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求你康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一五一章 求你康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百里臻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天随着日落而一点点暗了下来,随后,随着时间的缓慢推移,夜幕也逐渐降临在这个世界。

  一日,而后,一夜。循环往复,日夜更替中,便是人生。

  此时此刻的天空,因为没有围墙屋顶的遮挡,看着似乎比在日月城的院子里,更为开阔明朗些了呢,月相也随着日子的前进而逐渐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月牙越变越宽,月夜越来越亮。

  ——总觉得,这个场景,这个描述,似曾相识呢。

  ——不,不是似曾相识,勇敢地把“似曾”拉掉!旁边几米开外的石头上,就是阿绫上一章曾经战斗过走神过的地方!

  日子在变化,时间在变化,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他们之间,也一样在变化。

  只不过,在大多数的情况都在变好的时候,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却在莫名其妙地变得十分糟糕了。

  是的,变化得莫名其妙,而且,变糟,只需要一瞬之间。就好像溃于蚁穴的千里之堤一样,眼睛一闭一睁之间,便一下子崩塌。

  百里臻渺远的眸光,微微从远处的天空中收回来了一些,上一次在日月城的院落里,院子虽小,月光虽黯,但是,他们之间似乎距离并没有那么远。无论如何,也不会隔着如此近的距离,却假装对方好似空气一般,视而不见。

  不,不是“对方”,不是他们“两个人”都如此。

  百里臻心里默默更正,视而不见的人不是他。

  不管怎么说,他倒是还知道她就坐在一旁呢,甚至还认真关注她有没有看他呢。选择睁眼瞎的分明是阿绫这丫头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她固执而倔强地单方面将他当做空气,连眼神的余光都不愿意落在他的身上。

  ——鼻子底下是张嘴啊,嘴不止是用来吃饭,还是用来说话的啊,求求你们互相张口说话吧,好嘛!

  想想倒是也挺可笑的,居然,还有他百里臻眼巴巴等着别人来看看他的一天,居然,这世上还有需要他等待着转过头来的人。

  ——睿王殿下求你康康我,求你了,但是我不能让你知道!

  不,这么说好像显得他更加低三下四了,这样是不对的,这样绝对会有损他身为睿王殿下的威严形象的。

  他多么高大上啊,怎么可能会低下头小媳妇似的做这样的事情,尤其还是向阿绫这个缺心眼儿的孩子低头?不存在的!根本不存在的!

  ——阿绫你才缺心眼儿!

  百里臻想着想着,就兀自和自己闹起了别扭,心里又是恨阿绫这死丫头不主动寻他服个软,又是恨自己居然会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一时之间他便坐在大石头上开始生起了自己的闷气。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本身他为阿绫产生这样的,他从前绝不可能产生的想法,就已经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了。

  当然,睿王殿下的心思比海底针还深,别人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到底为了什么事情生气。

  一群正在百里臻背后,老老实实生火烧饭的可怜娃们,原本的注意力全部扑在饭食何时能熟上面。因为山里的夜间温度低,湿度也不小,导致这火生得也慢些,偏生殿下和太史,尤其是太史明显是饿得连动弹都不想动弹了,他们觉得自己身负重任,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务必得快些煮好粥、烤好肉才行。

  关于为什么一定要把太史给伺候好,一众人彼此都心照不宣,虽然这之间没什么成文的规定,也没什么特别的命令,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家殿下这一路上,对太史颇为照拂。虽然今早起,这俩人之间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闹了什么矛盾,以至于彼此似乎一直在冷着对方,但是,即便如此,他们家殿下也再没做什么额外的举动,这样的沉默,从了解他脾性的人看来,本身就是一种无声的迁就。

  反正,睿王殿下和太史大人之间神仙打架高手过招,究竟是打什么架过什么招,他们这些小喽啰虽然好奇,但却到底不敢拿命去试探一二,既然如此,还不如远离是非,不听不看不掺和。他们只需要知道,现在不能得罪的人,除了自家主子之外,还多了以为——太史大人。

  好在,比起自家主子,这位外来祖宗显然非常人性化,好相处极了

  正在这时,沉迷做饭无可自拔的众侍卫们忽得感觉一阵阴冷之气扑面而来,这冷气不比寻常,来得全无征兆,且一来便是入骨般的凉意,比起冷意更摄人心魄的是那种迎面袭来的威胁。以至于,众人面前的火堆都开始扑闪了起来,隐隐有熄灭之势。

  于是,不明真相的众侍卫们便暂时放下手里的活计,忙不迭抬起头来,正巧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凭着动物的本能和人类的智商,这些侍卫们发现,他们这位殿下素来白净净闪亮亮的背影,忽得被一阵可怕而阴森的黑气所笼罩,而这团蜜汁黑气,正是自百里臻自己的身体里升腾出来的。

  众侍卫年轻小伙儿在线满头问号??????

  这是生气?

  这是生气。

  一群保护火种的人们,差点气得没把手里的平底锅、小烧锅之类的看似是厨具实际是凶器的玩意儿,一气儿往哪白白亮亮的背影和他优秀的后脑勺上扔过去。

  什么毛病啊这位主子,被他们都瞎惯出了什么臭毛病啊!!跟个小姑娘似的,没事儿忽然抽什么风、生啥子气哟。而且,你生气气坏自己不说,还瞎释放冷空气,冷空气还净往他们这群无辜路人的脸上胡乱地吹,吹得火都快熄了饭都快凉了,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猪队友啊!

  可是,心里无论气得有多狠,无辜围观侍卫们也不敢正面找正主喊“停”,一帮人干瞪眼生气没办法,于是便齐刷刷地把无辜的眼神落在了了同样无辜的侍卫长无言身上。

  原本正在认真观察阿绫与百里臻之间那段暗流涌动的空白地带之间到底会起什么激烈变化的无言,忽然之间毫无征兆地就一下子从四面八方获得了这么多的目光,被无端迫害的他,几乎登时就被如同炸弹一般的目光,炸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脑袋上空也顺势飘起了满头问号。

  看什么看啊,小兔崽子们,看他干嘛,看锅子啊,再不看火都要灭了!

  无言一边在内心里疯狂尖叫,一边用眼神狠狠地给他们怼了回去。没错,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喜爱叨逼叨的话痨不假,也是“鸦雀无声睿王府”里难得幸存的“噪音氛围制造者”,但是,跟在百里臻这位主子身边,所有人都学会了一条儿——静音作业。

  所谓“静音作业”,就是将一切行动,都压制在睿王殿下听不到声音的范围内操作,这对技术和心态的要求都极高。特别气氛不对的时候,哪怕是再怎么想控制不住地发出老母猪一般的尖叫声,也要把这种冲破嗓门儿的尖叫的冲动,狠狠地,压在心底。同时,表面上还要作出一派和谐、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模样,丝毫不能表现出自己叫嚣成老母猪的内心世界。

  ——老母猪关我哔——事哦!

  无言作为百里臻的亲卫,自他少时便一直跟在百里臻身边,这点儿规矩就学习得特别好,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是个话痨,但却能在百里臻身边长久存活着的原因——还是脑子好使,无言自始至终都一直这么骄傲地认为,而他的同行无风,则显然因为脑子不好使,因此只能选择少(无)言(口)寡(闭)语(嘴)。

  可眼下,他往常那还算有威慑力的眼神,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制作用,你们瞧,他的手下兼同行们,今天被他眼神回怼之后,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快速收敛回去继续各干各的,而是更加迫切地齐齐瞪着他看,那惊恐的眼神,似乎更像是在求救。

  啥,求救???????

  求救?求什么救啊,向他求什么救啊!

  无言忽得意识到,自己在刚刚专注于百里臻和阿绫之间的问题上,似乎确实是忽视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于是,他便转过头,认真地朝百里臻看去,果然见他家殿下周身的气氛不太寻常。

  那感觉,就好像是天空中电闪雷鸣、风雨欲来,一切气氛都紧绷到了顶点。

  无言眼中看到的,除了和其他侍卫们所见一样的黑云压顶之外,还隐约间,注意到了这汹汹气势下,百里臻身上的些许落寞。

  倒像是在兀自生闷气?

  无言登时感觉如临大敌、如坠深渊。

  这简直,比他忽然生气还要可怕的好嘛!

  毕竟,谁见过睿王殿下他一个人坐在石头上,像个小媳妇一样一声不吭地生闷气啊,这天底下谁敢给他气受啊!

  好像,以前虽然是没有的,但根据近期的历史记录来看,还真有人敢呢。

  无言聪明睿智的小脑瓜子一动,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一转,便是将目光又落在了另一边不远处的阿绫身上。

  只见这位祖宗正后背依靠着山石,45°仰望星空,脸上表情闲适地好像在空中遨游,与旁边几米之隔的某位生闷气的殿下画风完全不同。

  无言立刻原地捂脸转身,尽管他的大脑已经背叛了他本真的意志,开始自行高速运转了起来。但是,他真的,什么都不想知道,真的!

  因为,知道得越多,就死得越快啊。

  这边,百里臻正在浑然不知的状态下陷入自我嫌弃的死循环时,忽然便感觉到有一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那目光无畏无惧甚至还有些无知,好似长阳雪山里被冰川裹挟之下,荡涤净化了千年的冰山泉水,似乎就是这么单纯地看着他,眼神里还带着些非常纯粹的人对人的欣赏。

  以这样的眼神面对他的,这世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

  几乎不带丝毫犹豫的,百里臻就确定,那个人是阿绫。

  他忽然在这么一瞬间,就好像被什么给抚平了从今早开始就一直不顺的心气,整个人的心绪都跟着平顺了下来。

  还好,还好,她的目光,还能在他身上停留。

  而这一想法甫一出现,百里臻便惊讶于自己那低微地过了头的心性。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想法了。

  可是,可是啊,当这种想法出现的那一刹那,就证明了,事实正是如此呢。无论多么惊讶,现实就这样摆在了他的眼前,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怀疑和动摇。

  像是为了印证自己这样的想法,百里臻顺着阿绫的视线抬起了双眸,与她的眼睛,直直地撞在了一起。

  他能感觉到她眼神在触到自己那一刹那所产生的的晃动,也感觉到了她莫名其妙的挣扎与逃避,但是,她却始终没有逃避开来。

  一如他也不想移开他的视线,就想如此和她耗着,看看最终谁会先动摇一般。

  这场彼此耗着对方的战争,究竟会打多久,在一方承受不住缴械投降之前,没人会知道。因为,他们彼此定力惊人,都认为自己会比对方更胜一筹。

  阿绫是本来试图想躲远一些,但却躲不了的,心中的胜负欲在一瞬之间被激起之后,便不顾及之前自己怂包的模样,和有些胆小的性格,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地和百里臻“比划”了起来。而百里臻呢,平日里周围的人惯会小心翼翼地在他面前低头,看多了便实在没劲,难得阿绫这么一个“不怕死”的,敢冲到他面前来怼,百里臻自然不能放过。

  老实说句心里话,其实,他意外的,还挺享受这样一个“怼和被怼”的过程的。

  承认自己脑子有问题,并不是一件让人能够轻易接受的事情。但是,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会发现——

  不仅不羞耻,还意外得,很上瘾。

  ------题外话------

  沙雕小剧场

  臻臻理我一下。

  阿绫不理你。

  臻臻生气气。

  阿绫怼上去。

  臻臻)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