还是从君臣的角度,他决不能让他沾染上这些是非。

  是,没错,他知道攸宁那个小丫头确实很重要,可除了知道真相的他和母亲之外,哪怕是一心盼着女儿归来的他的皇帝舅舅,甚至都快死心了吧。说句实话,这么多年没在他们身边长大的孩子,即便是寻回来了,她真的能好好的回归这皇亲贵胄的家庭吗?这个问题虽然残忍而无情,甚至对攸宁本身很不公平,却是每个走失了孩子的家庭必须面临的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相比这位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公主,上至君王下至百姓,心中都更为拥护和珍重的,自然都是他们这位说一不二的储君。

  而苏昭本身跟在容珵禹左右,也就是为了防止这种那种的事情发生,以免容珵禹因为他的妹妹过于激动而丧失理智。

  容珵禹倒是难得的搭理了他,只见他微微侧过脸来,看着苏昭,似乎在等他下面半句的后续。

  “我”甫一触及到他的目光,苏昭就不由得缩了一下,连带着原本已经到舌尖上的话,都不由得在喉咙里打了个转,而后又生生缩了回去。

  容珵禹的耐心从来就没多少,见他这副吞吞吐吐的模样,便直接将视线又移了开来,表明是一副“你爱讲不讲,我不听了”的模样,让人根本无可奈何。

  眼见他要整顿队伍,重新上路,苏昭想了想,还是忙喊住了他:“阿禹,你且等下,先听我说完,很快。”

  容珵禹的动作顿了一下,倒是还愿意再给他个机会,只不过,依然是没多少耐心的样子,并且直接将“给你一分钟你马上讲完讲不完我就把你拉黑”这样的含义,裸地表现在脸上。

  苏昭:

  明明是为了他好,却总是跟他欠了他似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这家伙就是这点最最最最最最可气了!

  “阿禹,这驱尸术会出现在这里,显然是针对我们,准确说是针对你的。”瞧见容珵禹那不耐烦的表情,苏昭便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也是他素来好脾气,不然换个人,面前这么个总是垃脸子的家伙,没事儿也能搞出事儿来,“别用一副‘你在说废话’的眼神看着我,我没说废话,我说的就是字面意思,有人,要针对你。”

  “”容珵禹沉声问道,这小子说了半天不是还是在说废话嘛,“所以呢?”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

  臻臻:你?????什么?

  阿绫:女二女三就算了,不知名术士和他老娘又占一章节吗?

  臻臻:休息一下不好吗:)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