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有点齁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一二四章 有点齁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喂,醒醒,醒醒!”

  春杏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有人在耳边喊她。

  那声音,一声比一声急促,让她想无视都不成。可她偏又瞌睡虫上了脑,困得厉害,即便她挣扎着想醒过来,脑子也告诉她要醒过来,可她还是抗拒不过身体想要继续睡下去的本能。

  唤她的人,似乎也知道她是一时半刻叫不醒的。略一停顿之后,只听那人咬咬牙,焦急地道:“睡睡睡,就知道睡!少爷都不见了,你还在这里睡!”

  这声音好似从天上来,由远及近,传入了春杏的耳中。

  少爷咦少爷?哪儿来的少爷啊

  他们家是个姑娘,才不是什么少爷呢!

  啊,不对!因为在外面,她们是不能称呼姑娘的。所以姑娘就是少爷,少爷就是姑娘

  等等!少爷不见了!

  想到这儿,春杏一下子脑子里的什么瞌睡虫之类的都没了,“刷”得睁开眼皮,整个人“噌”得坐了起来。

  旁边的人似乎是对她的言行举止非常熟悉,早预料到她会这样,在喊她之后,便灵活地避开了些,以免被她这么一激动给掀翻在一旁。

  “少爷去哪儿了?!”春杏一坐起来,眼睛还没对上焦,就张口问一旁的人。

  “我哪里知道啊,今儿个晚上不是你守夜的嘛,你都不知道还来问我?”叫醒她的是秋桃,这会儿眉头微皱,严肃地看着她,“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睡睡,正经活儿倒是没见干几个。就算是少爷他平易近人,真心待我们好,舍不得我们吃苦受累的,我们也不能如此懈怠吧!”说着说着,她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也愈发急促了起来,好像越说越生气似的。

  因为阿绫是女子之身,这事儿万不可泄露给任何人,因此,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她们俩轮流给阿绫值夜的,也从来没出过任何纰漏。今夜是轮到的是春杏,她不如秋桃沉得住气,却跟秋桃一样对阿绫和已逝的司马谈夫妇忠心耿耿。她们俩陪着阿绫,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深厚,也彼此了解对方,秋桃晓得她不可能真的毫无缘由会睡这么死,任由阿绫凭空不见。虽然知道一定有什么原因,可她这会儿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秋桃这番话说下来的当儿,给了春杏足够醒神的时间,她这会儿是真的醒了,知道自己旁边是秋桃,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秋桃所说的每一个字,她平素性子活泛,脾气也比秋桃更大,若在平时,秋桃这般说她,她要就要跳起来了,可这会儿理亏,愣是半个字也不敢顶回去,“我记得,我是看见少爷出去的”

  春杏说这话,自然不是替自己偷懒睡觉辩解什么。实际上,在听到秋桃说阿绫大半夜不见了的时候,她愣是被吓醒了。这会儿,她是想借助说出什么,来理顺自己的思路,以免漏掉重要的细节。

  果然如此了。秋桃就晓得,她们俩从小被训练,除非被人下了迷药打晕了,否则不至于连阿绫有什么动静都不知道。毕竟,阿绫不会功夫,只是个普通人,脚步再轻,对习武之人而言,还是能够轻易捕捉的。春杏这都听不出来,这些年的训练就白训了。

  秋桃晓得,半夜三更的,以阿绫的脾气,不可能去什么毫无保障的地方。再加上这里虽然简陋,却暗藏着百里臻的人,对于那位殿下的防控,她是不担心的。

  所以现在的问题便是,阿绫为何出去了,又出去多久了,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

  “几时出去的?”秋桃急忙追问道。

  “我记得”在秋桃的提示下,春杏下意识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的月亮,仔细回忆着,“约莫月上中天的时候吧,子时过半。”

  “子时过半吗”秋桃低声重复了一句,随即面露担忧之色,“可现在都丑时一刻了。”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们住在这不过二进的院子里,就算如何慢走,这院子也不过一时半刻就走完了,没道理过了半个多时辰了还没回来。

  一方面,秋桃担心阿绫是遇着什么困难了;另一方面,她又担心是不是百里臻的人,需要阿绫执行什么任务,而把她给带走了。

  她和春杏立场是明确的,作为阿绫的人,自家主子的切身利益,是高于一切的。这阵子阿绫的身子显然不利索,无论如何,哪怕是百里臻,秋桃都是不舍得阿绫去跟着这位尊贵的殿下受苦的。只不过,她心里也知道,别说是她,就是阿绫,也是左右不了百里臻分毫的,倘若阿绫跟在他身边做什么任务出了什么事,她们俩除了眼睁睁看着,是半点办法也没有的。

  “都过了这么久啦!”春杏的脑子愈加清晰,她记起当时自己听到阿绫的响动,于是在朦朦胧胧中睁开了眼睛,也记得阿绫开口对她说的话,“去个厨房不至于吧。”

  “厨房?”秋桃反问道,“去厨房?”

  她眼睛眯了眯,似乎有了个猜测。

  “对,我记得那时候我醒了,想跟着少爷一起出去,结果被告知是去厨房里找吃的,还让我继续睡来着。”春杏挠了挠头,面有愧色,“当时我想着,等会儿少爷回来了,总归会经过我这边,我肯定就醒了,谁曾想一直未归,就这么睡着了。”毕竟这周围安全都有人守护了,她也不特别担心阿绫的安全,谁想到这大半夜的

  来了之后她们俩特别熟悉过周围的地形位置,知道那厨房在一进院里,离这间房子不远,不管怎么说去大半个时辰,都太夸张了。

  “哎,我就知道是饿了。”秋桃脸上的表情却放松了下来,说到进厨房,那八成是没啥太大问题了,“也是,都这么多天了,只喝药,肯定早饿了。”

  “那也不能去那么久吧。”春杏却是脑子一清醒,急性子又上来了。

  “估摸着是对饭食不满意,自己下手了呗。”秋桃摇了摇头,别看她们姑娘女红啥的不会,做饭却不赖,都说君子远庖厨,老爷子肯定是不会让先生教她下厨的,也不知道她啥时候起学会做饭的,做得还挺好吃。

  让她们俩深深惭愧了,为有这样的主子。

  “也是”经过秋桃这么提醒,春杏才想起来,阿绫最近会做东西给她们俩吃了,说是早就在书上偷着学,碍着老爷子的教导,一直没敢下厨,还叮嘱她们俩不能说出去。也是,主子做给自己吃这种事情,说出去肯定是丢脸的,全方位丢脸。

  “要么再等会儿吧。其实我方才也是睡到一半,才想起来少爷会不会饿了,这才过来瞅瞅的。”秋桃知道阿绫去吃饭找吃的之后,就不急了,她寻思着,如果这会儿顺利的话,讲不定正好是她做完饭吃得正香的时候,打扰了不太好。所以,可以等一等,再等个一时半刻,不回来,再去厨房寻。

  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确认的眼神之后,正打算各自再眯一会儿,就听到有动静由远及近传了过来,那脚步声里,有阿绫的,也有别人的。

  至于这别人,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是谁。

  春杏和秋桃心神一凛,忙收拾好之后,规矩地打开门,随后站在门外候着。

  阿绫顺着门扇响动的声音,抬眼看了一下,对自家手底下两个聪明的丫鬟输送了一波感谢的眼神,随后便好似找到了什么理由似的,对着身旁的男人笑道:“如此,劳烦殿下相送,夜深了,殿下还是快些进屋里去,免得着凉。”

  百里臻的眼神在她甜腻腻的微笑里落了一下,她这会儿的笑容与方才一般,是天上的冷月都消解不了的甜腻。刚吃了略微有点油的蛋炒饭,再看这甜腻腻的笑容,百里臻忽然觉得有些齁。

  齁得心里有些痒痒的,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却又奇怪地不舍得放下。

  “你说得是。”

  心肠比天上月色还冷、比北方雪山还冰的殿下,这晚极为难得地好说话了。说罢,他还真抬步走了。

  阿绫没想到他今日如此爽快,方才装腔作势的笑容还没完全笑完,便面对上了他干脆利索转过去的笔挺的背影。

  她心中微喜,只不过,这喜还没抵达眉梢,便被硬生生压了下去,乃至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住了。

  因为,这个潇洒抬步走的男人,正一步步往她住得屋子走去。

  哎,这位殿下,您是不是大晚上的看不清路,您走错啦,房间不在这儿。

  仿佛会读心似的,待走到屋门口的时候,百里臻还回过头来,问道:“夜深了,你想在外面着凉吗?”

  阿绫:

  不,只要您在,哪怕是火堆里都会被冷到冻伤的。

  这话,阿绫也就心里想想,自然不敢光明正大地表露出来。她觉得这男人根本就是故意的,拿她前面那句话来回敬她,实在是太狗了。

  阿绫脚步不敢再继续停在原地了,因为,内心吐槽之间,这个操作非常狗的男人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她的身上。他的眼神,好像无声地在说,你在留在外面的话,今天晚上就别进屋了。

  瞧瞧,瞧瞧,这反客为主的,他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进得是别人的房间啊!

  看样子是没有,也不指望这人会有。

  也对,对皇帝佬儿的独生子来说,这天下都是他的,还计较几个破房子嘛——虽说北翟也不是他的地盘儿。

  “我不想。”阿绫有些恹恹地回了一句,而后快步朝门口走去。

  见她有了动静,百里臻略略看了一眼,便转过头,继续朝屋内缓步而去。

  春杏和秋桃两个丫头眼睁睁看着他走了进去,却没有任何动作。实际上,从百里臻开始往这个方向走的时候起,她们俩就已经吓傻了。脑子里疯狂跳跃着的,只有疑问三连——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看见了什么?

  阿绫走到她们身边儿,同情地看了她们俩一眼,并同时收获了两个在茫然之中还本能地透露着同情的眼神。

  也不知道是谁同情谁。

  互相同情彼此的三个人眼神轻轻在空中交汇之后,便快速错开,随后阿绫走进屋内,并示意春杏秋桃随便点点灯、倒倒水就可以撤退了。

  横竖这人就算要做什么,也是冲着她来的,能不让别人遭殃,尽量就别祸害旁人了。

  阿绫进屋的时候,百里臻刚刚走到椅子旁边,撩起衣袍坐好。

  屋子里的烛火不亮,微微有光,次第向周围散开,落在他的脸上,为他昳丽的面容蒙上一层如同软纱一般的阴影。这阴影落在他的脸上,并不显得如何阴郁,或许,是因为他周身本就沉静如海的气势,是周遭氛围根本无法撼动的吧。

  他的眼睛不知是落在哪一处,如琉璃珠一般,在黑暗中兀自生辉。

  春杏跟在阿绫身后端了个明亮的灯进来,放在案台上。那光是暖黄色的,一瞬间便驱散了屋内的阴暗,还带了些光亮的暖意,柔和了他脸庞笔挺的线条。

  他那望向虚空的眼睛,似乎被衬得更亮了,眸子微转,而后落在了走进来便止住步子的阿绫的身上。她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坐下来,要做到哪儿去。

  “坐吧。”他说,顺手指了指旁边的位置。

  “是。”阿绫应了一声,坐在了他手指的椅子上。

  “方才吃了夜宵,不宜直接休息。”百里臻随意地解释了一下自己三更半夜不睡觉的原因,虽然听起来也没什么用。毕竟,他爱不爱睡觉,想不想睡觉,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如果,他不是不睡觉跑她房里的话。

  可是她想睡啊!

  吃饱喝足之后,就该美美地睡个觉不是,谁像他一样啊,大半夜的串门。

  阿绫不太想搭理他这个话茬,正巧秋桃拎了刚烧好的水进来。秋桃准备沏茶,却被阿绫先一步将茶壶按在桌上,而后眼神示意她快点逃出去。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你在哪儿,冰山在哪儿。

  臻臻:是你让我进屋的。

  阿绫:我是让你进你的屋!

  臻臻:你的我的不是一样的嘛:)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