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 劈个对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一一一章 劈个对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对于这种人,假装不知道,永远比当场跳脚给对方的打击,要来得大得多。

  论医术,阿绫觉得自己在这位曾经的太医院院首面前,根本没有什么挑战的可能性,可是论黑心,阿绫觉得这位老中医一定搞不过她的脑子。

  果不其然,一直从容自若的严明仁,整个人顿了一顿,眼神也有些许停滞。

  这一天,老中医严明仁终于想起来多年前被小百里臻支配的恐惧。

  “不必刻意如此。”严明仁刚一想到往昔回忆,便提醒自己立刻回神,随即摇了摇头。

  “可是,是睿王殿下特意交代”阿绫面露难色,好像她是百里臻的忠诚部下和忠实信徒,他说什么她都听一样。

  “在下还是给太史施一针吧。”一听阿绫提起百里臻那个见鬼的什么“五脏六腑平衡理论”,严明仁就头疼,如今她纠缠不休,严明仁早已拒绝恋战,想速速解决了去。

  “可是”阿绫却似乎还不打算松口。

  严明仁:

  一个也就算了,结果还来一个也是这样的,他不伺候了!

  自然,严明仁并没有摔东西走人——当然,这并不是他脾气好,或者什么口是心非嘴硬心软,而是因为他还没摔呢,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人。

  那人逆光而立,身材颀长,一身白衣,惯是他那飘飘欲仙之感。

  他似身带清风,一进门来,便是将这一室的阴郁之气,荡涤了个干干净净。

  “睿王殿下!”自打严明仁来了之后,就守在外间的春杏秋桃,原是专心致志地远望着内间的情况,听到门响后,连忙打了个愣怔,而后快速地给百里臻行礼。

  两人一喊,内间的严明仁和阿绫便都听到了。

  严明仁忙抑制住自己几欲暴走的心情,快速起身,给百里臻行了个礼。

  阿绫则在床上懒散地躺着,朝他挥了挥小手。

  百里臻一步一步朝内室走来,他将二人的反应全然看在眼中,先是略一点头让严明仁起身,而后朝阿绫挥着的小手看了一眼。

  “太史如何了?”百里臻随意地问道。

  瞧着她手脚张开,瘫在床上,倒是比方才在马车上惬意不少。百里臻之前在门外还没太听明白,如今亲眼所见,才晓得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只不过,这所谓的“五脏六腑平衡原理”他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还曾说过这种“高深的理论”。

  这小丫头,张口胡来的本事可不是吹的。

  “启禀殿下,太史已无大碍。”严明仁忙恭谨地回道,语气也不似之前和阿绫说话时一样,刻意咬住某些字眼。

  要说,严明仁才学大,脾气也不小,只不过,在过去屡次的教训中,他算是吃足了百里臻的亏,自然不敢在他面前抵抗。

  阿绫瞪了百里臻一眼:听见没,已无大碍,是谁之前说我头要掉了。

  百里臻收了这一眼:是你自己脑补的,关本王什么事?

  阿绫眼神一转,不再看百里臻:呵,男人。

  百里臻也不再看阿绫:呵,女人。

  严明仁和这两个人不在一个频道上,自然也没看出他们的高端玩法,他见百里臻不语,便继续道:“微臣正打算给太史施针,以便于快速好转,只不过,太史他”

  “她怕疼。”百里臻接话道。

  严明仁:

  阿绫:?????

  行吧,她就怕疼了吧。

  说着,阿绫就开始她的表演:“殿下莫说笑,我这个七尺男儿呃”

  她略微顿了顿,想想看自己好像是个“七尺男儿”,便继续道:“七尺男儿怎么会怕疼呢?我就是怕严大夫舟车劳顿之下,还要为我施针,实在是”

  “实在是怕他一个手抖就”百里臻似乎玩上瘾了这种接话游戏,开始自行生发剧情,“把你的脖子对穿了。”

  严明仁:

  这两个人,是在质疑他的医术吗?啊?!

  他严明仁活在世上,最不能受人质疑的,就是他的医术!

  若在平常,严明仁铁定扭头就走,可在这两个唱双簧的混世魔王面前,神医如他,也不由得沉默了。

  人们都说,头顶三尺有神明。既然如此,万能的神明啊,快来一道闪电,把这一对儿奇葩给劈个对穿吧!

  他真诚地祈祷着。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沉默着在想些什么,但是,阿绫下意识地觉得,这位心里肯定没说他们什么好话。估计铁定希望头顶上来一道雷之类的,把他俩一箭穿心,各劈两半。

  这老家伙,鸡贼着呢。

  只不过,他们俩也不是好对付的。

  当然,严明仁这厮虽然不是什么老好人,百里臻这丫的也够坏的。她先前还没说呢,就算是折腾严明仁,好端端的,说她什么“被严明仁一个手抖把脖子给对穿了”。

  就算是故意恶心严明仁的,这也不行啊喂!对穿什么的想想就痛得要死!

  ——不是痛得要是,是真的要死。

  于是,阿绫在看了眼严明仁之后,又顺势瞪了一眼百里臻。

  后者岿然不动。

  他当然不动,他才不会因为阿绫一个小眼神而影响呢。

  “殿下说笑了。”严明仁沉默了片刻,恭顺地朝百里臻行了个礼,而后直起身,从容地道,“微臣别的不敢保证,这一身医术,多少还是拿得出手的。”

  别的不说,就他这敢在百里臻面前挺直起腰的底气,就是十分难得的了。很显然,他能有这份从容不迫的定力,与他本人的才学有着很大的关系。

  他确实是个无愧于自己与患者的神医,这份自信,对于医者来说,实在太有必要。

  却是不料,就是有人不领情。

  “本王不说笑。”

  百里臻不苟言笑地冷淡说道,当面打脸毫不手软。

  严明仁:百里臻你个瓜娃子!

  他到底是做错了啥,十世不休,才会沦落为睿王殿下看病服务。

  他很想穿越回去拍死当年那个要挑战这个小屁孩的自己,简直脑子有病。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就是这么一个不会和别人开玩笑的人的话,还会觉得他这怕不是故意在讲什么冷笑话。

  想想也不可能。

  严明仁立在那里,就算是从方才起,他便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会儿也觉得有些顶不住了。

  这若是他儿子如此,严明仁早要跳起来暴打他的狗头了。可惜他一辈子钻研医术,根本没那心思娶媳妇生儿子,也免了会生出这种狗儿子的可能。

  真的,生了这种儿子还不如别生。

  这瓜娃子,真是太让他生气了,每到这种时候,严明仁都觉得这么些年他为睿王府的付出,都是喂了狗。

  不,比喂狗还不如,这么说简直都在侮辱狗。

  十世不修,入睿王府。

  虽然生气归生气,可严明仁到底也不能怎么样。若不是被这小子给治住了,他这么个傲气人,至于挨在他面前委曲求全吗?

  不至于,所以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锅。

  阿绫作为围观群众,都觉得严明仁是大写的惨,以至于她此刻都忘记了,自己前一刻还在为自己脖子对穿之类的梗生气。

  严明仁还挨原地叹着气呢,就听百里臻又道:“本王不说笑,所以知道,你严明仁的医术。”

  这是,什么大喘气?

  严明仁都听着懵逼了,这是吹他呢,还是贬他呢,还是贬一贬又吹一吹,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呢?

  “她怕疼。”百里臻看了眼阿绫,又面无表情地将这话重复了一遍,“别把她脖子对穿了就行。”

  阿绫:

  严明仁:

  你才把脖子对穿了呢!会不会说人话了!

  一句话踩了俩人的雷点,这人怎么就那么那么得能耐呢!哼!

  因为百里臻那一句话,严明仁和阿绫这对大夫和病患的“搭档”,临时组成了一个情比金坚的同盟,共同敌对“黑暗恶势力”睿王殿下,对抗方式是两个人都不主动理他,将他全方位屏蔽掉。

  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要知道,睿王殿下逼格甚高,并不会在乎这些有的没的。他本就不爱说话,别人不找他话疗,他还乐得清静呢。况且,一般人——诸如严明仁之流的人类,还不敢找他说话呢。相较而言,阿绫倒是敢和他说话,但现在她自然没这个心情,也懒得搭理他了。

  于是,百里臻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静静地拖了把椅子,坐在一旁,仿佛像是在现场监工,看看严明仁会不会把阿绫脖子给弄对穿。

  看他的样子,似乎像是期待着发生什么一样。

  其实,之前严明仁已经暗示过了,施针过程中,周围人不宜过多,以免对治疗过程和患者产生干扰。按理,一般有自觉的人,这会儿都会自觉主动的出去了——再说,这施针能有什么好看的。结果倒好,这位殿下在听了这话之后,便非常“自觉”的,朝春杏秋桃摆了摆手。

  春杏&秋桃:?????

  好嘛,是让她们俩出去吗?她们俩在这里,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好歹能给她们家姑娘搭把手什么的,请问您一尊大佛一样坐在这里,除了当个好看的摆件之外,还能干什么啊!

  “被闲杂人等”的两个丫鬟十分无奈,便只能眼巴巴地看了眼弱小、可怜、又无助的阿绫,而后速速退了出去。

  阿绫则看着春杏和秋桃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而后极其无语地朝百里臻翻了个大白眼,对其私自颐指气使地指挥她身边丫鬟的态度表示不满。

  当然,这依然没什么用。

  严明仁见他这样,显然是铁了心要留在这儿了,便将精力都落在了阿绫的身上:“太史可准备好了?”

  “时刻准备着!”阿绫像胸前系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一样,语气坚定地说出自己的心声,话说这个梗她早就想玩一次了。

  只不过,接梗的人完全不明白这意义不明的口号是怎么回事。严明仁用沉默而智障的神情,看了眼突然生机勃勃的阿绫,眼神示意:五脏六腑平衡理论不玩儿了吗,太史?

  倒是坐在一旁的那个男人,在听到阿绫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了些微的变化。根据他对她的了解,这自然是她在皮。

  至于她究竟在皮什么,百里臻暂时还分析不出来。但是他可以肯定,她一定在皮什么。

  “我准备好了,严先生。”阿绫内心里轻轻呵呵了一声,跟不懂梗的人真的玩不到一起去呢,“你随时可以开始。”

  “好。”严明仁点头道,“下面,就请太史保持相对静止的卧姿,在施针过程中,切莫轻易乱动,以免”

  说到最后,他便先是自己停了下来。其实,平日交待这些注意事项的时候,都不过是自然而然的流程,可是,因为前面百里臻的“对穿梗”,严明仁只觉得,自己好端端交待事情的时候,好像一旦提及“以免伤及身体”,就会自动联想到百里臻那句“别把她脖子对穿了就行。”

  简直跟咒语一样,时不时出现一下,对你的心灵造成沉重打击。

  他停下来不再说的同时,阿绫就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也在心中默默飘过六个点,沉默了。

  百里臻这个祸害!偏生他本人根本没有这个自觉。

  在该雷劈个对穿的祸害——睿王殿下的注视下,严明仁开始给阿绫施针。

  不得不说,神医果然是神医,是绝对有道理的。他下手又快又准,阿绫还没感觉到什么呢,便听他说了一句:“好了,太史可以稍微活动一下手脚,只要不要翻过身来便无大碍。”

  “诶,这么快!”阿绫感觉不过是她在心里暗自骂了百里臻几句,又回忆了一遍儿之前看过的小册子,便已经结束了入针的环节,而且,基本感觉不到疼或者痛,只是在针刺入皮肤的时候,有着些微的灼热感。

  她之前从没接触过针灸,潜意识里一直担心,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可谁想,居然还挺顺利的。

  “是,本身也并非如何严重的情况,太史无需过度焦虑。”在严明仁眼里,阿绫这就是扭了脖子而已,根本无需他这样的大夫出手的,可奈何他的主子示意的事情,他如何能推脱得了。如今,他便只能尽力安抚阿绫,看得出来她也是被某个万恶的男人给吓惨了。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严明仁到底做错了什么?

  臻臻:他当年说我,身体病弱子嗣缘浅。

  阿绫:就为这?

  臻臻:难道你不生气吗:)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