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 怕啥来啥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第一七七章 怕啥来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无论如何,无论何时何地,阿绫的真实身份都是一颗雷,怎么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炸开来,这时候来大姨妈的话,无异于对她是雪上加霜的

  这话,还刚从阿绫的心里和脑子里冒出来,下一瞬,她便感觉有一股热流从小腹中涌动了出来。

  完了。

  完—犊—子—了!

  真的是说什么来什么,怕什么有什么!

  刚刚是有感觉,是“她的脚步近了”,现在是石锤,是“她来了她来了她真的来了”!

  随着“她来了”,阿绫瞬间感觉自己的头皮和心脏,也都要跟着这种感觉炸开花了,脑子里也紧跟着发出了“嘭——”的一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她要赶紧跑到没人的地方,去堵住出血点!啊不对,什么堵住出血点,分明是去止血!不不不,用止血来形容,这么说也不对的样子

  阿绫登时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慌乱得就如同一个智商全无的智力障碍青年一样。别的不说,都活到她这把年纪,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了,甚至在这么一个普通的时候,连怎么正常应对大姨妈都不知道了。人家是恋爱怀孕生娃降智,她怎么就变成了来大姨妈降智,她真的很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青春年少的姑娘了。

  ——你不是,你是个大老爷们儿,太史大人!

  在这个瞬息之间,阿绫的表现或许是过于明显了,以至于,旁边的人,也似乎是感觉到了她此时吸气吐气的声音和频率,都在猛然之间发生了强烈的变化了。站在阿绫一旁随侍的秋桃,就在当即捕捉到了阿绫的变化,她是生怕一两个时辰前阿绫忽然身体失力的事情再度发生,便忙低下身,半跪在地上,小心而仔细地问道:“少爷,您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秋桃和春杏一样,是略微懂点粗浅的医术的,以备出门在外不时之需。准确说,这俩丫头对于一些生活必备的技能,多多少少都掌握了一些,这是在她们俩刚被带到阿绫身边的时候,就被司马大将军逐步训练起来的。那个时候,在训练的过程中,司马谈就跟她们二人强调了如此这般的必要性,可以不必精通,但是,必须要尽量都会。

  正所谓技多不压身,果不其然,越到后面就约会发现,这些技能学了并不会白费,总归有能用得到的地方的。尤其是,作为阿绫身边的贴身丫鬟,她们俩本领越强,才能越好地帮到阿绫。

  除了协助的作用之外,阿绫的身份本身也是个麻烦,不是特别信赖的人,她们一般不敢让那些医者给阿绫切脉——虽然,很是奇怪的是,阿绫的脉象从过去到现在,都切不出是女子就是了。而且,无论是贞阳公主府的大夫还是睿王府的大夫,倘若真要上前为阿绫诊断,她们也阻碍不了不是,索性是切脉都切不出问题来,便也让人安心,只不过,除了那么些拥有“皇命不可违”身份的人之外,其余的,能不靠外人,尽量便不靠外人,能不让外人接近阿绫,便不让外人出现在她附近了。这样,也能尽可能保证阿绫的安全和她身份的秘密。

  秋桃蹲下身之后,便随即仰起头来,一边观察着阿绫的神色,一边在内心中飞快地思忖着,倘若方才那般病情加重,是不是还需要多加些药才是。

  和春杏相比,秋桃承认自己有些时候确实是太直率了些,因此做事也会欠考虑些,不过,她还是有些长处的。就比如,春杏做饭的手艺比她好,而她在医药方面,却是比春杏要强的。这也是为什么,方才春杏发现阿绫面色有些不对之后,是秋桃在旁边拿药的,在短时间内,她判断得比春杏要更快些、也更准确些。

  “我”阿绫嘴边的话正欲出口,又想到这事儿不仅不是能光明正大说出来的,而且也不能让周围的男人们听到,便小心地用眼神打量了周围一圈。

  这一路上,百里臻带来的侍卫自然不少,之前进翠微山庄之前分为了两拨,一拨跟着他们,另一拨则跟着殿后的楚子寻、蔺景然一队。

  以跟着他们这一拨的这些人为例,每个人如今自然都是各司其职,站岗的站岗,做饭的做饭,严格遵守着各自的秩序和规则。但好在他们虽然对周围的情况一直保持机警的状态,但对阿绫这边却并没有呈严防死守的态势。起先还能感觉到有人在打量她们,在过了最初接触的陌生时期,在这一路上与阿绫以及春杏、秋桃相熟之后,便愈发对她们还挺客气。看样子,除此之外,应该也是百里臻没有下令继续让他手下的侍卫们盯着她们了。

  这样的情况下,阿绫和春杏秋桃商量起事情的时候,多少也能喘口气儿,不必担心被时时盯着——虽然,她和她的手下讲事情,也是人之常情,但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明面上性别为“男”的太史大人加贞阳公主驸马,总是和手底下的小姑娘进行这样那样较为亲密的接触,不被人想歪就见了鬼了。

  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最主要的是,千万不能引起别人的多心和怀疑,以免进而被由浅入深地深挖下去,万一真的挖出个什么来,那样的话就不太妙了

  这会儿,百里臻手底下的这群汉子们,依然在各忙各的,站岗的站岗,做饭的做饭,没谁特别不长眼睛或者脑袋的,死盯着她们这儿看。

  阿绫确认好周围的情况之后,便回过头来,放下心来,对秋桃轻轻招了招手,示意她耳朵贴近一些。

  秋桃自然明白,阿绫这样,是要跟她说要紧的事情呢,于是,她便借着洞中山石遮挡,朝阿绫凑了过去。

  她耳朵一贴近阿绫,便听到她的主子小声小气地道:“我来月事了”

  哦,来月事了,问题不大嘛,每月一次的。

  不对?月事?她们家姑娘来月事?!

  ()div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 http://www.prpcoin.com/html/book/763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