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 为了剧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一三零章 为了剧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百里臻确实对外貌这种事情没什么看重的。

  也就是说,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

  反正,在百里臻看来,这世上的人嘛,无外乎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长出别的模样的家伙若是存在的话,那才是惊奇的事情呢。而在这个范围之内的人类,也基本没什么差别吧。

  若说唯一的差别,就是那皮相之内的灵魂。

  只不过,很可惜,即便是灵魂,两辈子活了这么多年,百里臻所遇见的,也大多雷同,就跟千篇一律的外表一样,千篇一律的灵魂。

  阿绫是这世上唯一让他觉得眼前一亮的存在。她是真的和别人很是不同,但是若要百里臻细说她有什么不同的话,他大抵会想一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好像哪儿哪儿都不同。”

  是一本正经地说,不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而后,百里臻再细看这个不一样的人,才发觉,她是真的长得也挺不一样的。

  当然,并不是那种长出三头六臂的不一样,这种三头六臂的家伙大概也只存在在书里吧。

  长得很好看的睿王殿下对阿绫的模样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评判,然后想了下,给她下了个标准——

  挺好看的。

  有多好看呢,百里臻拍着自己的良心说,阿绫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小姑娘。

  比他早一刻出生的皇姐百里瑾,被誉为“大汉第一美人”(含水),这位有水分的第一美人因为与他一胎出生,因而与他有几分相似,但远没有到一模一样的地步。她也很美,但到底不过是从下生活在皇族的框架里的公主,自然远不如阿绫这般有趣。倘若她不是他的同胞姐姐的话,百里臻想,自己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理会这样的女人。

  相比较之下,阿绫就显得要好玩多了,她从不循规蹈矩,总在他认为“会如何”的时候,做出“并不这么如何”的事情。虽然每每都被她的“狂妄举止”气得七窍生烟,但是,倒是意外地挺有趣的。

  今天这么一看,挺好看的阿绫果然又做出了非常不一样的事情——她把自己那张好看的脸,又给折腾丑了。

  是的,又,不是第一次了,是又一次。

  第一次的时候,百里臻勉强当她是“为了剧情,为了人设”,第二次,百里臻自己都不愿意为这个丫头开脱了。她这个样子,再说“为了剧情,为了人设”,就显得很鬼扯了。

  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照道理,书读得多,不仅气华,而且也颇有眼光。像阿绫这样的人,如此操作,用“不辨美丑”来解释,根本解释不通。

  而且他干嘛就要为她解释

  也许不是不辨美丑,而是单纯为了气他

  想到这种可能性,百里臻就忍不住想把阿绫整个人从车上的窗户里给扔出去,就像上次扔那几个被她啃的糯米团子一样扔了刚好,眼不见为净,反正也不需要了。

  他真的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丫头了!

  然而想是这么想的,实际行动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睿王殿下的手举了起来,伸了出去,却忽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再按照想象那样随心所欲地做事情了。就比如,明明对眼前这个看上去丑兮兮的丫头已经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却根本下不去把她丢出去的手。

  ——你臻: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无所不能的我了

  百里臻那举了起来、伸了出去的手,最终轻轻落在了靠在车壁上的折叠小矮凳上,这居家旅行必备的折叠小矮凳也是睿王府出品的,比起一般的凳子,更加结实、牢固,同时也更加轻便。

  百里臻指着小矮凳,同时看了看阿绫:“搬过来。”

  在看阿绫把小矮凳搬到面前之后,百里臻发出了第二道命令:“支好。”

  阿绫似乎显得有些迷惑,不是很懂百里臻这接连两道命令的意思。不过她有个特别好的地方,那就是不会在不该提问的时候问出问题。于是,尽管不明白百里臻要做什么,她还是乖巧地把这个小矮凳在百里臻的面前支好了。

  百里臻这厢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而后上下打量了阿绫一圈,眼神里说不出是对她的工作满意不满意,只听他道:“坐下。”

  阿绫:

  阿绫刚刚支开矮凳的手微微颤抖,整个人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

  请问,这是什么迷幻操作?

  搬过来?支好??坐下???

  这是在训狗吗?

  阿绫登时在脑中补出了一副驯化一只大型犬的图景

  不不不这不能补,这一脑补不就变成了她就是那条大型犬了嘛!

  拒绝成为被驯化的大型犬的阿绫,这会儿有些抗拒地选择拒绝坐下。

  只不过,这种抗拒还没坚持几秒钟,就被百里臻又一道轻飘飘的视线给击溃了。她双膝一软,麻利利地坐在了凳子上。

  殿下的眼神里简直寸寸是刀,吓死宝宝了!

  待她坐好之后,才发现自己与百里臻正好面对面,并且,这位惯来高高在上的睿王殿下,正以同样的姿态,自上到下俯视着她。

  这个视角可不太妙,阿绫会自发觉得自己像是个被俯视的犬科动物的。

  见鬼,为什么她的脑洞就绕不开该死的犬科动物了。

  “殿下”阿绫微微仰着头,小小声问道,态度弱势,“敢问殿下这是要”

  要做什么倒是告诉她一下啊,她心里可是忐忐忑忑地没底着呢!

  总不会真的是训狗什么的吧那他这兴趣可真是奇妙了。

  “你这脸,画好了之后,是当真没照镜子看看吗?”虽然明知道阿绫把自己的脸画成这样,绝对是故意而为,并且故意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全部可能因为自己,百里臻还是有些气不过地问了一句。

  唱戏呢,把脸画成这样。

  看着这张仰起来对着自己的丑兮兮的、花里胡哨的脸,百里臻在这一刻愈发佩服自己的心性,居然已经到了连这种模样这种情景都能忍受的程度了。

  如果在往常

  ——说了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

  “殿下,其实我只是想”阿绫实在觉得脸上的“强颜欢笑”都有些挂不住了,她故意而为不假,但是这般不给面子地当面想起也太让她受伤了,“我只是想尽量隐藏自己的存在感。”这话说出口之后,阿绫第一个不信。

  “你不觉得你这话很瞎吗?”百里臻顿时也受不了了,以至于向来不急不缓的语速也不由得加快了些,“还是你觉得外面晃着的人眼瞎?”

  她顶着这么一张脸出去,原先不看她的人也要被她吸引注意力了,大家又不是瞎子。

  在这世上,不仅好看的人容易受人瞩目,丑的人更容易被人关注。只有泯然众人,才能最大程度地隐蔽自己。这种道理,她分明比他知道的还要清楚得多,这会儿却是全假装忘了一样。

  阿绫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轻轻地吐出来一句:“我发觉殿下近来说话越来越直白了呢。”您这么不会讲话,索性就跟以前一样,干脆闭嘴好了。

  眼神里写着恭敬,语气里听着崇拜,实际上,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吐槽他在发神经呢。

  百里臻又不是第一次接触阿绫了,知道这丫头表情显得越躬谦,心里就骂得越犀利。俗话都说相由心生,偏生她的脸皮和内心可以各自为政,不熟悉她的人,绝对要被她脸上的“连环套”给骗了。

  “本王何时说话拐弯抹角了?”百里臻有些不愉快地反问道。拐弯抹角?他百里臻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只有胆小鬼才拐弯抹角呢。

  “好好吧。”阿绫违心地表示了一下认同,心里还在不停地祈祷百里臻这个不爱讲话的人赶紧闭嘴,“所以殿下是打算”

  百里臻又示意了一下马车内备好的盆子和水,道:“快去洗脸。”

  阿绫:

  确实不拐弯抹角,确实很直白。

  好么,把她抓过来,而后又冷嘲热讽一番,随后又让她搬凳子坐下的,绕了一大圈竟然是——为了让她洗脸。

  这都什么鬼啊!

  “是,马上洗。”

  阿绫认真地看了百里臻一样,发现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便在心中叹了口气,认命地从那和现代非常相似的小马扎上起来,然后,摸索着使用了百里臻这边那些她不怎么熟悉的壶啊盆啊之类的,给自己洗脸。

  安静的马车内发出刷拉刷拉的水声,一下一下,阿绫背过身去,并没有看见身后坐着的百里臻,并未再拿起几案上的书卷,而是静静地这么看着她。

  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无从得知。又或者,连他自己都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停止了思考,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

  一边用热水洗着,阿绫一边感叹,真是可惜了她“鬼斧神工”的化妆技术,以及来自现代出挑而时髦的“烟熏妆晒伤妆”组合。这么酷炫的装扮,居然在古代社会遭受到了现实审美的毒打,不仅方才被春杏秋桃一阵制止,被走过路过的侍卫驻足围观,最终惨死在百里臻的嘴皮子底下,没活过半个小时。

  她是真的觉得还挺好看的嘛,这张脸底子好看,化什么妆都好看的。而且,只化烟熏妆的时候,超攻的!后面叠加了晒伤妆之后,反而有种夸张的舞台剧效果,如果这里有舞台的话,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大概脸上的妆容就不怎么明显了。

  不过,恶心百里臻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阿绫一边想着,一边还算心情不错地把脸上的胭脂洗掉。

  还好古代的胭脂水粉因为没有化学添加剂,虽然没啥现代化妆品那样的防水的效果,会呈现出诸如“一流泪就晕妆”的迷幻效果,不过在这种时候就很好了,一盆清水就能轻松洗掉。

  洗罢之后,阿绫又顶着自己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回百里臻面前报道了。

  这次睿王殿下对她的赏赐是一个眼神,和一句“坐下”。

  阿绫于是麻利利双腿一弯,又坐回了那个小矮凳上,这次她很乖,不与百里臻做什么无畏的抵抗。

  到了这会儿,阿绫已经隐隐猜到百里臻要做什么了。

  果不其然,只见百里臻顺手从车子的抽屉里拿了个木盒子出来,打开盒盖之后,从盒子里取了一张薄薄的面皮来。

  这面皮呈现肤色,就好似现代的面膜一般厚薄和形状,但是无论从精致度还是逼真度,都比面膜要高级很多。

  “这是?”阿绫微微歪了歪头,认真地盯着那酷似人脸的面皮,终于见到很多小说里必备的易容道具,阿绫有很多话想问,“老实说,我一直很好奇这玩意儿真的是从人脸上扒下来的吗?”这是她首要关心的地方。

  “怎么可能,特制成这样的罢了。”百里臻的神情显得有些鄙夷,好像经过阿绫这么一说,他手里的这张面皮也变得恶心了起来。人脸扒下来的?他怎么可能会碰这种玩意儿。

  阿绫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是,百里臻这种洁癖精,怎么会容忍别人的皮贴到自己的脸上呢。不过,她就无所谓了,连人类头盖骨都看过的人,区区面皮是无所畏惧的。

  只不过,阿绫介意的却是道德层面的东西。如果是活剥人脸,那确实是非常残忍的了。得知不是这种渠道制成的,阿绫也松了口气,她是接受不了那种真的的。

  在确认这种叫“”的玩意儿并不是真的人皮之后,阿绫的心里多少舒服了些,随后,她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如何制作上。

  老实说,虽然古代没有现代那些先进发达的科学技术,但是,正因为如此,一些隐秘而伟大的工艺、发现才更显得难得。比如,怎么就做出这么个完成度如此高的面皮了。

  显然,百里臻并不打算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之间他一手拿着那,一手向阿绫招了招。

  “过来。”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阿绫:越来越像招狗了。

  臻臻:只是你这么想罢了。

  阿绫:分明你心里也这么想,想了还不敢说。

  臻臻:我不说的是,我在招我媳妇:)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